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白骑士
    ,!

    老戴克率领讨伐队来到曾经骑士团留下的堡垒前,一行人抬头仰望。

    堡垒算不上多么高大,从外表看上去不过三层楼的高度,占地倒是不小,将近三亩地大小。而且这种荒野堡垒,内部很大一部分空间都在地下,在薪火骑士团鼎盛的时期,这里应该常年驻扎着至少三百人的军队。

    尽管已经荒废二十年,堡垒外墙爬满了绿色的藤蔓。但是建筑足主体结构依旧稳固完好,毕竟是作为一个小型军事要塞建造的,坚固程度足够可靠。

    “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老戴克问灰袍,这种要塞往往都考虑过被敌军攻入的情况,所以内部结构也十分复杂,易守难攻。如果敌人有充足的人手,接住堡垒结构进行伏击的话,他们贸然进入必然会损失惨重!

    “呃……人数应该不会太多,”灰袍人回忆道,“我在附近周围游荡的时候,只看到过两三个个人进出。但是他们给我的感觉都是很厉害的家伙……嗯,很强的那种!”

    老戴克仔细看了他一眼,由于面罩的遮挡并不能看到灰袍人的表情。不过老戴克也不在意,他可以感觉到,在这一点上,对方没有撒谎。

    既然人数不多,那么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直接杀进去吧!至于高手……老戴克冷笑一声,抓紧手中的关刀。

    果然,自己的本能还是觉得那块蓝色水晶不能被暗星联盟抢走!而且敌人是暗星联盟那帮叛逆者,身为十二天星之一的旅者之家也有义务和责任进行讨伐!

    “准备战斗!”老戴克下令道,“大家都是老手,所以老夫也不废话了,都好自为之吧9有就是,今天对暗星叛逆者的战斗,老夫会按联盟悬赏金额的双倍奖赏!”当然最后还有旅者之家的特色激励法——重金悬赏!

    不得不说,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往往也是最有效的。士气,尤其是冒险者们的士气瞬间被调动起来。

    轰隆!老戴克当头一刀直接劈碎大门,众人握紧各自武器呼喝着冲了进去。

    但是一个敌人也没有看见。仿佛礼堂一样宽广的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卷起的尘土在阳光下肆意飞扬。

    “敌人人数不多,应该都集中在上层了。不过还是要小心他们布下的陷阱!”老戴克沉着冷静地说。

    “不,敌人的话眼前恐怕就有一个……考虑到我们这次面对的是那个铠甲收藏家。”范利用短剑往前面指了指。

    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大厅的中央屹立着一座银白色的铠甲。重装骑士板甲,而且还是相当高大壮硕的骑士所用——那具反射着阳光闪闪发亮的铠甲几乎有三米高,看上去怎么也有一二百公斤。老实说,这种程度的装甲已经足以应对绝大多数的攻击了,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穿着它还自如地行动,那么直接上去跟千夫长恶魔肉搏都没问题!

    更别提这铠甲的手中还拄着一柄门板大剑,一头插进地面,剑柄依旧达到它的胸口位置,目测也是把两三米长的大家伙!

    本来众人都把它当作堡垒里的装饰品,或者之前薪火骑士团遗留在这里的装备。不过听范利这么一说,人们才反应过来——这次的敌人大佬,不就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铠甲、傀儡战斗闻名的“铠甲收藏家”吗?

    而且,这具银白骑士铠甲被如此醒目地站在大厅正中央,上面纤尘不染,显然是不久之前才被安置在这里的。

    “白骑士!那是白骑士!”灰袍人突然惊讶地叫了出来。

    白骑士?其他人则略微迟钝地回忆起来,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号……

    “二十年前鼎鼎有名的两位大骑士,黎明骑士团的黑骑士,和薪火骑士团的白骑士,他们世代的继承者都占据了辉煌十二天星中的两席,是最强大的战士,最强大的猎魔人!”灰袍人解释道,“这个就是白骑士曾经使用过的铠甲!不会错的!”

    二十年前,白骑士随着薪火骑士团一起覆灭。但是在关于薪火骑士团的诸多传说中,有关白骑士的传承始终是最为诱人的一项宝藏,毕竟,每一代接过“白骑士”称号的人,都会成为全联盟,或者说是全人类最强大的十二人之一!

    无论是实力,还是随之而来的地位和荣耀,都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宝藏!

    而这些强者曾经使用过的武器装备,修行过的地方,都是最有可能埋藏这些宝藏的线索。也难怪身为“薪火传承者”的灰袍人这么激动了。

    他似乎想要冲上去看个仔细,却被老戴克一把拉了回来。

    这时,白骑士铠甲动了。

    白骑士早就死了,所以在这具铠甲里的不可能是曾经那个顶级猎魔人。甚至——看着那面甲后面漆黑空旷的一片,里面究竟有没有人都还有待观察。

    被诅咒的铠甲?还是怨灵附着的铠甲?又或者是施加了什么魔法可以自主动作?内部安装了机械结构进行驱动?

    因为这是铠甲收藏家的作品,那么以上的一切都有可能。

    不过,既然不是白骑士本人,那么就不必担心了。

    “区区一件铠甲而已……”老戴克霸气侧漏,拖着关刀走在最前面。

    冒险者们相互看了一下,连忙跟上。白骑士的威名多少还是震慑住了他们,不过雇主都带头冲锋了,他们拿人钱财的,这种时候总不能怂吧?

    duang~

    金属碰撞的巨响回荡在大厅之中,掀起恐怖的声浪。老戴克手中巨大的斩魔刀和白骑士手中更大门板大剑凶狠地对斩在一起。

    健壮得就像一头狮子的老人竟然抵挡不住碰撞的冲击,双脚踏破地面向后滑出。白骑士得势不饶人,门板大剑在其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一般,灵巧地在空中划过,携疾风嘶鸣之声再次落下!

    轰!艾俄洛斯的雷火大剑及时赶到,挡下这一剑。剑身上缠绕着的雷光和火焰瞬间崩溃爆炸,艾俄洛斯更是被高高掀起,一口气吹飞到门口。

    叮叮叮叮……范利此刻却是双手持双剑,身形如电游走在白骑士身边,一对短剑打出密集的攻击。

    但是无效,白骑士的铠甲实在是太坚固了,往往要接连几剑刺在同一位置才能破防。而且及时破防也还是没有意义,因为眼前的这个白骑士只是一具全身铠甲而已。

    总的来说,一行人里最能打的三个都被牵制住,就更不用提其他人了。

    凌钥站在稍远的距离,也用自己的短管猎枪轰了几枪。虽然专门用了破甲弹,但还是不见多少成效。他遇到的窘境跟范利差不多,基本上很难破防,偶尔运气好成功穿甲,但铠甲里面空空的也毫无意义。

    “难怪当年白骑士穿着这个就敢跟大恶魔肉搏。”凌钥吐槽着,“这玩意儿的物理防御已经点满了啊!”

    众人围上去乒乒乓乓敲了好一阵子,结果白骑士始终屹立不倒,甚至可以说是毫发无损!反倒是其手中的门板大剑给队伍造成不小威胁。奇葩兄弟中的胖子弟弟就被一剑砸得嵌进地面,半天没有被扣出来。

    老戴克连连怒吼,周身环绕着血红的气流,抡着大刀一次又一次冲上去。随着气势的拔升,渐渐的竟然可以跟白骑士平分秋色。再加上艾俄洛斯从旁牵制,逐渐扭转局势,占据上风。

    但整体局势依旧不容乐观,照这个趋势,鬼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耗尽白骑士的力量——如果它有体力的说法的话。

    讨伐队伍已几乎手段尽出,但面对白骑士,总有种有劲使不上的感觉。

    “说起来,我们队伍配置挺全面的啊……除了没有法师和牧师……”凌钥继续自言自语地分析着眼下局势,“等等,或许这个家伙的法术抗性不高!”

    在凌钥旁边的一个冒险者听到了:“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没有法师老爷这种高贵的职业啊!”

    因为他的声音很大,范利听到了:“是这样子啊?用魔法……法术吗?”

    一直在白骑士周围骚扰的中年男子顿时动了起来。瞬间的加速使得他之前的行动就像是悠闲的慢动作一般。

    范利双剑连舞,也不在乎有没有打到目标,就这么一剑快似一剑地斩出,他的剑刃发出淡淡荧光,在空气中留下清晰的轨迹。

    剑刃划过的轨迹再组成勾勒出一种无人认识的符文,连成句子。

    最后一剑,范利将他利用快剑编织出的咒文引向白骑士。

    顿时,白骑士身形一滞,铠甲内发出尖锐凄厉的哀嚎声。然后它放弃了面前的其他敌人,转身向范利杀去!

    “看出来了,这里面是个怨灵!”范利一边后退,一边喊道,“那个谁,学过净化术的家伙赶紧的,很容易就能搞定了!”

    真的假的?人们半信半疑,净化术是很大路货的法术,基本上有点施法天赋的人就能学会,是毫无战斗力的法术。这种法术能解决白骑士?

    “行动起来!不要犹豫!”老戴克下令。

    手下护卫队的人毫不犹豫地执行命令,见状冒险者中会净化术的人也加入进来,不管怎么样先试一试吧。

    十几道淡淡的白光从人们手中飞出,毫无威势地扑向白骑士,然后透过铠甲没入其中。

    没有反应,除了老戴克又跟它琴了一刀之外,其他人都停下来观察着白骑士的动静。

    白骑士再次举起门板大剑,想要继续战斗。这时,它的身体突然一僵,左小腿从膝盖处断裂脱落,整个身体向左侧倾倒。

    然后,门板大剑也掉了下来,因为它的手臂部分也散落在地。伴随着铠甲内部凄婉的哀嚎,整个白骑士铠甲轰然垮塌,倒在地上变成一堆铠甲部件。

    见鬼了,还真的有效啊!包括凌钥自己在内,所有人此时都在心中感叹。我们刚才打得那么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