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镇海三医的急诊室乱象
    通过勤奋刻苦的学习,孙玉郎的组胚学经验值1000点满值,获得素颜伊人特性,系统解剖学也到达满经验,获得骨肉相连特技。

    “系统,这都啥意思啊?”

    “组胚学各种组织细胞观察的方式是he染色,苏木素与伊红啊,所以特性叫素颜伊人,作用是你可以透过表象看到本质,就跟别人用化妆啊,修图啊遮盖原来容貌后,你也能看清原本面貌一样。”

    “那还是不要了吧,化妆修图之后多好看啊,看素颜有时候感觉也不好不是,有时候会吓到人的。”

    “那只是比喻,我发怒了。”

    “你发怒我也不管,我都有火眼金睛特技了,还要这素颜伊人干嘛。”

    “火眼金睛是存真去伪,与看清本质可以相辅相成的。”

    “好吧,那么骨肉相连又是什么鬼?”

    “系解的考试主要是骨骼与肌肉系统啊,所以特效就是骨肉相连了。”

    “我问的是作用,你个白痴系统,答非所问。”

    “你再骂我不解释了。”

    “啊,乖乖好系统,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快解释一下吧。”

    “与治疗相关,意思是注重整体而非割裂地治愈疾病,是一种增效技能。”

    “这倒是的,庸医都是头痛治头,脚痛医脚,良医才会分析全面,整体治疗。”

    “满意了吧,两门课就有两个特效。”

    挺好的,现在自己有了急诊医学迅捷可靠,中医伤科正骨按摩,诊断学火眼金睛,组胚学素颜伊人,系解骨肉相连,这样五个特效了。

    没想到这么快,大学一年级就结束了,孙玉郎的几门功课都圆满地获得高分甚至满分。

    史珺也还行,算中等成绩吧,但这年头护士本科地很少,只要保持住这个势头,史珺留云江市是没问题的。

    樊欣欣这姑娘惨了,有一门不及格,9月份来补考吧。她被她爸爸狠狠训了一顿,貌似现在青山bbs的总版主缺人了。

    放暑假了,孙玉郎跟史珺相约一起回家,他还准备这个暑假把驾驶证考了。

    回到青山家里,孙玉郎倒没啥,他重生回来,能与老爸老妈在破屋子里也很开心。

    史珺有些闷闷不乐,见了世面,涨了见识,就对小街上的老家有些看不上了。不过对于青溪南岸她现在也不喜欢了。土豹子住的,再好的别墅也不稀罕。

    史珺妈妈对史珺有手机感到惊讶,询问得知是孙玉郎送的,又担心女儿已经被欺负了,追问的那个彻底啊。

    史珺受不了妈妈的保守想法,打电话给孙玉郎,说想尽早回云江。

    孙玉郎建议一起去镇海市,迅达物流本部所在,那里也有迅达自己的驾驶员培训学校。

    7月789三日,孙玉郎耐不住蔡晓静的苦苦哀求,在考场门口帮忙打气三天。蔡晓静自诉考的应该不错,她最后决定了报考云大的外语系的英语专业,跟樊欣欣一个系一个专业,当然她们之间还不认识。

    然后孙玉郎还给了蔡晓静一个任务,当青山bbs的副总版主。为了给这个副总版主上位造势,孙玉郎用了前世惯用的套路,上美照。

    青山bbs突然多了一个美女套图,一下子吸引了大量点击。这也算网红的早期版本了吧。

    樊欣欣于是也跟蔡晓静成了网友,两人家里都有钱,也都有手机,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交流多了两人就出现了很大的分歧,樊欣欣老是称呼孙玉郎为无证驾驶的,蔡晓静则不允许她这么称呼哥哥。

    樊欣欣被气死,“学妹啊,他又女朋友了知道吗?”

    “知道啊,但这与我喜欢哥哥无关,无论如何,我就是喜欢哥哥。”

    樊欣欣因为要应付补课,所以青山社跟青山bbs的很多工作都交给蔡晓静来做了,这丫头还没开学就有了大学社团身份,也是罕见。

    迅达物流已经越发壮大,这是阳光产业,路青青那边也是喜讯不断。

    至于青山药业,现在是胖子郭进负责,全义辅助,也是喜讯不断。全义提议帮其他药企生产胶囊壳的时候,孙玉郎果断否决,他知道前世西蜀制药因为伪劣板蓝根一蹶不振之后,被给予致命一击的恰恰就是毒胶囊事件。所以他跟胖子交代,全义业务方面没问题,你主要就是把关,控制好方向,不要跑偏了。

    2001年7月13日,“beijing”,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嘴里蹦出这个发音的时候,无论是申奥现场,还是国内电视机前,顿时举国欢腾,欢声雷动。

    孙玉郎也是与国休戚相关,在镇海市的酒店里兴奋地抱起史珺转圈。两人都在学车呢。

    迅达的驾驶学校里有伏茶供应,加上对预防中暑有明确规章制度,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不过在镇海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里面发生了一起恶**件。家属跟家属打起来,其中有一人受伤很严重。然后双方都把医院给告了。

    法院最后裁定医院输了,承担绝大部分责任。

    事情的经过是,两方人都因为有热射病急症到镇海市三医急诊科求诊。

    镇海市三医因为效益不好急诊室配置很差。好的病人资源要么直接去云江了,差一点的也被一医二医拦走了。比如呼吸机就一台,病床也严重不足。

    而医生奖金又与绩效挂钩,为了奖金,急诊室医生也是尽量拖延病人,不把病人往各临床科室转科治疗。

    而急诊室管理也非常混乱,医生抢救一个病人时,另外床的家属甚至在边上吃西瓜,也没人清场,维持抢救现场的安静有序的环境。这真是有吃瓜观众了。

    混乱的三医因为奶酪原理就这样发生了这场事故。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或者可以说所有的漏洞只要有可能同时出现,那它们就一定会同时出现。

    法院判三医输官司的理由很多。判决书上就有不及时转科啊,没有扩充急诊设备,没有维护好急诊设备,设备维护记录缺失啊,没有管理好就诊秩序致使患者之间打架啊等等。

    归根到底还是利益,要是镇海三医的院方及急诊科医生以病人为第一考虑,而不是以什么奖金啊,医院收入啊等为第一考虑,就不会有这么一个急诊室乱象。

    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下面开始亡羊补牢吧。镇海市求诊于省里。省里指派云医大附属二院的急诊科代为指导,重建三医急诊科。

    金文涛这个老小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孙玉郎,“玉郎,你在干嘛啊?”

    “老头,我在镇海学车,我告诉你,任何义诊都别喊我。”

    “你在镇海啊,真巧。”

    “老头,我觉得你说的这句真巧后面肯定没好事,好了,我挂电话了,不听不听我不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