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追捕刀魔
    ,!

    一整夜的激战,旅者商队一行人光是击杀的百夫长级魔兽就有十五头之多!在联盟的规则中,这意味着至少十五个三星任务,这次行动出发时老戴克就有过许诺,途中发生的战斗将会全部以正式任务的标准发出报酬。这意味着这次旅程中冒险者也能享受正规猎魔人的种种福利,所以哪怕有所伤亡,但是队伍的士气却依旧旺盛。

    激战了一夜,哪怕有旅者商队的无攫力支援,众人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在野外行动,保持充分的休息是很有必要的,但老戴克还是下令继续出发。

    在路上,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密集,但还是有接连不断的各色魔兽前来袭击商队。而且基本上都是接近百夫长实力的上位魔兽。

    光天化日之下,每次又只有区区一两头,所以对护卫队和冒险者们来说不算什么太大的威胁。但是每打死一批就会有下一波出现,接连不绝的还是很消耗人们的精力,烦不胜烦。

    老戴克看着队伍左侧的狼形魔兽被机枪火力撕碎,冷冷地说:“看起来,我们真的是被人盯上了。这些魔兽,根本就是有组织的行动呀。”

    范利也坐在指挥车里,指尖把玩着自己的短剑:“看看种类,连几百里之外临省的魔兽都被召唤过来了……敌人能耐不小啊a是谁呢?”

    “还能有谁?不就是黑色的家伙们吗,”老戴克面色狰狞,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向魔界屈服的叛徒们!”

    范利却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那帮人不是向魔界屈服,只不过更加崇拜力量罢了……”

    “有什么区别?始终都是叛徒而已。若是被老夫碰到,必然一个不留全部斩杀!”

    “其实也不算坏事啦。”范利嬉笑道,“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这次他们将周边全部魔兽都聚集起来,不正好方便我们一网打尽吗?这么一来,这一块区域的深渊力量就会形成至少三个月的空白期。在此期间,人们出行会方便多了,而且抓住时机的话,把前线推进一点也不是不可能的呀。”

    “你还真是自信啊。”老戴克古怪地看着他,“一般人都不会有这么乐观的想法吧?”

    范利耸耸肩:“我注意了一下,袭击我们的魔兽中并没有千夫长那种程度的强大家伙……既然如此,老实说来多少都无所谓呢。”

    “倒是忘了,你可是联盟有名的‘清场人’啊。”

    “老爷子过奖了。我只是擅长对付一些不入流的小家伙罢了。”范利笑嘻嘻地仰头看天,然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了,被盯上的原因既然老爷子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多问,但是姑且还是确认一下,敌人盯上的‘那个东西’现在还安全吗?昨天的事情让我有些在意啊:幽魔豹,刀魔,魔兽群……接连三波袭击,但是唯独那个刀魔最危险,而且他是目前唯一出现的恶魔。回想起来,总觉得他出现的时机有点微妙。”

    老戴克顿时脸色一变,匆匆离开指挥室,向后面的货车靠去。

    范利也想不到自己会一语中的,愣了一下:“哎呀,貌似事情有些大条了啊。”

    于是他也离开了这里,跳回到原本自己乘坐的那辆步行车……

    那个叫凌钥的新兵少年,还真是出乎意料得能干啊!

    范利在步行车之间灵活地一路跳着回到了他原本乘坐的车上,也是凌钥搭乘的那辆。

    凌钥此时正在一边做塔罗牌占卜。比较独特的,他把自己的手提包放在大腿上当桌子,摆开牌阵,由于空间有限,正常的牌恐怕不可能放的下;不过凌钥使用的是一副微弱版的牌,每张牌都只有大拇指大小。

    虽然每张牌都制作得很精美,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怪异。

    “呃,你这是在算什么呢?”范利咋舌问道,“用这个……有用吗?”

    若是预言师之类的职业的话,用塔罗牌占卜还是相当可靠的,但他们使用的牌组都是特制的道具,可不是随随便便拿一副牌就能够用的。而凌钥现在摆弄的,怎么看都更像是玩具啊!

    “算凶吉。”凌钥沉闷地说道,然后一把打乱牌阵,“有事吗大叔?”

    “不如我们一起去捉昨晚那个刀魔吧?”范利压低声音说道,“你最后发射的那枚子弹,是追踪器吧?”

    凌钥惊讶地看着他:“这你也能看出来?”

    “哈哈,也不算看出来的,只不过我们工作室也有一个家伙喜欢用这招呢。”范利笑道,“怎么样?既然都做了准备,就不要浪费了啊。”

    凌钥低头思索片刻,也有些跃跃欲试:“这样啊,不过只有我们两个去吗?”

    “是啊,我跟老戴克借一辆机车就行。他现在正忙着呢,恐怕没时间理会我们。”

    很快,一辆三轮挎斗机车脱离了商队,偏离车队行驶的路线向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为什么要带上我?”凌钥坐在旁边问道,“大叔你应该也有自己的追踪手段吧?”

    “既然你已经做了标记,那我干嘛还要费力自己去追踪?”范利大声说道,“而且,我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啊,少年!来我们的工作室吧,我很看好你哦!”

    “欸,你还真是执着,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了。”凌钥无奈道,“但是目前我真的还不想作决定啊……”

    “哈哈,我知道,少年!年轻人嘛,总想要多出去玩一玩。放心吧,就算加入工作室也很自由哦,不会强制你工作出任务什么的……嘛,或许只有我们工作室是这样吧。”

    “虽然我的确是从新兵营毕业的,但是我觉得自己的本职不是猎魔人,而是一个造师啊。”凌钥说道,“猎魔人必须是战斗职业吧?我可以给你们的工作室当装备顾问哦。”

    凌钥选择了折中一些的办法。

    “不要这么说啊,少年!”范利拍着机车说,“你看你不是很喜欢战斗和狩猎的嘛a不犹豫就出来了!”

    “不,只是习惯而已。”凌钥沉默一下才回答说。

    “习惯就可以了。你以为优秀的猎魔人数量为什么那么有限吗?就是因为习惯于战斗的人太少了!”

    “……”凌钥有些无语,“大叔你可以去参加辩论大赛了。”

    “哈哈,一个人在外闯荡,多少也要一点语言交流能力啊。”

    “算了,注意一点,就要接近目标了!”凌钥果断转移话题。

    “哦9不算太远,看来那刀魔也没怎么逃嘛。”

    ……

    金黄色的稀疏草原中,刀魔百夫长蒙特罗.奥古斯塔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用反折的骨刀残刃费力地够向后背,小心地将昨天晚上那枚钉入他后背的子弹挖出来。

    叮,金属落在石块上发出清亮的碰撞声。

    蒙特罗深吸一口气,无视了身上各处伤势的疼痛,伸手捻起这枚沾染自己鲜血的子弹,放到眼前仔细端详:尖锐的弹头上被篆刻了流水般顺畅的花纹——炼金子弹,这是它能够轻松射穿自己皮肤的原因所在。当然,那个年纪不大的男人丧心病狂地用手枪发射步枪弹抵近射击也是原因之一。

    他翻过子弹头,看向底部:“果然是同心蛛,真是狡猾的人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