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玉郎与史珺之间的小裂缝
    孙玉郎也是头大,不会有谣言吧,到时候被史珺知道了可不妙。

    想起史珺,孙玉郎也觉得挺不好意思,自己这算啥男朋友啊,居然把女友丢在一边一个月,不管不问的。

    组胚课2节上完,之后是2节英语课。孙玉郎继续发挥系统优势,疯狂抄书,抄讲义与抄英语练习题模拟试卷。英语课的时候,他开始抄4级英语考试模拟题了。

    好在英语老师也不理会躲在角落里抄题的他。这就是大学与中学的根本差别了。中学老师会督促你学习。大学则不会管这么细,你能学多少是你自己的事情,你4级英语不过拿不到学位证书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前几年国家高等教育进行了一些改革,与国际接轨。除了毕业证书之外,还根据学历授予相应学位证书。大学本科是学士学位。研究生有相应的硕士与博士学位。

    前面孙玉郎没有考上的协和7年制本硕连读就是读完之后,考核也通过,直接获得研究生学历里面的硕士学位。而孙玉郎现在本科毕业则只能获得学士学位。

    另外云医大还规定,要想获得学士学位,大学英语考试必须通过4级。这也是这几年对外语的重视,毕竟以后专业上接触地越深,越需要外语配合,比如阅读外文文献,与来访的外国友人交流,去外国深造等等。

    同时这也是中国目前的悲哀之处,在医学上,没有领导地位没有话语权啊。如果中国是领导地位,那么就该轮到老外考汉语4级证书了。

    孙玉郎知道后来中国终于获得一个诺贝尔医学奖,就是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发现并提取的青蒿素,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的诺贝尔医学奖被欧美与倭国包揽了。

    上午4节课上好,孙玉郎赶紧给史珺发了一个传呼:“想你了,我回来了,中午食堂见。”

    在食堂,孙玉郎倒是把史珺等到了。但史珺一脸地不开心:“我生日你也不来陪我,现在怎么突然出现了。”

    孙玉郎这才想起3月26号是史珺生日,自己的确忘记了,就算人没回来,也该发条消息的。

    于是孙玉郎对史珺说:“中午我们去买手机吧。”

    “买手机干嘛?”

    “对不起嘛,我的生日礼物,迟到了几天。”

    “不要。”

    “珺珺,对不起,不要不开心了。”

    “玉郎,我只要你陪着我就好,我真不要手机。”

    “手机也方便,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了。”

    “好吧。”

    其实史珺心里也是很开心的,毕竟玉郎后来解释了,是去一个什么山区义诊来着。这点她相信孙玉郎,不会鬼混,而是真有事。

    不过她心里也有点忐忑不安,生日那天,孙玉郎班上的班长徐国栋来陪她过生日,她一半是赌气一半是寂寞,就跟徐国栋去庆祝生日了。两人还在录像厅看了《花样年华》,电影里男的有老婆,女的有老公却还在一起偷情。

    看录像的时候徐国栋还跟她说起,去年暑假里他就见过她了,在附属一医的急诊室门口。后来徐国栋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史珺阻止了。最后徐国栋也没勉强,温文尔雅地送她回寝室。

    这件事,史珺不敢告诉孙玉郎,有点怕也有点说不出什么。不过你孙玉郎可以在外疯一个月,我就不可以与别人看一场电影吗?

    两人在移动营业厅挑了一款爱立信t68,这是一款彩屏的手机,还附带了几个小游戏,史珺顿时爱不释手。

    之后两人久别胜新婚,孙玉郎想带史珺去云江宾馆那个的时候,史珺说自己那个来了。

    孙玉郎也是无奈,自己也太功利了,怎么能每次约史珺就想那事呢。史珺也觉得不好意思,那个生理周期自己也是控制不了的,于是用激吻安慰下爱郎。

    回到寝室,史珺的新手机还是引起了轰动,室友纷纷打趣,“是那位神秘的生日来客送的?”“哇,最新的彩屏手机啊,我还以为我的蓝屏很酷,现在看来丑死了。”“不对不对,中午我看到你跟那个孙玉郎一起吃饭了,孙玉郎送的是吧?”

    史珺随便敷衍几句,把呼机拿下来,不由自主地按了下显示键,翻到最开始那条,“我喜欢你”,君不负我,我此生永不负君,暗暗地许下这个诺言,然后用盒子把这个摩托罗拉汉显呼机收好。

    从此,我也是有机一族了,史珺把阴霾一扫而空,又开心起来。

    南海撞机事件有党中央决策处置,学校里虽然情绪还是激动,但大家都开始正常上课学习了。

    孙玉郎又重新开始了寝室,教室,图书馆,食堂,4点一线的苦行僧生活。别的同学也有一样这样做的,这些都是奋发向上的。

    也有的稍微次一点的是三点一线,中间少一个图书馆。

    不过有的虽然是4点一线,但这个点就不怎么好了,图书馆换成了网吧。更过分的三点一线是寝室网吧教室。这些人大学的学习成绩自然很差了。

    徐国栋也有去网吧,但家风颇严,加上孙玉郎的刺激,那小子是不是装的啊,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怎么就一直学习呢。为了抢到史珺,他也开始努力勤奋起来。

    同一时间,在云江一所大酒店的客房里,附属一医血液内科主任刘斌主任正跟一名老外及几名中国人在商谈。

    老外是美国人罗伯特,是美国美威制药公司的大中华区总裁,几个中国人是他手下,华东区大区经理向奕,云江省分区经理齐军。

    他们邀约刘斌的目的是为了推广他们公司用基因技术最新研制成功的抗癌新药爱玛替尼,这是一种把特异异常染色体作为靶点来攻击的药物。因为在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部分病人中发现存在这种特异染色体异常,经反复试验最终研制成功。除了邀约刘斌,他们还会跟其他在血液病专业中有名望的医生商谈。

    接下来,罗伯特会离开,而向奕会继续跟进。刘斌会被邀请作为下面研讨会的主讲人,向云江省广大血液内科医生推广介绍爱玛替尼,资料很是详尽,有循证医学试验证据,有国外知名会议知名专家介绍等等。

    当然药品本身也没错,如果没有爱玛替尼,许多慢粒病人就不得不仍受病魔的折磨,最后悲惨死去。

    但就是太贵了,真的太贵了,一个病,一个药,就要了几个家庭一辈子的积蓄。因为病人及家属会跟别人借钱,所以是几个家庭。

    或者罗伯特他们会以高额的研发费用来当借口,会说多少个什么什么奖获得者,什么什么成就获得者,用了多少时间,开发出一个药物,难道你还想免费来着?

    对于正常情况的病人而言,自然也不会这样无理要求,都想免费,以后谁还开发新药。但现在关键问题是垄断。垄断就意味着暴利。很可惜,中国在这方面没有话语权,必须等药品专利过期之后,开始仿制。

    接着另外一家公司又找了另外一个专科的著名专家来推广另外一种药物。进入新世纪,这类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无一例外,这些都是外国制药公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