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钢铁魔法师
    凌钥不断后退,但是魔法师却不依不饶地朝凌钥扑来,依靠钢铁脚爪抵抗着斥力,一边嚎叫一边挥舞着利爪。

    与此同时,他的脸却看向身后另一个方向——几乎扭过一百八十度,朝着背后刚才被他跳过的其他讨伐者们。凌钥听见,在狂乱毫无逻辑可言的嚎叫中,隐约还混杂着另一个低沉含混的声音……

    高速吟唱!凌钥马上回忆起昨天的战斗,当时也是这个家伙在用同样的超魔技巧施法,只不过当时他的声音很大,不像现在这样低沉得几乎听不到。

    但是……一边进行激烈的身体对抗,一边还能保持施法状态,这个魔法师真的能做到吗。

    看着一路踉踉跄跄,恨不得连双手也一起用上,像野兽一样爬过来的敌人,凌钥很是怀疑。

    但马上,一声尖锐的叫声压过之前的嚎叫嘶吼,空气中魔力激荡。在他身后,老戴克他们一行人的脚下地面再次发生变化。

    这次不是油脂,而是一大摊烂泥地,泥浆、脏水、腐臭……这是一片沼泽地。

    泥沼术!又是一个非直接攻击魔法,但在乱斗中却格外有效,尤其是在这种小规模的混战中。

    魔法师再一次成功限制住人们的行动。这次就算凌钥的寒冰药剂也帮不上他们了——沼泽地中根本无法起跳,会把他们一起冻起来的。更何况,这种地形恐怕连装寒冰药剂的试管都摔不碎吧?

    随后,整个二三两层的各个阴暗角落里,爬出无数只金属六足蜘蛛形傀儡。密密麻麻地向深陷泥沼的人们包围过去,看得人头皮发麻。

    尽管被叫做“铠甲收藏家”,但敌人的真正职业却是傀儡师,而且是一个高级傀儡师,只不过因为实力太强大,达到开宗立派的等级之后,原本的绰号反而更加响亮,所以才有了铠甲收藏家这个人物的存在。

    他擅长使用各种各样的铠甲作为战斗手段,但是其能力的主要构成却依旧还是傀儡术。而所谓的傀儡自然不会仅限于人形铠甲。

    这种昆虫类型的傀儡是最简单基础的型号,可以流水线大规模制造。当数量达到一定水准之后,这就成为铠甲收藏家的又一大绝招。

    尤其是对付深陷泥潭,活动受限的敌人时。

    讨伐队不得不在距离目标咫尺之处再次陷入混战。

    黑袍人——铠甲收藏家的分体发出一声冷笑,转回头去继续注视着火炬和水晶。

    完成了阻滞讨伐队的目标之后,魔法师将头转回,朝着凌钥的方向。兜帽底下两道怨毒的目光刺来。

    “杀了你!杀了你!杀死你!都是因为你……”嘶哑着嗓音散发出最恶毒的诅咒。全部精力集中过来之后,魔法师竟然完全抵消了护符的斥力,全身发出咔咔声响,坚定不移地扑了上来!

    轰!凌钥抬手一枪轰出,对方竟不闪不避,只是侧过身体,用钢铁的右手作粗略阻挡。

    密集的弹药打在魔法师身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枪口吹起的风暴撕开敌人的兜帽和斗篷,露出底下骇人的一幕——他的半个脸颊,半个头颅……他的整个右半身都变成了机械结构。

    昨天才见过的魔法师竟然被改造成了半机械傀儡状态!齿轮、螺丝、钢铁支架以及各种金属管线粗暴地镶嵌在他的身体中,连接处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他狂暴的行动间,机油混着人体组织液渗出,齿轮摩擦着骨骼吱呀作响。

    凌钥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眼前这个魔法师,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怪物了!铠甲收藏家显然不只是为他装了一只新胳膊那么简单,而是将他整个人都变成自己的傀儡。此时的魔法师就像是半具人体和半具机械傀儡粗暴拼接起来的产物,这残酷的改造手术恐怕已经摧毁了他原本的神智。

    他已经不能算作人类了。

    “都是因为你!”冲到凌钥面前含混不清地咆哮着,右手利爪凶狠挥下。

    凌钥不得不往旁边闪躲,再往后已经没有路了。

    “还真是欺软怕硬啊。”凌钥嘀咕着。虽然昨天的战斗中,自己确实给魔法师完成了不小地麻烦但。说实话,那场战斗真正的主力是范利大叔吧?砍掉他手臂的也是范利大叔。

    但此刻,魔法师却只盯着凌钥来复仇……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是绝对打不过范利的。

    “但你真以为我就是好欺负的么!”凌钥举枪对准敌人。

    轰!一枚火球爆炸,打飞了凌钥手中的猎枪。不知何时敌人竟然准备好了火球术!

    此时,剩余的四枚火球也连珠般袭来。

    该死!凌钥顾不上捡回被打飞的短管猎枪,急忙向旁边翻滚躲过火球术轰炸。

    抬起手提包充当盾牌,挡下爆炸余波。

    这是什么情况?哪里来的魔法?法术默发还是法术瞬发?

    凌钥抬头重新端详敌人。不,那是机器人心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遭到改造之后的魔法师同时具备了近身战斗和施法的能力,而且可以互不干涉。就像是两个意识控制一个躯体一样!

    难怪他可以一边死缠烂打,一边还能维持施法状态。

    “没事吧少年?”后面传来范利的声音,“等一下我就去帮你!”

    凌钥回头瞥了一眼,后面众人正在跟泥沼术和机械蜘蛛傀儡艰难搏斗。

    “不用!”他果断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这边我能搞定!”

    “死吧!”魔法师癫狂地笑着扑了过来。

    凌钥一跃而起,也用手臂迎了上去。

    锵~

    魔法师锋利无比的利爪竟然被弹开——此时凌钥的右臂也包裹着一层钢铁的外壳,和对方一样发出咔咔声。

    巧匠!凌钥不再畏惧敌人的利爪,开始主动向前进攻。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机械傀儡,作为造师,看老子怎么拆了你!”

    一边是金属手甲,一边是手提包。凌钥凭借这两样奇门兵器瞬间扳回局势。

    哪怕经过改造,敌人本质上还是一个魔法师,之前应该从未接触过近战搏斗。但凌钥在新兵营里接受过全套的格斗训练,两者高下立判。

    再加上“巧匠”的特性,凌钥借助其中内藏的小工具,竟然真的成功拆掉了对方的两根爪子。

    见势不妙,魔法师仅存的思维能力或者说是本能让他改变了战术,一边继续与凌钥缠斗,一边开始低沉地吟唱起来。

    不过这一次,马上就被已经看破对方手段的凌钥注意到了。

    随着敌人的咒文吟诵,凌钥口中也传来了深邃的音节——他也低声吟唱起一支古朴深邃的曲调。

    凌钥的颂曲与敌人的咒文吟唱很快交融,就像两只曲子互为和弦,交错着螺旋上升。

    渐渐的,凌钥的颂曲占据了“合唱”的主导,随着他的一声断喝,魔法师的咒文吟唱也被迫中断!

    施法被迫中断,精神力反噬。魔法师痛苦哀嚎,仅剩的那只正常眼睛顿时充满血丝,之后血液流淌下来。

    凌钥马上抓住机会,脚底靴子弹出金属短桩扎进地面——“稳固工作台”!

    镶嵌在手甲背部的齿轮高速旋转起来,发出的音调陡然升高。

    弹簧重击!齿轮系统呜呜的运转声中,铁拳呼啸而出,狠狠轰中敌人的利爪。

    顷刻间,魔法师的钢铁利爪支离破碎,零件和碎片到处乱迸。这一拳蕴含的庞大力量还顺带着“撕扯”掉他的一部分身体……机械部分。

    这一拳的威力,简直就像重炮轰击!魔法师被这股冲击力带动,一边旋转一边后退,还一路掉各种零件碎片。这个浑浑噩噩的家伙被打蒙了。

    凌钥并不满足,对待敌人永远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手下留情!

    伸手朝敌人一指,巧匠五根手指的“指甲”顿时被弹射出去,后面连着长长的钢丝。

    这五根钢丝迅速缠绕到敌人身上,“指甲”也成为精巧的锚牢牢固定住钢索。

    呜……巧匠内置的动力系统开始发力,将敌人一把拉了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魔法师依旧保持着“冷静”,右手被破坏,他便抬起同样是钢铁利爪的右腿顺势朝凌钥飞踢过来。

    凌钥解开钢索,然后一把抓住踢过来的右腿。

    “重锤锻机!”一声低吼,在辅助支架的帮助下,凌钥抡起敌人重重砸在地上。

    魔法师发出刺耳的尖叫,被改造之后的身体似乎更加坚韧,虽然又掉了不少乱七八糟的零件,但总体结构还能保持完整。他挣扎着想要反击。

    凌钥不留任何机会,再一次抡圆了拍到另一侧地面……

    如此三次,即便是真正的钢铁傀儡也要散架了。

    “小哥,这边!”艾俄洛斯这时大声感道。

    凌钥心领神会,再次发力把手中的敌人朝那边扔了过去。

    就在凌钥与魔法师战斗的时候,其他人也解决了泥沼术的问题。讨伐队中虽然没有专业施法者,但还是有两个护卫队员具有施法能力的——就是刚才变化墙壁封锁升降机平台的那两个。他们只会一种法术技巧,就是地形变化,本来是为了搭建营地更加方便才选修的技能,不过此时面对泥沼术也发挥了奇效。

    他们重新将地面变硬。脚踏实地之后,讨伐队的人终于能够发挥出正常实力。那数量众多的机械蜘蛛傀儡被几下打倒,然后被大家聚集到一起,准备让艾俄洛斯用魔剑一招解决。

    正好,凌钥也把傀儡魔法师扔了过来。

    空气中,艾俄洛斯的魔剑体积暴涨,变成雷火巨剑。隆隆声中将这堆傀儡烧成一滩熔融金属。

    范利大叔眯着眼睛用短剑轻挑,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两个完整的蜘蛛傀儡抛给凌钥。

    “呦!这个也可以研究一下呢。”

    凌钥无奈苦笑着接过,简单检查一番确认没有什么追踪、自爆之类的机关之后,也不推辞,直接收进手提包中——当然,先用钢索给捆了起来,就像绑大闸蟹一样……

    接下来,通往火炬祭坛的前路豁然开朗,再无半点遮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