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离去
    ,!

    脱离“工作状态”之后,张文洁老师露出温柔和煦的笑容,好像从刚才的机器一下子变回了人类。摘下头上的厨师帽,一头青丝柔顺如瀑布般从肩头披落。似乎也感受到厨房里紧张气氛的消散,门外的女生们也纷纷走进来,帮忙布菜。

    师生九人共享这顿难得的丰盛晚餐,其乐融融。

    毕竟,老师亲自下厨还是相当难得的机遇,再加上消除了食物爆炸的危险,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在场的都是好像亲人一样熟悉的人,所以几个女生也放下矜持,大快朵颐。

    饱餐一顿之后,由做饭时没有帮上忙的学姐们收拾桌椅碗筷,顺便准备餐后水果之类的。

    因为张文洁老师所住的这栋房屋是没有仆人服务的。曾经有过一次,让仆人来收拾张文洁的实验台,结果误触了某种试剂发生爆炸的事件。从那时起,这栋屋子就只有老师自己,和她的学生弟子们可以来打扫。

    几个学姐出身的家族也是非富即贵,但在老师这里却并不排斥做这些杂活。反而感觉这间屋子里的氛围十分融洽温馨。

    芮娜学姐也就忘记了要给凌钥求情的事情。在她看来,这么美好的现状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且刚才小师弟和老师配合那么默契,老师应该也已经原谅他了吧?

    结果却出乎意料。

    餐后,按照以往惯例是休闲放松的时间。大家可以随意地聊聊天,玩一些游戏——比如“神魔之争”之类的,或者听老师讲述一些无关紧要的豆知识来打发时间。

    而今天,张文洁老师吧所有人集中到客厅后,只宣布了一件事。

    “凌钥,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我张文洁的学生了。”

    1200年2月13日夜,已经跟随老师十年之久的小师弟凌钥,被逐出师门了!

    ……

    房间里一片寂静,原本还有说有笑的一个女生顿时也愣住了,一个个不知所措地看着老师和凌钥两人。

    “你,应该知道了吧?原因什么的……”张文洁老师冷静地看向面前的少年。

    凌钥也出乎意料地平静,短暂又漫长的两秒之后,他点头:“我明白了,请给我一些时间来收拾东西。”

    “还有,关于你卖出的那些仿制品。”张文洁又说,“因为卖掉的都是你制作的道具,所以赚到的钱也退回给你。”

    说起来,这就是最让学姐她们羡慕嫉妒的事情了,在星之所在店铺中,售价最高销路最好的道具永远都是小师弟凌钥的作品——因为打着老师的名头,而且不会爆炸,反而会比老师的正版更加受欢迎……几年的累积下来赚到的全部资金,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

    果然,老师交给凌钥的是一叠卡片——总额将近两千万的现金卡!

    这个数字令几个女生倒吸了一口冷气。以这种赚钱的手段,哪怕小师弟被逐出师门,也会过得很好吧!

    凌钥就住在这栋房屋的三楼,在他上楼收拾行李的时候,芮娜学姐终于忍不住到老师身边,想最后再挽救一下局面——

    毕竟自己可是口口声声说过要替小师弟求情的呀!

    “老师,虽然小师弟他犯了一些错误,但是这样的处罚是不是太严厉了一点啊?”

    “对呀,对呀!”身后其他几女也一起点头。

    有一个小师弟在身边,还是很便利的,比如在老师要亲自下厨的时候……

    美女造师张文洁,虽然被称作“美女”——当然事实上也确实是个美人;但作为传说级别的大造师,平日里一直都保持着相当的威严,更多时候还是给人一种冰山美人的感觉——她的职业要求她必须保证绝对的精密严肃,所以总是保持着严肃认真的气质。

    而凌钥,本来性格就极端内敛,沉默寡言,平时多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刚才这师生两个人之间的空气简直就要冻结了一样,让芮娜学姐她们吓到了。所以此时纷纷出来试图缓和气氛。

    张文洁伸手捂住额头,有些困扰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他犯错了?”

    “欸?”晓美惊讶不已,“难道不是小师弟他用自己的仿制品代替老师的作品卖掉的事情吗?”

    “当初开店的时候就说好了,那家店铺全权交给凌钥负责的,他选择怎样来卖掉店里的东西并没有错啊。”

    “但是老师你明明很生气啊?”

    张文洁苦笑着:“当然会生气了,瞒着我好几年,害得我还以为自己的道具不会再爆炸了……你们知道当时在宴会上我有多尴尬吗?”

    她又笑了笑:“所以一些惩罚措施还是必须的呢。看起来凌钥也真的被吓到了,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露出那种表情了。”

    芮娜学姐回忆了今天下午的经历:“是啊,感觉这几天小师弟的表情丰富多了!真的挺有趣的。”

    “那么老师为什么还要赶走他呢?”晓美又问道。

    张文洁再次摇头:“不是逐出师门。应该换成出师或者毕业之类的词汇……不过,作为老师,我在造师一途上教授给他的东西实在是不值一提。不光我的核心技艺——星藏的制造完全没有传授给他,其实就连很多基本的造师技能都是他自学的。所以实在是愧对老师这个名号……出师,毕业什么的也说不出口呢。”

    这时,凌钥从楼上走下,手中只拎了一个不大的手提包。

    学姐们也不再说什么挽留的话了,毕竟凌钥是学成出师,又不是被驱逐处境……实在没有理由阻止了。

    “你还是那么雷厉风行呢。”张文洁苦笑道,“连一晚上都等不下去了吗?想要离开这里……”

    “咦?”凌钥瞪大了眼睛,“难道说还能等到明天再离开吗?”

    芮娜学姐她们开始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理解老师的心意?

    “别说是明天了,就算继续住下来也可以啊!”晓美嘀咕着。她是最不舍得凌钥离开的人,因为那样一来,自己就成了最小的那个了,而且老师最近也没有继续收徒的打算……

    但是怎么说呢?再把行李放回去这样的事情,凌钥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更何况,他的内心深处,或许早已经期盼着这样的一天了吧?

    踏着夜幕,凌钥离开了老师张文洁的庄园——这个住了十年之久的地方——踏上属于他的全新旅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