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大造师
    ,!

    1200年8月28日黄昏时分,沃兹按照约定时间来到刘馨雅的家中赴宴。

    该说是盛情难却吧?不过很关键的一点是,刘夫人的厨艺真的太高超了,否则她当年也无法成功俘获一位大师级造师的心呢。

    因为学术方面的共同语言,沃兹和刘馨雅的父亲刘公玄算是难得的知音,所以经常会参加刘家的家宴。

    “来啦?随便坐吧。晚餐还要等一会儿呢。”刘馨雅不再是医院里的一身白大褂,上身穿着粉色的短袖t恤,下边配了条热裤,一副居家休闲的装束。少了几分专业医师的威严,多了些年轻女生的活泼。

    她正忙着给母亲在厨房里帮忙。

    “你先忙吧,我去刘公的书房。”沃兹轻车熟路地往二楼走去。

    “欸,”刘馨雅突然想起来,“说起来今天老爸还有一个客人呢,所以才没有下来迎接你。”

    “嘛,不过也没什么,我想他们都不会介意的。”她又说道,“毕竟也是工作室的人呢。”

    在伊宁市,提及工作室必然是专指妖孽之营。沃兹顿时感到有些好奇,他们工作室里还有谁能得到刘公玄的接待?是智者吗?

    走上楼梯,就看到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

    “啊,沃兹\抱歉,一时太入神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时间。”仿佛熊一样男人以一种令人敬畏的热情张开双臂,不容沃兹拒绝地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沃兹清晰地听到自己肋骨的呻吟,每当这个时候,他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朋友那么少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他的热情的。

    虽然职业是造师,理论上不具备直接战斗能力;但沃兹毫不怀疑,刘公玄可以在赤手空拳的肉搏战中痛殴百夫长级恶魔!

    “壮熊”还热情地拍了拍沃兹的后背,发出响亮的类似击鼓的声音。感到气血翻腾的沃兹赶紧挣脱对方的擒抱,拉开距离。

    “咳,”沃兹咳嗽一声,“听说你现在有客人?”

    “啊,是的。因为没有想到你今天会回来。”熊一样的男人摩娑着刮得铁青的下巴,“不过没关系,那小子也是你们的人呢……虽然才刚刚加入。”

    说着,他毫不介意地带着沃兹往书房走去:“说起来,你还得感谢我啊,还是我说服他加入你们妖孽之营呢!”

    愣了一下,沃兹终于反应过来,猜到了他和刘馨雅刚才一直提到地人是谁。

    果然,走进书房后,那个教做凌钥的男生就在里面,正入神地看着一本书。

    刘公玄说道:“既然你们都是一个工作室的人,那也不用再重新介绍一遍了吧?”

    沃兹笑着说:“你和范利都很看中这个孩子呢。”

    “老范那家伙?我是不清楚啦。”刘公玄耸了耸肩,“不过我可是很早就看中他了。要知道这次‘剑阁’的完成,可有他的一份功劳呢!”

    沃兹眼中闪过明显的好奇:“这么说,你找的技术支持就是这个孩子?”他想起白天的时候,刘馨雅跟自己提到过的话,“他是那个美女造师的学生?”

    刘公玄继续摩挲着下巴:“嗯……这个嘛,情况就比较复杂了。说起来我也有些难以判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是简单的师徒。不过技术方面的实力倒是不用担心,所以也不必在意那些细节了。”

    但是令人在意的是,两人走进书房后说了半天的话,但是作为话题中心的凌钥却依旧旁若无人地埋首于书中,一点也没有想要搭理他们的意思。

    无论沃兹还是刘公玄都应该算是凌钥的前辈,这样的态度显然已经失礼了。不过刘公玄却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替他向沃兹解释道:“嘛,也不用太在意,这小子应该是没有注意到我们吧。”

    “精神力高度集中吗。”沃兹一眼看出了男生目前的状态,对于法系或者说任何一个职业来说,这种状态都是梦寐以求的。因为这意味着远超平时的效率。无论是学习,冥想还是修行,在这种“心流”状态下都意味着事半功倍,甚至是“完美”。

    只有经历最严格的训练的人,才可以勉强做到主动进入这种状态。他们也只会在最有必要的情况下进入状态。

    “你给他看的是什么书?”沃兹有些好奇,“能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刘公玄苦笑着:“只是本普通的炼金术著作罢了。这小子似乎可以随便就完全集中注意力呢……不过张文洁她一向排斥炼金术,在她那里应该没有见到过这一类书籍资料,所以才会这么认真吧。”

    “面对新知识时就会进入高度集中吗?那还真是廉价啊。”

    “不好意思,前辈,刚才入神了……”凌钥突然惊醒,连忙抬起头来,就看到刘公玄身边的沃兹,“呃,沃兹前辈!”

    “不必在意。”沃兹笑着摇头,“似乎打扰到你了。”

    凌钥连忙走过来:“您客气了。现在时候也不早,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他转向刘公玄躬身行礼。

    熊一样的男人大大咧咧地说:“要不就留下来吃完晚餐再走吧,毕竟快天黑了,外面的饭店也要关门了呢。”

    “谢谢。不过还是不打扰你们了。”凌钥婉言谢绝了邀请,“城市中的夜市还会持续一阵子,我买一些食材回去就可以了。”

    “哦,自己下厨啊。”刘公玄一下子提起了兴趣,“以后有机会请务必让我尝一尝!”

    凌钥被对方的不见外震惊到了,明明只见过四五次面,这个粗犷的男人也未免太熟络了一点吧!

    凌钥完全无法应付刘公玄的热情,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刘家——每次来这里都让凌钥感到微妙的不适应,所以他才尽可能地减少过来拜访。

    在凌钥离开之后,沃兹也无语地对刘公玄说道:“喂,你吓到人家了。哪有直接要求上门吃饭的,那孩子也不是厨师吧?刘夫人的手艺还不能让你满足吗?”

    刘公玄摇摇头:“你不知道。张文洁,也就是那位美女造师的流派一直都有一个传统,他们坚持认为‘一个优秀的造师,必然也是一个不错的厨师’——所谓厨房就是工坊,食材就是原料;如果连食材都驾驭不了,那么也没有资格驾驭更加复杂的材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沃兹问道:“那么你呢?照这么说,刘公你的厨艺应该也不错吧?”

    “呵呵,有阿梅在,我的厨艺怎么会差?”他笑着炫耀自己的特级厨师妻子,“况且,仅从造师的角度,只要给我一份足够精确的菜谱,复制出其中的菜肴也是毫无困难的。”

    沃兹两人也离开书房,向餐厅走去。

    “说起来凌钥会来伊宁市也是因为要投奔你吧?”沃兹问道,“我还以为他会住在你这里呢。”

    “唔,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的。不过那小子似乎不太合群,所以自己买了间屋子住下了。到底是张文洁的工坊出来的家伙,真是有钱啊!”

    “我看他是受不了你的性格吧!”沃兹笑道。

    刘公玄也不在意他的调侃:“不过也好,住在我家的话,其实也就算是我的半个学生了。但如今的我可没有信心让他叫我老师啊!”

    “哦?很有才华吗?”

    “哼,虽然说还不一定能跟你这个变态媲美,但可以肯定的是,你们工作室算是捡了大便宜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