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深夜有客来
    ,!

    拎着手提包,凌钥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花都芝诺乌鲁是全国最有名的不夜城之一,即使在凌晨时分,街道上也依旧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游客欢笑着肆意地享受这在其他地方难得的夜生活。

    但是身边的热闹景象却丝毫无法感染凌钥,他出神地顺着街道走着,漫无目的。

    虽然有点迟钝,但是以凌钥的智慧已经猜出了老师张文洁的用意——给他自由,让他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发挥。

    但是,突然间完全地自由,毫无约束却让凌钥感到了彷徨。凌钥并非喜欢被束缚,他当然很喜欢自由的感觉;但是他更想要的是在约束中寻找自由的感觉。

    正如他向往一个人独处时的宁静,但也需要身处繁华人群中的安全感。所谓人类本来就是这么自相矛盾的存在。

    老实说,凌钥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无论在哪个世界中。他总是安于现状,并不喜欢改变已经习惯的生活节奏。如果不是十年前老师张文洁把他带出荒野丛林,恐怕到现在他也还是开开心心地在继续玩自己的异界版“我的世界”吧?当然前提是如果没有被恶魔干掉的话……

    凌钥不擅长作决定,或者说他懒得去作决定。所以总是习惯于听从别人的安排。

    这一次,终于没有人可以依靠了,他需要作出自己的决定,亲自选择未来的路。

    有了临行前张文洁老师给的大笔金钱,至少暂时是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如果凌钥放弃继续他造师职业方面的研究,这笔钱其实已经足够一个人普普通通地过完一生了。

    如果想要继续在这方面钻研深入下去——这也是凌钥在这个世界中唯一的兴趣爱好了——以他的能力,开一家类似“星之所在”的工坊兼店铺也可以不愁吃穿潇洒一生了。

    当然,在这个世界的大背景之下,最受世人尊敬的职业和人群无疑是那些猎魔人。无论有没有才能和天赋,几乎所有的少年少女的最大愿望都是能成为一名猎魔人!

    关于这一点,凌钥说不上是不是希望自己也成为一名猎魔人。他并不畏惧与恶魔作战,也具备对应的实力——他可是接受了“加强豪华版守夜人新兵营训练”且成功毕业的人啊!

    可是早年间的经历让凌钥有些厌恶那种无休止的战斗生活。

    更关键的是,凌钥不想再留在这座城市了。

    这个世界很大,而他,在同一个地方等待着梦醒已经太久太久了!

    而且,凌钥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那两位老师。所以,姑且决定离开芝诺乌鲁吧。

    不知不觉间,他随着人流来到了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对于那些从其他地方前来旅游办事的人来说,这种规模的人群恐怕会引发他们心中的惶恐吧?但是凌钥却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热闹夜晚。严格来说这才是凌钥心中的“正常景象”。

    所以这个少年自如地穿行在人群之中,内心依然在继续他的思考。

    离开这座城市,凌钥也早有打算。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便与西面伊宁市的另一位大造师刘公玄有过书信往来,甚至帮助对方解决了一些难题——当然是顶着“张文洁的学生”的名号来做这些事情的。不过对方早就知道老师基本上没有参与到他们之间的研究课题之中,所以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所了解的,也很热情地邀请他前往伊宁市做客游学。

    如果现在过去投奔刘公玄,应当也不是什么难事……

    思前想后,凌钥还是不打算马上前往伊宁市。

    “果然我还真是不擅长作决定啊!”感叹一声,凌钥草草结束了他的思考。

    他放弃了马上作出抉择。反而决定借此机会,先好好地到处走走,来个全国旅游。然后再选择将来定居的地方,再之后才是决定今后的谋生职业。

    虽然如今的世道已经安稳了许多,但是野外依旧是“人类的禁区”。想要穿越荒野前往另一座城市最好的方法还是雇佣猎魔人护送,或者跟随一些大部队集体行动。比如商队什么的,因为商队的护卫本身就具备相当的武力,而且往往都会重金雇佣猎魔人一路保护。而且这些商队一般也不排斥其他零散游人加入寻求庇护——当然了,收取一些适当的保护费也就无可厚非了。

    现在,凌钥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么一支即将出发的商队。

    ……

    与此同时,第三侯爵邢氏家族在芝诺乌鲁的府邸,迎来了一位高贵的访客。

    小少爷此时也没有休息,他正把玩着昨天下午被凌钥“敲诈”了八十万买下的制式长剑。

    贴身护卫鸢依旧安静地跟随在他的身边。

    虽说被大大地戏耍了一番,但小少爷却罕见地没有恼怒,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断抚摸着剑身。

    突然拔剑而起,寒光一闪,干净利落的一剑挥出。

    刷!放在前面的粗大圆钢被一刀两断——那是黑铁堡打造上品刀剑的钢材,仅从品质上看,是超出他手中制式长剑的材质的!

    正如昨天下午,那个小子一剑斩断他的百炼宝剑一样,小少爷也同样使用这把剑,斩断了最优质的钢铁。而且仔细观察的话,他的动作与挥剑一瞬间的神态气质,跟当时的凌钥几乎一模一样。

    “恭喜少爷,又夺得一项技能!”鸢眼神明亮,发自内心地欣喜道。

    小少爷扔掉手中的剑,揉着手腕:“还是有点不顺畅……那个小子手臂上的护腕似乎有点门道,似应该是能瞬间增强力量的道具。不过我并不需要依靠那种外力……”

    突然间,他的右手发力,青筋凸起,爆发起来的肌肉一下子把衬衫袖口的纽扣崩开。皮肤底下,隐约透露出一抹黑亮的玄金之色。

    看着自己的手臂,小少爷满意地点点头:“还差一头千夫长级别的试炼,我就可以彻底获得堪比恶魔的**力量了!而且,精神高度集中的能力,正好弥补了‘晋升’过程中的风险……想不到,还是有点用处的嘛,野小子!”

    冷笑着,小少爷的目光穿透了障碍,看向“星之所在”的位置。以他的性格和能力,被耍了一道之后没有马上进行报复,只是因为凌钥还配不上让他亲自动手。而且,在小少爷看来,花八十万买下的并不是一把没用的剑,而是对方最得意的能力!

    “只可惜,对人类的话只能是模仿,而不是彻底的剥夺啊!”小少爷意犹未尽地感叹一声,同时收回了力量。

    鸢马上领会到主人的心意:“是要想办法给那个男生一个教训吗?如果需要,我可以马上安排。”她当然清楚,所谓的教训其实就是干掉对方罢了,不过她作为主人的一把刀,根本不会为杀死一个不认识的家伙而犹豫。

    “暂时算了。”小少爷皱起眉头,“等搞定张文洁那边,有的是机会处理那个小子。”

    “是。”鸢点头,重新退回到一旁的阴影中。

    然后,侍女来报,客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