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地上二层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薪火骑士团的火炬,具有‘希望’和‘修复’的神奇力量!”老戴克神色严肃地说道。

    艾俄洛斯不禁咋舌:“这么说……如果去晚了,我们面对的就可能是一位魔王?”

    “那倒不至于,毕竟只是曾经进行召唤仪式的整块恶魔水晶的一块碎片……但是依靠它蕴含的魔力,弄出一个货真价实的万夫长级大魔还是很有可能的。”

    “天哪,真是最糟糕的消息了!”金发帅哥忍不住扶额呻吟起来。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面对的是万夫长还是魔王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反正都打不过,横竖都是一死而已。

    “那帮该死的叛逆!”众人纷纷破口大骂。但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只有拼命去当一回救世主了。

    只有那个灰袍人,似乎完全没有在意接下来的战斗,一个人痴迷似的继续研究着升降机的结构。

    老戴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之前因伤提前返回的五人组也终于回到地面一层的大厅。

    “总算出来了,楼梯真tm长!”一个大腿中了一刀的冒险者咒骂道,“老子诅咒设计这条楼梯的家伙!”

    “行了,赶紧回去吧。通知营地留守的兄弟们注意留心敌人的增援或者逃窜。”一个护卫队成员牢记老戴克的命令,带头走出。

    走出两步,他突然停了下来,后面那个瘸了腿的哥们一头撞上。

    “搞毛啊!”他抱怨着。

    “等等,不对劲!”那个护卫队员拦住了其余四人,“有没有觉得大厅里少了什么?”

    “有什么?之前不就是一个空荡荡的……”

    突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久前被他们打倒的那堆白骑士铠甲不见了!

    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席卷五人心头。

    当心!护卫队员想要发出警报,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视线翻滚中,他看到一具无头的身躯正慢慢倒下。阴影中,魁梧的白骑士铠甲再次挥起门板大剑,面甲的缝隙之下闪耀着两点幽幽蓝光。

    然后,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他的意识,一切都随之远去……

    白骑士铠甲展现出压倒性的实力,眨眼间将五人尽数斩杀。

    呼!

    白骑士铠甲用力挥舞大剑,狂暴的剑风吹散了沾染在剑刃上面的血迹。脚下是几具破碎不堪的残尸。

    白骑士铠甲挺拔身姿,仰头看向上方。之间其胸甲右侧原本的绘有纹章位置,此时却镶嵌了一块熠熠生辉的深蓝色水晶。

    水晶突然闪耀出更加旺盛的光芒,白骑士铠甲双手握剑,然后呼啸着向天花板斩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好像整座堡垒都震了一下。

    伴随着这道震颤,升降机抵达了终点。

    老戴克一行人刚离开升降机,平台就迅速运动到另一侧,为接下来的平台留出空间——这个时候,在下面战斗的护卫队小队已经结束战斗开始上升。

    这里是堡垒的地上第二层,这一关的敌人不多,只有三台大型人形装甲,体型跟下面的诅咒之铠差不多,但这一次却是纯粹的魔导机构驱动的铁魔像。

    这是很高级的魔法造物,在魔族大军中,也经常被当作主力战斗单位部署。

    数量虽然不多,但是这一层的空间也比之前的几个大厅要小很多,所以三台铁魔像就把前路堵得严严实实。

    堡垒的第二层和第三层其实是直接贯通的,正中间的位置是一个高高的穹顶,透过顶部的玻璃苍穹可以看到外边的天空。

    在穹顶之下的最高处,就是堡垒的标志性图腾——火炬。

    这座堡垒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支火炬才能在这深入荒野的地方屹立不倒。

    如今,荒废了二十年之久的堡垒中,火炬正熊熊燃烧!一点深邃的幽蓝色隐约从火焰里透出。

    而通往上面火炬平台的走廊,还在三楼。

    “还等什么?”范利招呼一声,双剑出鞘便向前冲去。

    同时,艾俄洛斯也拔出魔剑迎向另一头魔像。其他冒险者叫嚷着和剩下的那台魔像厮杀在一起。

    老戴克提着大刀却没有上前战斗,他的关刀和招式在这片狭小的空间里似乎有些施展不开。

    凌钥也对面前的一团混战有些头疼,一时不知该做什么。

    这时,升降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下面的护卫队成员也上来了。

    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全员无伤,而且如此高效就解决了二十四具具备百夫长级战力的诅咒之铠。

    全副武装的护卫队战士们登上二楼,然后毫无征兆地向灰袍人扑了过去!

    这也是老戴克早在下面部署战术的时候就暗中下达的指令。从一开始,这个资深猎魔人就没有信任过对方。

    不管这个灰袍人到底是不是心怀鬼胎,或者干脆就是敌人派来的诱饵,至少先拿下他再说。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这个“向导”了,而且接下来的大战也不容许出现任何不可控元素。

    但是,扑上去的护卫队员却只抓住了一件灰袍。

    “嘻嘻。”空气中留下戏谑的笑声,不同于之前一直听到的隔着面罩的沉闷嗓音,而是清幽且极具魅力的女声。伴随着这阵戏谑的轻笑声,一道妙蔓的身影从旁边掠过,纵身跃入升降平台的深井之中。

    老戴克见状,也不再强求追击,做了一个手势。护卫队中走出两个人,吟诵着低沉的咒文将旁边石壁扭曲,进而彻底封死了升降机通道。

    “这里的魔像,你也要收集研究吗?”老戴克一边向前走去,一边问凌钥。

    “不,我对于魔法什么的无爱。”凌钥耸耸肩,虽然他能够仿制出具备施法效果的道具,但却始终无法理解和接受法术体系的存在。像地下一层的机器人,基本都是机械和电器传动的,所以他才会收集起来进行研究。

    “那就速战速决吧。”老戴克提起大刀,如同一头猛虎杀进战局。

    只一刀便将一具铁魔像劈成两半!

    随着战斗的进行,遇到的敌人不断变强,老戴克也逐渐将气势拔升到巅峰。他手中的斩魔刀越来越重,越来越霸道,此时已然有丝丝血气缠绕在刃口。仿佛洗去铅华,逐渐露出“斩魔刀”的真正样子。

    另一侧,同样狂暴的气息传来,暴躁的雷火大剑更像是一门大炮,把艾俄洛斯对面的魔像炸得粉碎!

    不久之后,范利那边也结束了战斗。相比之前两人,他的战斗就朴实多了,没有气势磅礴的大招,没有华丽的声光效果。面对体型庞大的铁魔像,他手中的两把短剑显得有些无力。

    但是范利大叔以惊人的速度游走在铁魔像身边,短剑以同样惊人地效率和精准度攻击着目标的每一个角落,最终成功切断了铁魔像的所有关键符文和装甲下面的魔力通道。

    如果说老戴克和艾俄洛斯两人时实力碾压了各自的敌人,那么范利大叔完全就是戏耍玩弄对手,始终都透着一股游刃有余的从容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