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隔阂加深了
    孙玉郎枯燥的图书馆教室生涯惹来了史珺的不满。史珺也跟着去过几次,但太没意思了。一个人傻坐在图书馆实在无聊。

    孙玉郎也是对史珺的坐立不安也是笑笑,说:“珺珺,你要是不想来,就自己去玩吧。”

    “好吧,玉郎,那我出去玩了啊,对了玉郎,我想要照相机。”史珺知道孙玉郎新买了个数码照相机,佳能ixus300数码相机有200万像素呢,这数码相机就是好,不担心胶卷,只管拍就是了。孙玉郎拿着这个相机也陪她在校园里照过像。

    “这是我寝室与柜子钥匙,你自己去拿吧。”孙玉郎不觉得把相机给史珺会有什么事,自己也是无奈啊,必须尽快提升各学科经验值,时间太宝贵了。

    呵呵,自己这是修炼吗?我说系统啊,你这外挂开得不够大不够猛啊,要是有个药老或者貂爷多好。

    系统一如既往地冷漠回应。

    史珺拿到相机后去找徐国栋:“国栋,看相机。”

    徐国栋选择性遗忘相机可能是孙玉郎的这一事实,带着几个跟他要好的同学,以及史珺及史珺的同学,一起偷偷进入解剖教室。他要实现对史珺的诺言,答应带史珺近距离参观尸体。

    史珺一进入解剖教研楼的过道就说:“国栋,这里阴森森的,怪恐怖的。”

    徐国栋这时候必须表现的大男子气概啊:“没事,我们都是学医的,你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接着徐国栋用不知道怎么搞来的教室的钥匙打开教室的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福尔马林固定液的臭气。

    “国栋,好臭。”

    “把口罩戴起来吧,没办法的,我们都这么经历过。”

    “国栋,你们真厉害,可惜我们是护理的,就是参观标本而已。”

    孙玉郎拒绝带史珺参观,一是没钥匙,二是觉得这样不好,不尊敬死者。

    徐国栋等人把解剖教室的长桌上的盖板推下来,如果白天上课,大家还要把尸体抬下来,放地上,再把盖板盖空桌子上盖好,再把尸体抬上去准备练习操作。今晚是违规带人参观,只需要把盖板拿掉就好。

    徐国栋盯着那孙玉郎示范操作的部位恨的咬牙切齿,战斗才刚刚开始,胜负还言之过早呢。

    毕竟是学医的,众人看了一会,也就放开了,开始乱来。

    之后不知道是谁提议,赶紧拍照留念吧,气味太不好闻了。史珺借相机的目的也在这里。

    于是这群不知好歹的年轻人围着尸体拍照,合影,甚至把盖住尸体头部的纱布都拿掉合影。

    终于惹出事故了。

    如果之后徐国栋史珺等人退出教室,那么事情没有暴露也没事。但徐国栋居然拿着数码相机的sd卡去照相馆洗照片。sd卡就是存储卡。

    照相馆老板哪见过这个啊,这是尸体啊,这些年轻人不会是变态杀人犯吧,于是报警了。

    于是警察一调查,徐国栋立马被查获了。

    这件事在云医大历史上是从来没发生过的。校长,教导主任,老师们,从来没想过有学生这么调皮,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医学里面有一门很重要的必修课程,叫伦理学。本科生学习的时候也会叫医学伦理学。

    在医伦里面,有保守患者秘密,尊重患者及其它等等很多原则,此刻,这些调皮学生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尸体一样要被尊重,一样要被保守秘密。

    其实这几年尸源是越来越难了。以前的中国,很少关注伦理方面,随着时代进步,伦理方面越来越受到关注。

    西方的那些人权斗士老是拿中国人权说事,所以器官移植,尸体捐献等等行为是越来越难。

    而随着大家经济水平的提高,困难家庭越来越少,这样买卖尸体越来越少了,越来越难了,因为在乎那点钱的家属越来越少了。

    所以跟献血一样,现在基本上要靠主动捐献。

    以前医学生是4、5人就有一具,一个班30人会有6具以上。现在云医大还好,能做到4具,下面医学院,医专等等,一个班只有2具甚至1具,有些甚至都只能观察标本来学习解剖,因为一具都没了。

    而学生这样胡闹的事情如果被曝光,带来的影响肯定是极为恶劣的。

    所以就从很现实的角度来说,要是你医大学生都这幅德行,以后尸源都成问题了。谁还会在故去后把尸体捐献给医大做研究啊。想想自己遗体被一群毛孩子糟蹋就汗毛竖起了。

    但出问题地居然是这个明星学生徐国栋,这下尴尬了。徐文明获知此事之后,痛骂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之后也是积极想办法补救。

    为了救儿子,为了儿子前途,徐文明不得不找他爸,也就是徐国栋他爷爷徐鸿初出马。

    经过多方努力,事情最后被安抚下去,谁都没被记过。因为记过就意味着事情暴露。

    而相机拥有者孙玉郎却被严重警告了,虽然警告与严重警告没有记过那么严重,但也是一个处分。学校给的意见是你的相机里有大量不良照片。

    孙玉郎第一次感到那么憋屈,他也没法申诉啊,相机的确是自己的,而自己女友史珺惹的祸,自己要是死活去揭露真相,不是害了史珺吗,算了,又不是记过。

    孙玉郎化悲愤为动力,更加刻苦的学习。殊不知,之所以会有这场风波,恰恰是你孙玉郎不够重视史珺,不多陪史珺啊。

    貌似两人的隔阂不知不觉中加深了。即使孙玉郎承担了史珺的错误也不能多获得一分史珺的亲切感。

    “哥哥,我这次摸底考试考了580分呢。”蔡晓静这丫头还跟孙玉郎保持联系,不过一般都是蔡晓静打给孙玉郎,而孙玉郎也每次都是嘱咐好好学习,不要多想,毕竟高三了。

    “哥哥,你说我报考云大的系好还是政法系好啊。”

    “蔡叔叔怎么说?”孙玉郎可不想瞎出主意,万一不满意,蔡晓静反悔了就麻烦了。

    “别提我爸了,他什么都不懂,他还想我去念金融呢,这样毕业了帮他的忙。”

    “金融其实也挺好的。”既然蔡叔叔建议金融,孙玉郎也想顺手推舟。

    “可是你知道人家的数学很差的啦。金融专业里面据说要很强的数学知识呢。”蔡晓静撒娇说。

    “那你将来想干什么?”孙玉郎没法了,想快速解决这通电话。

    “我将来相当家庭主妇,你在外面赚钱,我在家做做饭,照顾孩子。”蔡晓静幸福的声音通过手机信号传播出去。

    噗,孙玉郎差点吐了,“晓静啊,你这样可不好,你要有自己的观点与想法,好了,我这边有事了,先这样说了,拜拜。”孙玉郎赶紧按掉电话,再说下去真要了老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