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有魔来袭
    ,!

    “嘿,起来了!既然睡不着就不用勉强了,小哥你其实根本没有睡着过吧?”艾俄洛斯嬉笑着说道。

    凌钥微微睁开眼睛,皱起眉头清晰地传达出自己不悦的心情:“就算睡不着,我也确实在休息。新兵营出身的话,战场休息的方法你应该也知道吧!”

    “呀,小哥的起床气还真是大呢。”艾俄洛斯依旧是那副轻佻的语气,“嘛,很抱歉打扰到你了……不过我一直觉得那种不睡而睡的休眠方法是骗人的把戏,没想到还真的有人在使用呢。”

    啧!凌钥咋舌,休眠状态被彻底搅乱,更加不爽地完全睁开眼睛:“好的,今夜我会负责守夜的。所以现在拜托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说好了,你负责前半夜,我负责后半夜如何?”艾俄洛斯如此提议。

    凌钥当然没有异议。

    不过商议确定之后,艾俄洛斯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小哥这样可不行哦,既然身在集体中,就来好好和大家相处嘛!不要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接着便不由分说地将凌钥拉下车,“马上就要开饭了,和大家一起聊天吧。”

    虽然满脸的不乐意,但凌钥还是很快收敛好脸上的表情,平静地跟了过去。果然在“刚睡醒”的时候,自己的克制力会有所下降啊!

    凌钥很清楚,艾俄洛斯的提议其实也是新兵营的一项训练科目——即在任何情况下,迅速熟悉了解身边的同伴,以便在战斗时最大化发挥团队的全部力量。不过很不幸,凌钥最不擅长的就是这一科目,能够过关完全是依靠了当时同伴那边的主动努力。

    不过,暂时装作很擅长的样子姑且还是能够做到的。

    夜幕降临,营地正中央的篝火熊熊燃烧着,身为冒险者的好汉们借着晚餐的机会很快与旅者的护卫队打成一片,要不是身处荒野,恐怕大家就要开怀畅饮肆欢闹一番了。

    不过,在场的都不是鲁莽冲动之人,很快就克制下来早早地休息去了。在荒野行军,保证充足的休息时间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凌钥如预定地那样值班守夜,与他值同一班的还有护卫队的三个重机枪射手,正在三座炮塔中监视着营地四周的一草一木。

    冒险者中也还有几个人,不过他们正分布在营地的其他角落——营地太大了就是这点不好,守夜的人数也同样需要增多。

    就着篝火的光芒,凌钥随手翻看着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的一本书。

    2月14日夜,离开老师家快一整天了……果然还是有些不习惯啊!

    凌钥沉思着,尽管会被人说是无趣,但就他本身而言确实更喜欢“一尘不变”的规律生活呢。

    “嘿,小哥!守夜的时候发呆可不行哦!”耳边突然响起艾俄洛斯明快爽朗地声音。

    凌钥猛地抬头,他竟然没有发觉对方是何时来到身边的!不过,这并不代表凌钥没有好好执勤,他相信营地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会逃过自己的感知……通常情况下来说是这样的。

    “你回来了?”凌钥不动声色地说道。

    这个男人刚才悄悄离开了营地,凌钥也确实察觉到了。

    “哈哈,果然没能瞒过你吗?”金发帅哥却丝毫没有被揭穿后的慌张模样,他挠着头发说道,“多谢小哥没有揭穿啦,拜托给我保密啊。”

    凌钥哼了一声:“我只是懒得管别人的事。”

    “嗯嗯,不爱管闲事是很好的品质。”金发帅哥连连点头,“好了,换班!小哥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凌钥这才发现已经过了午夜,现在是15日凌晨了。

    不过他还是摇摇头:“我不需要休息。在荒野的夜晚我不会休息的。”

    “哦?这么警惕啊?”艾俄洛斯干脆也在旁边坐了下来,“一直这么紧绷着可是不行的……我是想这么说的,不过老实说在这样的野外我也不能安睡呀。一定是新兵营留下的后遗症!”

    凌钥突然问道:“在这样的夜晚,你的侦查水平如何?”

    “嗯,不是我吹牛,简直就像神经质一样的敏锐啊……”艾俄洛斯拍着胸脯说道,突然间脸色一变,马上转头看向营地对面的黑暗。

    “那么就可以确定了。”凌钥如此说道,然后从身后抽出一把短管猎枪指向黑暗中,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轰!”也不知道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弹药,又或者只是因为夜晚太安静的缘故,枪声仿佛惊雷一般炸响。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炮塔中的机枪射手差点被惊得跳了出来,机枪上的探照灯马上扫向那片黑暗区域。

    却一无所获。

    帐篷里的众人也全部惊醒,正有人要质问凌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另一侧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人类的哀鸣。然后是另一个人的怒吼声,以及激烈的战斗声。

    “敌袭!是魔兽!”

    似乎是那边守夜的冒险者正在战斗,但很快就传来第二声惨叫。

    “怪物入侵营地,机枪无法射击!”炮塔上传来射手的叫声。

    “是什么东西?”老戴克向艾俄洛斯和凌钥两人问道,“打中它了吗?”

    凌钥摇头:“被躲过了,是敏捷系的魔兽,样子类似于猎豹,不过是黑色的。”

    艾俄洛斯补充到:“它真的很快,我们也只看到一道残影。”这还多亏了新兵营徽章的夜视效果,否则根本不可能看到来袭的怪物是什么。

    说话间,营地里的其他人已经自发地行动起来了。敌人强大,有人遇害都无法让冒险者们陷入慌乱,在这方面他们比绝大多数正规猎魔人表现得更好。

    国字脸大叔指挥着他的手下,呼喝着包围过去推倒遮挡视线的帐篷,他自己引弓搭箭严阵以待,双目紧紧盯着前方。

    “幽魔豹,应该达到百夫长级别了。”范利眯起眼睛,短剑在指间上下翻舞,“是很棘手的魔兽,所有人都让开,不要让它靠近!”

    说着就要上前准备亲自动手。

    这时胖瘦兄弟挡在了前面:“大叔,凭你这把小刀就算了吧。一只豹子而已,交给我们兄弟!”

    胖子弟弟顶着一面塔盾,瘦子哥哥从背囊里取出几截钢棍,对接拼装成一根长枪,一前一后地迎了上去。

    范利握着短剑被挤到一旁,满脸的错愕和尴尬。

    在猎魔人群体中,短刀短剑和枪械处于差不多尴尬的处境,虽然有用但效果确实有限得很。面对很多大型恶魔时,短剑即使全部捅进去,有可能都无法破防——因为敌人的皮甲鳞片防御甚至比你的刀刃全长还要厚!

    所以短刀使的地位一直都处于同样尴尬的境地。

    就在这么一会儿工夫中,因为有冒险者推开帐篷,众人终于看到了突袭营地的豹形魔兽。以及它口中的受害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