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初露锋芒
    ,!

    看着四周包围得如同密室的铁壁,凌钥小心地退后,后背紧靠墙壁,并用手敲了敲。

    然后仔细感受着手上传回的触感:“唔……看起来打破墙壁更加困难一点呢。”

    抬起头重新看向自己被“分配”到的对手——机器人战士整齐划一地抬起头,双眼位置亮起猩红的光。

    刷!再次整齐一致的动作,所有“人”同时像两侧挥下手臂,两只手腕处弹出两尺长的刀刃。

    机器人战士体内类似电机运转的音效逐渐响亮,汇聚成一片如同蜂鸣的嗡嗡声。

    凌钥看了看已经完全激活的机器人军团,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短管猎枪,哀叹一声:“这似乎不是很合适的武器啊……”

    轰!抬手一枪轰出。

    这一发子弹是很常见的那种鹿弹,也是猎枪的原配弹药。只不过火药是凌钥重新调配过的,威力大了很多。根本不需要瞄准,正对面的两个机器人便被一枪掀翻推倒。

    “谢天谢地,不是枪战呢。”凌钥吐槽道,“我还在想要是你们的主人给你们装备磁暴步枪什么的就麻烦了……”

    机器人战士当然不理会凌钥的自言自语,挥舞着双臂的利刃以惊人的灵活性向他杀来。

    轰!凌钥不慌不忙地再次扣下扳机,打倒两个机器人战士。不过这种攻击似乎伤害有限,倒地的机器人很快又爬了起来,除了身上露出一片破洞,里面线路短路电火花四射之外,并不影响继续运行。

    凌钥向后,却再次摸到了背后的墙壁——根本无处可退。但是他依旧从容不迫,收回猎枪不再继续射击。

    “看到这些东西,我才想起来,身为造师的我为什么不去制造两个机器人呢?”凌钥继续着一人的独白,一边把右手探向腰后。

    短管猎枪被收回之后,再次伸出到面前的右手上却多了一只手套。钢铁的亮白中间夹杂着些许铜的黄色,指关节处还可以看到一些内部的齿轮等机械元件——与其说是手套,倒不如称之为“手甲”更加合适。

    充满机械风格的手甲。

    凌钥舒展五指,然后依次握紧成拳。原本镶嵌在护腕上的黄铜齿轮向前翻开,正好卡进手甲的凹槽。咔嚓一声,齿轮啮合,开始匀速运转。

    “现在,工作时间到了。”

    敌人不会等他准备完毕再发起进攻。实际上,在凌钥刚刚抬起手的那一刻,三个方向六把刀刃同时向他袭来,封死了全部可供躲闪的空间。

    凌钥毫不犹豫选择向右突破,躲开另外两个敌人的攻击。对于从右边攻过来的,凌钥挥起拳头,叮当两声将刀刃弹开。

    顺势突围,手甲毫发无损。

    低头看了看,凌钥心中大定——敌人的武器强度有限,无法突破“巧匠”的防护。这么一来,就可以不用顾忌弄坏装备,放手去战斗了!

    这只机械风的手甲叫做“巧匠”,是凌钥为自己专门打造的装备——身为造师,自己的装备道具当然要亲自动手才行吧?

    而且,这只手甲也是凌钥做为造师的一大标志性装备。

    没错,“巧匠”从设计之初就不是一件战斗装备,而是凌钥专属的造师装备。其存在意义是类似瑞士军刀那样“万能工具”的手部搭载平台。每个手指的指尖都内置起子、镊子、刻刀、启瓶器之类的小工具;配合齿轮动力,还可以充当电钻什么的……总之,是很实用的装备。

    并且,由于选材的考究,以及苛刻的制造工艺,再加上凌钥极为擅长的篆纹技术,使得手甲本身具备极其强大的物理属性,用来客串一把辅助战斗装备也足以胜任!

    面对接踵而至的攻击,凌钥一把抓器人抡过来的手臂,“巧匠”手甲的齿轮系统发出低沉的咔咔响,手掌不断施加压力,将对方钢铁打造的手臂壳体挤压变形。通常情况下,“巧匠”可以提供高达两吨的握力。

    而马达驱动的机器人同样表现出强劲无比的动力,一边与凌钥较劲一边用另一只手臂的刀刃斩下。

    凌钥感觉就像抓住了暴走的机器,对方激烈挣扎着,几乎就要反过来把凌钥自己掀翻!不过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闷哼一声突然发力,左手抡圆了手提包当作战锤砸开敌人的斩击。

    看上去身材纤细,但全身金属制造的机器人有着相当程度的重量。凌钥清楚地感受到这点,对于他而言,和这帮家伙近身肉搏是最糟糕的选项。

    而不幸的是,因为之前的动作,凌钥已经往前走了几步,不再紧紧依靠墙壁。此时几乎可以说是腹背受敌!

    已经有机器人战士无言地高举刀锋,凌冽的锋芒直刺凌钥后背。

    这一瞬间,凌钥眼神突然变得无比专注,右手依旧死死抓住那个机器人,同时右脚用力踏地,就像是要踩进地砖里似的。

    事实上他的右脚也确实陷进了地砖,厚实的靴子底部弹出六根钢钉,牢牢地抓住地面。从靴子到小腿、大腿、脊背、手臂,最后联通右手的“巧匠”,一套简洁而精巧的外骨骼支架悄然附着在他的右半身。

    “辅助支架——稳固工作台!”凌钥唇间吐出几个字,“……重锤锻机!”

    齿轮系统高速运转,输出汹涌澎湃的动力,凌钥全身发力,通过辅助支架的放大,竟然一把将沉重的机器人抡了起来,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轰!”机器人像是一只重锤,挂着风声重重砸在凌钥身后另一侧的敌人。

    一时间,零件和装甲碎片四处溅射。四射的电火花点燃泄露出来的机油,这两具机器人腾的一声燃烧起来。

    周围的其他机器人仿佛被这突如其来地一幕惊呆了似的,原本井然有序的攻势甚至出现一瞬间的停滞。

    凌钥抓会,再次抡起已经破破烂烂的机器人“大锤”,以右腿为轴横扫千军!

    砰!他手中那倒霉的机器人重重拍在墙壁上,手臂关节终于不堪重负地断裂脱落。

    凌钥身边也被扫出一块暂时的空间。

    “这就足够了。”凌钥随手扔掉了机器人的断臂。左手也放开那从不离手的手提包。

    在机器人战士们再次冲上来之前,凌钥又一次把手伸向身后。

    紧接着,手中出现一个长度将近一米,宽度十厘米的古怪刀具。

    铮!随着少年伸展开手臂,按动某个开关,原本反切的刀刃一下子弹出,与下面的刀柄构成类似“7”的形状——这是一柄镰刀,刃长一米的大型镰刀!

    紧接着,刀柄部分也接连向后弹出两段,最终长度达到两米七左右。

    长镰刀,凌钥本人身高一米八以上,绝对不能算是身材矮小,但是扛着这柄镰刀时,给人感觉还是像一个孝子在玩弄大人的武器。

    “死神镰刀”,凌钥的近战武器,理所当然也是他自己设计打造的。本来只是被他开玩笑地取了这个名号,但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人能理解他玩的梗,于是这个名号反而被老师她们认定下来,凌钥再想改已经来不及了。

    呼,呼,呼……凌钥游刃有余地挥舞着巨大的镰刀,然后搭在左肩上,仰着头俾睨眼前所有敌人。

    “收割的时候到了!”

    死神镰刀的特性是锋利,擅长斩断。凌钥设计之初便极端强化了它的切割撕裂属性。这把武器的存在意义就是所谓的“割草”,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单兵实力不强却数量众多的小喽啰的。

    亮出这把武器,就意味着凌钥准备开无双了。

    值得一提的是,“巧匠”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放大凌钥右手的触感——即强化他的“炼物法则”的感知能力。借助了超声波探伤技术,使凌钥可以清楚地“看到”所碰物体的材质和内部结构,以及其中存在的缺陷。

    无论检修作业还是用来攻击敌人的弱点,都是很实用的功能。

    刚才的一番搏斗中,凌钥已经探明了这些机器人的弱点。确定它们所用的材料基本上都挡不住自己的镰刀。他伸出手指抚过刀刃,褪下一层透明的薄膜,在这之下,才是真正锋利的刃,凌钥借助不科学的炼金技术打造的“单分子刃”——这是凌钥自己理解范畴内最锋利的物理刀刃了。

    所有条件已经全部具备,切割作业现在开始。

    凌钥挥舞起手中的长镰刀。他完全无视面前的敌人,不管它们是靠近还是后退,凌钥只顾自己向前。按照平时练习的动作,或者说是“舞刀表演”时那样,无比娴熟地高速挥动镰刀。速度越来越快,周围产生的气流甚至吹灭了旁边的火焰。

    脚边的地面被撕开无数裂痕,凌钥此时就像是裹着一层刀刃风暴向前走。

    终于,第一个目标被卷入“风暴”,然后响起短暂而干脆的割裂声,钢铁之躯眨眼间化作无数碎块被远远吹开。紧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凌钥无视敌人的一切举动,只自顾自地挥舞镰刀,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走去。他不需要思考如何迎敌,只要这么挥舞下去就行了,这就是死神镰刀的正确用法——“死亡乱舞”。

    为此,凌钥曾经专门用了一整年时间来强化学习如何“挥舞镰刀”。

    除非敌方有足够实力的强者挡下他的镰刀,否则这场死亡的风暴将不会停下。

    若是正常生物,面对凌钥这招时肯定会很快就会被杀到士气崩溃,然后抱头鼠窜了。但此时此刻,敌我双方身处密闭房间之中,根本无处可逃;而且机器人战士也不懂得何为畏惧,一个个反而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冲进这部粉碎切割机中。

    铮~一直势如破竹的镰刀终于被挡住。机器人战士们也不愚笨,它们使用自己身体最坚硬的部分——刀刃来阻挡切割。终于在接连切到第六把刀的时候,凌钥的长镰刀被拦了下来。

    其余机器人战士一拥而上。

    凌钥挑起眉毛,手掌轻微地挪动,“巧匠”和刀柄的特定位置嵌合,齿轮系统接通。

    嗡……镰刀刀刃突然产生高频震荡,火花四溅中将阻挡它的刀刃和敌人一同撕开——敌人身上的断面再无之前那般光滑如镜,反而更像是被某种凶兽暴力撕裂的一样粗糙。

    同时,镰刀刀刃进一步弹开,角度几乎于刀柄水平,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反刃的偃月刀。

    “死亡圆舞曲!”

    招式名字很霸气,但实际上很没有技术含量——凌钥抡着镰刀在身边画出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圆形,撕开这一波靠近的所有敌人!

    然后,“死亡乱舞”再次展开!

    敌人没有给机器人战士配备远程攻击手段这点极大地方便了凌钥的作业效率。

    ……

    很快,凌钥的战斗结束了。他停下手中动作,收起镰刀。

    然后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刀刃部分:“啧,又要换刀刃了……这一仗有点亏了。”

    握着镰刀向背后探去,然后收回武器。凌钥又回头捡起地上的手提包,开始审视自己的战场。

    遍地残骸碎块——因为“死亡乱舞”一旦展开,就连凌钥自己也不可能控制住它的威力。计划中“活捉”几台完整机器人回去研究的部分看来是破灭了……现在最多只能捡几块还算完整的零部件吧?

    “唉……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凌钥一边自我检讨,一边那地搜索起还有价值的部件。

    值得庆幸的是,战斗刚开始时,被凌钥用“重锤锻机”当锤子甩的那一台机器人,虽然外部装甲已经扭曲变形惨不忍睹还断了条胳膊,但是基本结构还保存完好,包括最初被它砸倒的那个也大致完整,让凌钥多少算是达到了预期目标。

    打开手提包,把这两台来之不易的“幸存者”塞了进去。然后,发现周围的墙壁还没有消散的意思,凌钥本着节约资源的意识,继续埋头收集起了还可以利用的零件。

    而在外面,其他人的战斗早已经结束了。老实说这一关的难度不大,讨伐队的损失也很轻微,只有五个人受了轻重不等的伤势——都是不擅长近战的家伙。

    最让人揪心的就是凌钥这边了,毕竟他对付的机器人战士数量最多。其他人解决了各自的对手之后,开始攻击凌钥所在房间的墙壁,试图进入帮忙。

    不过墙壁的强度似乎也跟里面的机器人数量正相关,破墙的工作进展地很不顺利。直到最后老戴克出关,才三刀砸开墙壁。

    然后,外边的人们就被眼前见到的一幕惊呆了——遍地的机器人碎块,连残骸的程度都算不上,没有一个完整的机器人!

    而凌钥,那个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少年却安然无恙,浑身上下连衣服都没什么皱纹。

    此时,这个少年正兴致盎然地躲在地上翻捡着破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