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刀魔之袭
    ,!

    看到那只骨刃的那一刻,冒险者就知道了袭击者的身份,这次遇到的已经不是什么魔兽了,而是真正的恶魔!魔族大军的前锋,斥候,以及天生的斩杀者和暗杀者——刀魔。

    刀魔体型不算太大,基本上和正常人类差不多,属于小型种的魔族,只不过他们的手腕外侧会生长出锋利的骨刃,长约二尺。平时收在手臂外侧,战斗时由特殊的肌肉控制可以斩向前方,就像手持双刀的战士。

    刀魔极端敏捷,甚至比之前的幽魔豹还要迅捷几分,而且他们的攻击力也格外得恐怖,是一种相当难缠的恶魔。

    而突然出现在营地中的这个,甚至更麻烦一些,他是刀魔中的百夫长!

    不是百夫长级别的魔兽,而是货真价实的“百夫长”!在魔界,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阶级,从这个等级开始就是真正的上位魔族,所谓的“贵族”。

    形象点说,每一个百夫长都必然具备以一敌百的实力,不是一百个普通人,而是一个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百人战队。

    “绝对,绝对打不过他!”冒险者心中呐喊。

    手臂虽然被砍断,但护符好歹还是激活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刷!阴影中,刀魔眼神淡漠,双手的骨刃普通弹簧折刀一般弹开,向前劈去。护盾确实挡住了斩击,但是护盾是以护符为核心,护符又握在被斩断的右手中。两刀劈下,狂暴的力道竟然推着护盾向后方倒飞——裹着断臂和护符,反而将那个冒险者留在原地。

    防御护盾是单向导通的,他被护盾给筛了出来,彻底成为待宰的羔羊。

    刀魔神情依旧漠然,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刀刃一折,划出干净利落的弧度向目标的脖颈斩去。

    冒险者大脑一片空白,无法做出任何有效动作。一般情况下正面对战,即便是百夫长恶魔他自认为也能够打上几回合。但是被刀魔百夫长近身偷袭,对于绝大多数冒险者和猎魔人而言,都意味着必死!

    绝望的目光中,突然出现一道身影,却是那个新兵的少年,之前就是他发现了幽魔豹的踪迹发出警报。这一次他也能救下我吗?

    凌钥爆发出不逊于刀魔的速度冲了上来,飞起一脚把冒险者踹飞。

    冒险者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断了,但是却丝毫没有怨恨凌钥——至少自己活下来了!刀魔的骨刃擦着胸膛落下,自己差点就被开膛了啊!

    刀魔反应迅速,也不回头,曲起左肘向后顶去,骨刃收回朝后刺出。

    轰!

    凌钥手中的短管猎枪再度发出响亮的轰鸣。

    极速飞出的弹丸与骨刃精准碰撞,咣当一声双双弹开。

    凌钥微微侧身闪开倒飞回来的子弹,枪口再度对准入侵者。

    刀魔身影瞬间模糊起来,普通黑色闪电一般干净利落地划出几个之字形轨迹拉开距离。

    枪响的轰鸣再一次惊醒营地——这也是凌钥热衷于枪械的原因,攻击和警报同时完成,简洁高效。

    刀魔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恼火的神色,伸出刀刃,整个身体化作漆黑的飞矢以破空之势向凌钥射出。

    凌钥也连忙后退,但这次他的速度就正常多了——也就是说,比刀魔要慢多了。

    甩了一下猎枪重新上膛,凌钥不慌不忙地抬起左手,将从不离手的手提包挡在身前。

    叮~刀剑击鸣,骨刃被一柄长剑挡下。

    这金闪闪的秀发似乎在黑暗中也能发光呢,这家伙是天生的靶子啊。危急关头,凌钥还有闲暇如此想着。

    艾俄洛斯拔出了他腰间那柄华丽的剑,准确地架住刀魔的骨刃。仅这一手足以证明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花花公子。

    “小哥,你的感知能力好得不正常啊。”金发帅哥同样游刃有余,一边挥剑战斗一边还有心情回头聊天。

    “你的剑……不会断掉吧?”凌钥却不禁担心起来。艾俄洛斯的剑看上去就更想一个装饰品,剑鞘上面贴金镶钻的,想不到就连剑刃上也镶嵌了钻石,挥舞间闪闪发光,好像要晃瞎对手的眼似的。

    “安心吧,这可是宝剑!”艾俄洛斯哈哈一笑,“而且你可没资格说我啊!”

    凌钥撇撇嘴,看了下自己手中的短管猎枪。确实自己的枪也是那种收藏品级别的奢华风格,一般而言就是平常收藏在盒子里,时不时拿出来擦拭把玩,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发射一枚子弹的那种。

    艾俄洛斯玩世不恭地嬉笑着,但手下动作却一丝不苟,举重若轻地压制住对面那天生的刀客。

    嗡……刀魔的双刀相互碰撞,剧烈震荡着,暗红色的不祥气息浮现在刀身上。然后双刀交错用力向前劈出。

    就像骨刃一下子延伸出来,两道暗红色的刀芒交叉着飞出,大地被割裂,空气也发出凄厉嘶鸣。所经之处的帐篷,石块均被斩断城碎片。

    旁边赶来的众人纷纷退后避其锋芒。艾俄洛斯却不躲不闪,手中的宝剑也洋溢出金色光华,同样是一道剑光劈出,一举将刀魔发出的刀芒斩碎!

    刀魔见状,嘴里嘟囔了几声,不再继续纠缠,身影一晃就要后撤逃出营地。

    “不要让他跑了!”

    “放心,逃不了的。”范利大叔不知何时已经在那边守候着了,手指间轻巧地旋转着短剑。

    见到刀魔向他扑去,大叔叼着烟卷毫不畏惧地迎上去。

    叮叮当当,一连串密集如雨水落地的声音在两者之间爆发。刀魔双刀疾舞,两只手臂化作一团残影让人根本看不清楚。而范利的表现却更加惊人,这个大叔微微眯着眼睛,只是一手持剑却轻而易举就将刀魔的所有斩击尽数接下,更是将其死死钉在原地逃脱不得!

    刀魔怒吼一声,双臂再次涌现出暗红色流光,向骨刃汇集。范利挑了挑眉毛,吐出一口烟,持剑的右手突然消失了一般。

    一瞬间,叮叮叮叮叮!连续五次刺击快到就像汇成一击,精准地点在刀魔右手骨刃的同一个位置,骨刃应声折断。

    “嘶啦啦啦啦……”刀魔发出刺耳的嘶吼声,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惊骇。

    但是左手的骨刃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更加犀利地斩下。

    咣!这一刀也还是没能落下,艾俄洛斯的华丽宝剑闪着耀眼的光招架住他的骨刃。

    “啧啧啧。”范利摇着头唏嘘道,“你一个小小刀魔,竟然能让我和风之子共同出手,也该知足了吧。”

    刀魔抬起眼睛,细长的瞳仁死死盯着范利,似有刀光闪烁:“狂妄自大的人类!”

    “狂妄不狂妄可由不得你来说。”范利笑了笑,手中短剑呼啸着向刀魔挥下。

    就在这时,他的刀突然顿了一下,刀魔抓住这不算机会的机会,拼着另一把刀不要,勉强从范利的剑下逃脱。

    凌钥的猎枪再次轰出巨响,正在逃窜的刀魔这次没能躲开,但也只是打了一个趔趄,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黑暗中遁去。

    夜幕中,不知何时竟然有一片蒙蒙浓雾笼罩在营地周围,刀魔稍微远去就彻底隐去身影,再也无法被感知到。

    机枪炮塔上的探照灯追向夜幕深处,但是那层浓雾却异常坚韧,灯光难以穿透。

    范利走到营地边缘,神情凝重地看向外边。

    “要追击吗?”奇葩兄弟咚咚咚地跑了过来,迟疑不决地问道。

    老戴克面色阴沉,刚想派人出去追一追看看,就听到黑暗中响起更多的异响。

    魔兽,各种各样的魔兽缓缓走出浓雾,张牙舞爪,压低了身子极具压迫力地向营地包围过来。本来以为附近的魔兽已经被清理一空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

    “看起来都是白天藏起来的高级品种啊!”范利大致扫了一眼,颇为惊讶地说道。白天出现的魔兽都是一些实力普通的货色,而各个种群的首领,以及那些实力强大的家伙似乎都集中在这里了。

    放眼望去,达到百夫长等级实力的魔兽就不下二十头!哪怕它们都不能达到幽魔豹那种精英魔兽的水准,但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等级了。

    “全员准备战斗!”老戴克大声喊道,“以营地为中心,投放火炬,稳步向外推进!”

    所幸,因为之前的两次警报,所有人都还处于清醒状态,于是马上进去战斗状态。十五台重机枪重新轰鸣起来。

    接下来的整个夜晚,商队众人稳扎稳打,围绕着露宿的营地清扫各个方向的魔兽,稳步向外推进;并不断钉下“火炬”,驱散夜幕,将属于人类的领域不断扩张。

    直到天亮,仿佛无穷无尽的魔兽群才终于消退,仿佛畏惧黎明的晨曦一般,人们只看到最后几头魔兽向远处逃去的身影。

    一夜惨烈的厮杀终于落下帷幕。哪怕是旅者商队,在十五台重机枪的强大火力支援下,还是有十人受伤,其中还有五个是缺胳膊少腿级别的重度伤残。

    也只有这支“商队”了,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商队,甚至是那些驿站的巡逻队遇到这种境况,唯一的结局绝对是全军覆没!

    而造成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一群荒野中随处可见的魔兽罢了。

    商队出发的第二天,冒险者们终于感受到了以往那种“正常”的氛围。有战斗,有伤亡,还有鲜血——这才是真正的荒野啊!这个对人类充满恶意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