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旅者的战斗商队
    ,!

    在守夜人或帜字旅,不论你的实力如何,是几星级的猎魔人,都会将这“毕业证”随身携带。当然,并非为了炫耀,而是确实需要徽章的某些功能特效。

    如果以市场上同类型的物品道具做比较的话,这种完全属于大规模量产型的徽章恐怕只是最普通的饰品类道具。但是它所具备的效果却极具实用性。

    每七天可以吸收储存足够的能量激发出一道护盾,足以抵挡百夫长的一击。虽然冷却时间有些长,但胜在可以重复使用,仅这一项就属于远超同类物品的优秀属性了。

    另外,徽章的佩戴者以自身精神力感知徽章时,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夜视能力。这对于在黑夜中与恶魔战斗的猎魔人来说,也是守夜人的招牌技能了。

    再有就是,徽章可以感知附近的“同类”,并与之产生共鸣现象;距离越近,徽章的数量越多,共鸣也就越发强烈——这是用来发现同伴,找到组织的功能。

    而且,当共鸣达到一定程度时,会将毕业生们的周围区域浸染成为“漆黑领域”,守夜人军团的专属领域。

    以上,便是帜字旅大军团战争能力的基础模版。

    帜字旅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从新兵营毕业的,这枚徽章也是全员装备的道具。

    当千人以上的大规模行动时,所有徽章连成一片,共鸣之下带来的增幅能让这支军团正面硬憾魔王级别的大军!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种徽章就是那种用数量堆积产生质变的道具,如果只有一两块的话,就和普通道具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凌钥一直都没有把它太当回事。毕竟说实话,凌钥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道具了,临走时还带走张文洁老师几年里的所有作品——当然只是那些被他偷天换日替换下来的商品。而且凌钥自己都能制作出更好的道具。

    退一万步说,仅以认知的角度来看,凌钥也很难理解这个世界的人的想法,所以他对于自己的这块徽章一直都处于忽视状态。

    但是,其他人可就不是这么认为了,之前还在调侃取笑凌钥的冒险者们都悻悻然地闭口不言。

    菜鸟什么的,完全是不可能的。新兵营众所周知的严苛训练中,最著名的一项就是野外生存或者说实战讨伐任务。在联盟中难度三星至四星这个等级的任务,可是实实在在地用作他们的实战训练之中。

    在这种条件下训练出来的新兵,不能说是经验丰富,但也绝非一句菜鸟可以概括的。

    很快,凌钥是新兵营出身的消息便在队伍中流传开来,也没有人再敢小瞧这个过分年轻的少年。冒险者们虽说性格脾气都不能算好,但也绝对不傻,犯不着为了一时口舌之而和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过不去。

    接下来一路顺风,商队平安无事地沿着公路行进。虽然比不上普通轮式车辆的速度,但野外步行车也轻轻松松地在一上午走出三百里。

    全然没有人们传言中的那种“危机四伏”的感觉,路程平静地让人昏昏欲睡。闲得发慌的冒险者们干脆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摆开阵势,玩起了卡牌游戏“神魔之争”。

    游戏气氛一度热烈到连护卫队的人都加入其中。对此,商队的首领老戴克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一段路真的很安全。

    因为距离花都芝诺乌鲁太近了,哪怕在城市“郊区”之外,芝诺乌鲁的安全区也还是向外辐射出很大一片区域。再加上队伍又是行走在公路上,每个一段距离都有驻守着士兵和猎魔人的驿站来回巡查,一般情况下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三百里之后,商队在下一个驿站,也是路上遇到的最大的一所驿站停下休整并吃午饭。

    这里是周边几座城市的“交通枢纽”,多条公路在这里交汇,所以驿站也建得特别大。

    一眼看上去,这里完全就是一座钢铁基地,和通常情况下所能见到的城市建筑完全不同的风格,在凌钥看来就是充满了“科幻风”。王国最尖端的科技和炼金技术几乎全部被用在了这座基地上。自走机器人岗哨,全自动机枪堡垒,“远望之眼”魔力侦测系统……只是跟在机器人旁边一起巡逻的法师有点出戏。

    除去这些看上去就很危险的战争装备,其他部分就和平多了。补给站,停车场,餐馆旅店,兼职卖纪念品的商店,甚至还有一间小酒馆。在旅者的商队抵达此处时,已经有很多商队和游人聚集在此处了。

    “类似高速服务站的地方吗?”凌钥下车在营地里四处张望,顺便活动筋骨。

    “感觉怎么样?是第一次到驿站吗?”范利走了过来。

    “算是吧,以前只去过守夜人的前进基地。”凌钥耸耸肩。然后抬头看向驿站中心位置最高处……那里矗立着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炬,同样和整个基地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其他人并没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显然早就接受了类似的混搭风。

    “那个就是道标了。”范利大叔解释道,“想必你也听说过吧?这种系统每一个前进基地里都会有的。严格说起来,这是当年薪火骑士团留下的技术遗产——在火炬的光芒照耀之地,即便在黑夜也诸邪不侵。如今这道标系统也具有镇守道路节点的职能,甚至更进一步的,作为中继站,使得大规模的民用远程通讯得以实现。”

    凌钥点点头表示明白,作为一名造师,他对这些技术早就有所研究。凌钥掏出自己的通讯器,果然即使离开了芝诺乌鲁,“同心蛛”的信号也还是“满格”的,可以清楚地联通到城里的学姐她们。

    “好了,快去吃饭吧。”大叔拍拍他的肩膀,“下午才是旅程真正开始的时候。”

    在大伙吃午饭的时候,看到老戴克找到驿站的负责人交谈了一会儿,然后接过一只厚厚的信封。

    凌钥有些发愣,这个顺序是反了吧?为什么这个驻地的指挥官要给商队钱啊?

    “哦,任务来了!”这时,身边的一个护卫队成员小声欢呼道。

    然后凌钥才注意到,老戴克手中的“信封”有些偏大,严格说起来,应该更像是“文件袋”。

    联想到旅者商队的特殊性,凌钥有些明白了:“这就是我们需要巡逻的区域吗?”

    那个队员回答道:“不,那是之前周边驿站巡逻中探查到的威胁点,需要交给我们去剿灭。我们才不会做那种效率低下的巡逻任务。”

    看着对方神情中掩饰不住的骄傲,凌钥也只能点点头。他本人对这些所谓的荣誉感一直都缺乏实感。不过,应该说不愧是联盟第二的工作室,可以直接挑战守夜人的存在吗?旅者之家的人真的很自信呢。

    似乎看出了凌钥心中所想,那个年轻的护卫也挠了挠头:“其实也没有什么啦,这个时代的黑暗势力已经退却,公路附近基本上是不会遇到太强大的恶魔和怪物的。而百夫长以下的存在,真的没有多少威胁。”

    然后很快,凌钥就看到了年轻护卫敢那么肯定的依仗。

    吃完午饭,也获得了相关的情报,商队很快再次上路了。

    这一次,他们却没有继续顺着修筑好的公路走。老戴克在领头的车上大手一挥,车队径直走下路基,一头扎进旁边的荒野。

    虽说只是偏离了公路几十米,所有人就仿佛感觉浑身一冷,瞬间全部打起精神。午后的阳光依旧是那么灿烂,但却无法驱散人们心头的凉意。

    从离开公路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真正地身处荒野——这不属于人类的环境。

    尽管距离公路还不远,安全性其实和在公路上走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每个人还是全神贯注,下意识地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切换到战斗模式。

    车队继续向荒野深处挺进,穿过一小片丛林,身后的公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这时,凌钥耳边又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咔咔声,同时身体感受到步行车内部的轻微震动。

    十五辆步行车再次发生变化:车顶翻开,升起一座旋转炮塔,不过这毕竟还是货运车,所以没有装备大口径主炮,但还是装备了双联装的重机枪,刚才还在车上和大家聊天的护卫队员们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坐进炮塔的射手席。

    十五台“战车”排成菱形,车上机枪指向队伍的前后左右各个角落。

    黝黑粗犷的枪管闪耀着不下于刀剑的凶光,黄澄澄的弹链顺延至车体内部,俨然将“战争杀器”的气质彰显得淋漓尽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