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解剖课上出风头
    下午是解剖课,史珺已经知道孙玉郎他们临床医学系是要亲自动手的。

    她从徐国栋那了解到的,徐国栋还吹嘘自己从倒满福尔马林的池子里把尸体捞上来,与另外三人,四人抓四肢这样抬回来,说尸体因为浸泡了福尔马林变得很重什么的,言下之意是他很强壮。

    史珺也是笑笑,你再强壮会有我的玉郎强壮吗,玉郎高三时在小街可是打倒了一群混混,自己亲眼所见。

    不过她也有点羡慕徐国栋他们,因为护理系只能看看,没有直接接触。哎,学医的女孩都是女汉子啊,不论是女医生还是女护士。

    徐国栋就吹嘘,这有什么,大不了带史珺进解剖教室近距离观察,如果你够胆就自己摸一下。再胆子大一点,喏,手术刀给你,你自己在尸体上割吧。

    现在孙玉郎回来了,史珺与徐国栋的这场约定才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给孙玉郎他们上课的解剖老师姓陈,孙玉郎也记不得前世的老师姓什么,不管了,陈老师这样喊就是了。

    陈老师对孙玉郎中间插进来很反感,因为他是很传统的老师,他觉得学生就该按部就班,学知识容不得插科打诨,尤其是他的解剖课。

    不过他是任课老师,也管不了太多,比如拒绝孙玉郎进教室上课这样,他也做不到。于是只能鼻子哼哼,表示很生气。

    旷了1月的课,孙玉郎也知道各位老师都不会喜欢他。老师的天性还是喜欢优秀的学生,而不是一个差生。

    在学习上也有马太效应。优秀的学生越来越受到老师照顾,于是更优秀,而差生越来越被忽视,自己也失去学习动力,成绩自然越来越差。

    所以家长会高价请补习就是这个道理。明知道孩子学习差之后,还放任不管,觉得凭孩子个人努力会追上去,这明显是痴人做梦。不懂科学,不懂学习上的马太效应啊。如果请补习老师,帮孩子另外开小灶,开外挂,孩子多打怪多赚经验值才能实现反超啊。

    孙玉郎肯定不是差生,他现在准确地说是一个表现不良的学生。通过系统,通过这几天这图书馆的恶补,他激活了前世的很多记忆,解剖与外科本来就关系密切,何况他前世还是一个副主任医师。

    今天下午上的课是前臂解剖,陈老师突然点名孙玉郎:“这位同学,请你说说colles骨折、smith骨折与骨骺分离三种损伤的区别。”

    孙玉郎一开始还没意识到老师在喊自己,陈章在边上推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老师,您叫我?”

    “嗯,我喊的就是你。”

    “老师,我姓孙,名玉郎,老师您可以叫我孙同学或者直接喊我玉郎。”孙玉郎觉得师生之间要互相尊重,什么叫这位同学啊,花名册就在你手上,老师你不要太不尊重人哦。

    陈老师被气的不行,旷课这么久,还顶嘴,好吧,我就喊你孙同学,看看你下面答不上来怎么办,到时候我就请你出去,理由我也想好了,说你旷课太久,基础太差,先去温书背知识点先,实体解剖就别上了,于是陈老师说:“孙同学,你回答下那三种骨折的差别。”

    孙玉郎哦了一下,想了想,这是很基础的知识啊,自己前世就是外科,虽然是神经外科但也是多次学习多次考试的,比如解剖学,外科学(本科外科学包含骨科),入职考试,三基考试,中等职称考试等等,然后平时也经常接触,比如实习,住院医师规培时在急诊及骨科的轮转,为升职要进行的下乡轮转等。

    于是孙玉郎张口朗朗道来,不仅包括三种骨折的骨折线分别,还把成因,自然愈合后的表现,该怎么进行手法复位或内固定等等,逐一回答出来。

    陈老师及在场的同学直接惊呆了,你这也太强悍了吧。

    陈老师下意识地问:“你以前学过解剖。”

    “啊,我在图书馆自习过。”总不能说自己重生吧,那样更吓人。

    自习过就这么强,陈老师突然想到,是了,有些学生属于书呆子,死记硬背厉害,但动手能力就一塌糊涂,于是开口:“下面我们请孙同学给大家做下前臂解剖演示吧。”

    孙玉郎有点疑惑,问:“老师,我在这里演示吗?”

    “嗯,你就在这里给大家演示一下。”陈老师指着孙玉郎身边的那具尸体。

    孙玉郎回忆了下前臂解剖要点,拿起手术刀开始操作,哎呀,不好,手术刀滑了一下。

    陈老师在一边看的清楚,心中冷笑,果然是个书呆子,一动手就是个草包。

    孙玉郎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尸体被福尔马林浸久,皮肤发生了鞣化,就是现在皮肤跟**不同,有点类似皮革,所以切割皮肤时要用更大力量,且要固定好。

    想通这一点,孙玉郎第二次动手,就利索很多。接着,分离皮肤,去除皮下脂肪,分离肌肉,那具尸体的前臂各解剖要点被孙玉郎清晰分出来,血管,神经都一一分离。一边分离,一边给大家报出各解剖要点。

    陈老师及大家再次看傻,陈老师暗中思索,就算自己也不一定做到这么好啊。

    “老师,我演示完了。”

    陈老师听到孙玉郎报告,才回过神来,神情黯然地说:“孙同学,做的很好,大家也都看明白了吗。下面分组练习吧。”本来这堂课要他先讲一遍,然后大家练习的,现在好了,不用讲了。

    分组练习的时候,孙玉郎这边钻钻,那边走走,把经验都传授给大家,老师也没反对,可见老师对他也很是喜爱。

    徐国栋有点嫉妒,对孙玉郎的一个建议故意置之不理,然后“啵”地一声,他把尺动脉给割断了,被陈老师狠狠训斥了一下,“你看看孙同学,你也太毛躁了,我告诉你,解剖如同手术,务必集中全部注意力,要是手术你也这样来一下,那病人还不丧命啊”。

    对孙玉郎,陈老师随后也转换了心态,这学生不错,可能上个月确实有事吧,自己可能误解他了。快下课时,陈老师也对孙玉郎说了一句:“孙同学,来办公室一趟。”

    这次没人再像组胚课上觉得老师会训斥孙玉郎了,因为前面孙玉郎表现实在太优秀了。

    孙玉郎有点疑惑,陈老师看起来40多的样子,又不是雁屏姐那样的大美女,喊我过去干嘛。

    到了办公室,陈老师也是一句关门。把孙玉郎吓死,老师,你不会是同性恋吧。好在很快答案又揭晓了,陈老师也是丢他一本讲义,也是叮嘱一句,要保密。

    ok,解剖学期中考没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