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决战,魔法师进化!
    老戴克目前率领的这支队伍,虽说是临时平凑出来的“杂牌”,但说真的,要比拼高级战力的话可是一点也不吃亏。像在地下一层的机器人军团,才能凭借数量优势给他们造成一点干扰,但是接下来的那种数量有限,个体质量却被提高的敌人,反而更加容易解决。

    二层的三座铁魔像很快被击溃,不用老戴克下令,所有人都自觉向楼上杀去。最后的敌人就在眼前,他的邪恶阴谋也就在眼前进行,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这已经不是任务或者义务了,而是每个人切实的生存**——如果真的让敌人的仪式成功,召唤出什么东西,在场的恐怕没人可以全身而退!

    刚一冲上三楼就能看到火炬的主体。与其说是火炬其实更像一个“火坛”,是一个直径达到五米的巨大火堆正在熊熊燃烧。

    火炬还要在更上面一些的平台上,如同祭坛一样的平台距离地面还有差不多二十级台阶的距离。此时可以看到祭坛上,甚至整个第三层都一片空旷,除了跪倒在火炬前的一个黑袍身影。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黑袍人就是讨伐队最终的敌人——铠甲收藏家了!

    传说中黑暗一方的大佬,此时正安静地跪坐在火炬前,背对着他们。

    光看背影,就可以感受到一股桀骜不驯的大佬气势。不过讨伐队中的冒险者都是一群务实的好汉,对敌人有意无意间营造出来的庄重肃穆氛围根本不予理会。

    眼看敌人背对着自己,本着先下手为强,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精神,冒险者们毫不犹豫地发动突袭……

    话虽如此,但由于距离黑袍人还有一段距离,真正能够出手的只有国字脸一人而已。

    拈弓搭箭,这么一点距离对一位资深弓箭手来说已经没有瞄准的必要。眨眼间,弓弦一颤,利箭化作黑影飞射而出。

    但是在黑袍人背后不远处,箭矢撞上一层无形的屏障被弹开。与此同时,黑袍人侧身抬手,还以一道更加粗大的黑影。

    众人下意识地感觉危险,纷纷向后退去。只有顶着塔盾前进的胖子反应慢了半拍,还顺着惯性继续往前冲。

    咚!一声闷响,胖子连同手中的塔盾一起腾空,倒飞回来。顺便砸倒身后的瘦子兄长以及其他一大片人。

    这时人们才看清敌人发射的东西竟然是一支粗壮的短柄标枪!敌人黑袍之下伸出来的也不是手臂,而是一架机械结构复杂的大型弩机。

    还击之后,床弩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变形——机械结构收束折叠,最终变成了一条手臂的样子。

    这是敌人的机械手臂……不,应该说这个黑袍人本身就是一个机械傀儡吧!从掀起的袍子底下,露出的全是金属光泽。

    “不要吵!再等等,祂就要降临了。”黑袍人依旧没有回头,金属质感的嗓音透着一丝狂热。

    火炬之光愈发明亮,同样的,火焰中的幽蓝色水晶也更加醒目。

    “哼!你就是用这幅躯体来迎接自己的主子的吗?”大声嘲讽着,老戴克毫无顾忌带头向祭坛上冲去。

    所有人随之发出决战的怒吼。然后突然间感到脚下一滑,近三分之一的人跌倒一路翻滚到台阶最下面。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脚下的台阶上竟然布满了厚厚一层油脂!泛着惨绿色光泽的迷样油脂散发着惊人作呕的气味,那些摔倒的人满脸厌恶。

    但很快他们就没有恶心厌恶的心情了。

    “是油腻术!”马上就有人认出了脚下的东西,这是一个很经典也很常见的法术……当然在魔法体系中也有对应的存在。

    现在他们所见的这个就是魔法效果了。

    魔法师也从另一个角落里现身,口中毫不掩饰地大声吟唱着拗口晦涩的咒文。

    讨伐队中没有魔法师,甚至没有一个专业的施法者,自然也没有人对魔法有所研究。但是此刻,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魔法师正在施展的是什么魔法……

    甚至不用刻意去体会空气中凝聚而来的火元素,油腻术之后接一个火球术或者其他什么火系效果攻击可是最经典的战术啊!尤其是眼下这种空间有限,还有一段楼梯的地方,敌人这个简单的魔法连击简直令人无处可逃!

    讨伐队里没有专业施法者这个弱点再次凸显出来。

    凌钥已经从手提包中摸出了一支试管,然后迅速环顾四周。虽说没有施法者,但多亏了队伍里都是技艺高超的武者,目前都能在油腻的地面上保持平衡,摔倒的人也都爬了起来。

    “所有人听我口令……”凌钥大声喊道,“三,二,一,跳!”

    同时一把将手中试管砸在地上。这一管就是所谓的“寒冰药剂”,一瞬间升起的白雾迅速贴着地面扩散,很快淹没整个阶梯区域。

    众人落下时,都感觉脚底一麻——被冻得发木。同时可以听到一阵冰块碎裂的声音。

    脚底的油脂层被冻结起来,覆盖上厚厚一层冰壳。

    急剧降低的温度以及蔓延的寒气有效限制了火球术的威力。打破一块冰层之后,敌魔法师的火球只来得及点燃一小块油脂,然后很快就熄灭了。

    “走走走,快走!”人们抓住时机,很快通过这片冰冻的油脂区。

    众人气势汹汹地向火坛跑去,这时,那个魔法师也向这边冲了过来。

    近战法师?冒险者们有些惊讶,只听他怪叫一声,身体像是弹簧一样腾地跃起,然后翻身踩着天花板借力俯冲而下,目标竟是人群最后的凌钥!

    魔法师如同利箭一般向凌钥射出,同时笔直地探出右手——却是一只寒光闪烁的钢铁利爪!

    凌钥马上想起来,这个家伙就是昨天他们遇到的那个魔法师了,他的右手被范利斩断,后来铠甲收藏家说过会给他接一条新的……看来就是这条金属义肢了。

    或许是因为换了新装备的原因,这个魔法师竟然也开始近战了?凌钥心中诧异,但是敌人飞扑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也只来得及在心中吐槽一句。

    身体的反应却慢了一拍,仓促之下凌钥只得抬起左手,用手提包作紧急格挡。

    锵!凌钥成功挡住敌人的攻击,但还是被那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后退几步,身形不稳。

    在凌钥一时分心保持平衡的时候,死死抵在手提包上的利爪突然向前弹出一截,尖锐的铁刺在手提包边缘擦过,扎入凌钥胸口。

    刺破衣物、皮肤,所幸伸出的长度有限,没有伤及内脏。

    鲜血流出,凌钥身上又一枚护符被激发。无形的力量猛地弹开,将魔法师击退。

    但此时,敌人表现出远超一个法系职业的身体素质,仅仅倒退两三步之后,竟然强行抵抗住护符产生的斥力。右脚猛地发力,踏破脚下靴子露出同样泛着钢铁色泽的机械脚掌,尖锐的脚爪牢牢抓进地面,然后嘶吼怪叫着扑向凌钥继续攻击!

    凌钥脸色数变,连连后退。作为制造者,他很清楚这枚护符的力量——即便是一名战士也很难抵抗这股力量!

    事出反常必有妖!凌钥垂下右手,拔出短管猎枪。同时急速后退,虽然敌人是个魔法师,但从眼下的局势看来,还是跟他保持距离比较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