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对战魔法师
    ,!

    魔法师借由法杖储存的瞬发五火球术被凌钥两支“药剂”轻而易举化解。

    见一击不奏效,魔法师面色顿时难看几分,不过也不慌乱。本来那个五火球术就是用来干扰对手的,也不指望它一举歼灭敌人——当然要是可以的话,他也很乐意见到那一幕就是了。

    心中咒骂了一声,同时用法杖的尖端敲敲靴子,鞋帮上一对栩栩如生的翅膀花纹突然亮起来,魔法师的身体仿佛失去重量一般,足尖一点便飘然向后滑去,速度很快,而且很平稳。一边向后飘飞,魔法师还可以保持身体稳定进行施法动作。

    这个魔法师的战斗经验很丰富啊,范利眯起眼睛,换做一般人过来,恐怕会被对方一路放风筝给拖死吧?

    不过范利并不是“一般人”,他也终于认真起来,身形略微压低,一瞬间爆发出不逊于幽魔豹和刀魔的速度,拉出一连串残影向敌人冲去。

    魔法师终于变了脸色,连忙抬起右手,戴在食指上的戒指被点亮,瞬间五连发的魔力飞弹径直向范利射去。

    范利看都没看袭来的飞弹,直接做出几个细微的变向,躲过其中四发。而最后一发,他轻巧地用剑刃一挑给拨开了。

    又耗费一个昂贵的魔法道具,竟然再次无功而返!魔法师真的开始着急了。他张开嘴巴发出急促尖锐的叫声,同时急挥手中法杖——不是尖叫怒骂,而是超魔技巧高速吟唱。

    凌钥紧紧跟在范利后面,自然不会让敌人的目的得逞。他举起猎枪,也不瞄准甩手就是一枪。

    轰!平地里一声惊雷!

    本来凌钥的猎枪就是有名的噪音制造者,而这一枪更加过分,听上去简直就是手炮了。

    魔法师下意识地做出灵活的躲闪动作,但是子弹却根本没有朝他过去,而是一头轰进脚下的泥土。

    与此同时——

    “轰隆!”

    大地在咆哮!一阵剧烈震荡从脚底传来,就像是发生地震了一般!但奇怪的是,地上的泥土并没有多少动静,只是腾起了一层灰蒙蒙的浮尘。

    这一枪,威力……一般。但是它的声音太响了!任何听力正常的生物,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收到影响!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魔法师。

    突如其来的巨响一下子打断了魔法师的咒语吟唱,好不容易汇聚成型的魔力一下子消散。耳膜一阵刺痛,耳边只能听到尖锐嘈杂的噪声。眼冒金星几欲吐血。

    就连范利也感觉心脏被重重锤了一下,有些胸闷。这还是多亏了他提前戴好耳塞的结果。

    凌钥早有预料,也带上了耳塞,已经重新上膛举枪瞄准。

    “对吟诵系专用——震撼弹。”

    范利抓会,压低身体化作一道利箭,十多米的空间仿佛被凭空抹消了似的,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魔法师面前!

    魔法师吓得尖叫一声,不得已动用了他仅剩的一个瞬发魔法——跳跃术。向后高高跳起,千钧一发地逃过范利的短剑。

    跳跃术与风行术的配合相得益彰,这一跳拉开的距离远比正常情况下远得多。

    借着这一跳拉开的距离,魔法师重新开始高速吟唱。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少年再次将枪口对准了自己。下意识地,魔法师心中一颤差点连这次准备的魔法都要报废……

    心中愤恨不已,他分心两用,一边继续吟唱,一边咬牙切齿地扯下胸口的纽扣扔了出去——这一次的任务,要亏了啊!该死的恶魔!

    那枚纽扣是他压箱底的手段,昂贵一次性魔法道具——附加了即死性魔法“死亡一指”的徽章。

    魔法师显然相当忌惮凌钥的震撼弹,或者只是单纯地被吓到了,不惜耗费一个高阶魔法来解决这个麻烦的少年。

    纽扣状的徽章在半空中翻滚,突然射出一道灰暗的射线直刺凌钥头颅!

    “少年小心!”范利急忙喊道,同时飞掷出短剑试图阻挡射线。

    但是无济于事,范利自出道以来就是纯粹的近战剑士,飞剑什么的远程技能可是从来都没有点过的——作为一名顶级剑士,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自己的剑。

    灰暗的射线转瞬即至,凌钥皱起眉头,发现以自己的能力根本躲不过去。于是干脆不再尝试躲闪,反而认真地瞄准了魔法师的落点,再次将一枚震撼弹射出。

    震撼弹的恐怖声响,可不是有了心理准备就能够抵抗的!

    “死亡一指”降临,凌钥身体向后仰起,预示着死亡的射线射中他的胸膛!

    就在它刚刚接触凌钥的衣服的那一刹那,胸前突然闪起一片白光。

    凌钥衣服上同样有一枚纯粹用作装饰的纽扣碎裂了,发出的光芒抵消了“死亡一指”的效果。

    啧,凌钥看着布满裂纹的纽扣,有些惋惜——毕竟戴了这么久,多少产生感情了呢。

    “回头看看能不能修复吧。”嘀咕了一句,凌钥继续向前跑去,“接下来,应该换什么种类的弹药呢?”

    范利接回短剑,见凌钥安然无恙,终于放下心来:“这个少年……真有钱啊!这种战斗风格……不会是旅者那家伙的私生子吧?”

    心中吐槽,但跑了这么久,范利绝对不容许敌人再一次逃出自己的猎杀!

    再一次全速爆发,而且速度更快,短剑凶悍异常地出现在魔法师头顶,当头劈下!

    魔法师努力抬起法杖,试图格挡,他对自己法杖的强度还是有些自信的。

    刷~

    短剑干净利落地斩下,连同魔法师的半截手臂,断掉的法杖一同落地。

    法杖连半秒钟都支撑不了,在范利的短剑之下就像纸扎的一样脆弱不堪。

    无视了眼前喷射着鲜血的惨烈景象,一脚踢开落地的法杖。

    “果然还是没有头的法杖看起来更加顺眼。”他抬头看向魔法师,短剑指着对方的咽喉,“现在姑且留你一命,有什么情报要交代的吗?”

    “别做梦了!老子什么也不会说的!”魔法师强忍痛苦咬牙说道。

    范利撇撇嘴抬手,又是刷刷几剑,把对方身上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全部卸了下来:“说不说随便你,不过既然没胆量赴死就不要再嘴硬了。我见过不少暗星联盟的家伙,一言不合就自爆的比比皆是……你身上带了这么多东西却还留到现在,可见也是不想死的吧?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还没有强到必须死的地步。”

    凌钥也赶过来,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根绳索把魔法师捆了起来。

    范利吹了个口哨,赞叹道:“少年你简直就是一个百宝箱啊!”

    凌钥问道:“现在抓到他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对哦!”范利一拍脑袋,回头问道,“你们从商队里偷走的东西呢?”

    其实范利根本不清楚商队到底有没有丢东西,不过眼下他还是这么一问。

    魔法师面色一变,咬紧牙关正欲说几句狠话拖延一下,突然间两人之间的地面隆起,一道寒光破土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