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复生的大BOSS
    二层的地面再次剧烈震动,随即天崩地裂一般,人们的实现中只看见幽蓝色的弧月斩势如破竹,甚至劈开他们所在第三层的楼板再一路向上,最终一举撕破头顶的穹顶!

    当即有三人躲闪不急被这道浩瀚剑气波及,斩成两半!

    紧接着只听呼啸声起,有个白色身影从二楼地面的破洞中跳了上来。

    凌钥顿时面色苍白,伸手用力捂着心脏大口喘息。

    “糟糕,这个感觉……不会错的!我们就要完蛋了!”

    恐怖的气息席卷全场,虽然还没有看清来者究竟是谁,但是那股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气息让所有人为之胆寒。不仅仅是凌钥,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慑得动弹不得。

    对讨伐队中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此生从未遇到过的强敌。

    只有寥寥两人未受影响,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快逃!”范利大叔喊道,“这是万夫长!”

    老戴克一刀砍在旁边的墙壁试图砍出通道,轰响声中激起大片碎石,但整个墙体却依旧坚固……天知道下面那个活生生打穿楼板的家伙有多大力气!

    毕竟这里是一座军事堡垒,还是当年薪火骑士团建造的,建筑本身的强度堪称变态级别!

    否则,以老戴克的实力,哪里还要老老实实地绕一大圈爬楼梯?直接劈碎楼板上来了,就像下面那个家伙一样。

    现在,所有人都被困在这里了……唯一的出路,只有上面的穹顶。

    但前提是,他们能够从突然出现的万夫长级怪物手下找到机会。

    被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所笼罩,人们浑身僵硬动弹不得——没有类似经历的人在第一次遭遇这种等级的存在时,都不可能有更好的表现。

    短暂的死寂之中,凌钥却已经咬着牙做出了应对。将手提包举起,一条绳索射出,牢牢钉在穹顶之上。

    “没有过面对万夫长经历的人,马上离开!”面色苍白,凌钥强忍着自己一个人先逃走的冲动,将绳索的另一端狠狠固定在地上。

    虽然下面那个怪物还未露面,但凌钥已经感受到那股直面死亡的恐怖,就像曾经在丛林里遭遇过的顶级掠食者。你心知绝对无法逃过它的猎杀,只能闭眼等死……

    或者奋起反击!

    滚滚烟尘中,那道白色身影再次跃起,重重落在三楼的平台。

    “白骑士?怎么回事!”马上就有人认出来。

    在楼下大厅他们最初打倒的怪物,竟然又“复活”了,而且变得更强,从之前的百夫长层次一下子跨越两个层级,达到万夫长!

    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荒诞而可怖的噩梦!

    “快走!不要再愣着了!”范利大叔怒吼道。

    其他人这才回过神,行动最快的是艾俄洛斯和奇葩兄弟中的瘦子兄长。他们两个都没有使用凌钥搭建的绳索,一路飞檐走壁就上去了。其他人也各施神通朝头顶的那条生路涌入。

    相比之下,旅者护卫队的人就没那么多手段了,老老实实地借用绳索逃生。

    新生的白骑士铠甲自然不可能放任他们逃走——实际上在来到三楼的同时,它就开始了攻击。

    只不过,老戴克及时顶上去,用手中关刀挡下了它的门板大剑。

    此时的老戴克须发皆张,如同一头愤怒的雄狮,悍然与白骑士铠甲正面对斩!

    原本只是一个健壮的老人,现在全身肌肉爆炸,身高暴涨到两米以上,虽然比起白骑士铠甲还差了一点,但那股磅礴的力量感却丝毫不落下风。

    凌钥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类能够如此直观地表现出这种狂野,就像一头人形大魔!

    多亏了老戴克挡住敌人,讨伐队的其他人才得以抓住机会向上逃亡。

    “啧,跑得真快!”看到冒险者们各显神通的逃命动作,凌钥不禁咋舌感慨。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看不起他们,凌钥知道,自己才是最想逃走的那个人……

    将黄铜齿轮握在手里,神经质地飞快拨动着。

    “这也没办法,以这支队伍的配置最多也只能讨伐千夫长级别的恶魔而已。”范利大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把凌钥的思维一下子从意识深处拉了回来。

    “什么?”他下意识反问道。

    “就是说,如果不考虑你我以及老戴克本人和艾俄洛斯,这支队伍的实力最多只能面对一头魔族的千夫长。”

    “哦,不过别把我也算在里面。”凌钥干笑着说道,“我对万夫长可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我看你很镇定嘛。”

    “是吗?那就好。”凌钥耸耸肩,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毕竟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让恐惧占据你的内心……至少表面上要如此。而且,这种情况下,逃跑并不是太明智的选择。”

    说着,就看到白骑士铠甲转过头,从面甲眼部缝隙中射出一道扁平的幽蓝色射线,横扫而过!切过那些还在墙壁上艰难攀爬的人,就连凌钥布置的绳索也被切断。

    除了速度最快的瘦子兄长和艾俄洛斯,没有人来得及爬到顶部。人们不是被直接杀死,就是从半空摔下来……

    不,还有一个例外。胖子弟弟因为把大盾背在背后攀爬,竟然挡住了扫过他的射线,得以继续向上和他的哥哥汇合。

    战斗也愈发激烈,白骑士铠甲和老戴克之间剑气纵横刀风四溢。仅战斗的余波便撕碎周围的一切,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一层的楼板就会被他们打碎掉下去!以这个趋势,就算是堡垒坚固厚实的墙壁也能够轻易打碎吧?

    万夫长的强大显露无疑,那是可以单枪匹马攻破这座堡垒的存在。在魔界简单粗暴的设定中,所谓万夫长就是可以以一敌万的强横存在。单人破军对他们而言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每次万夫长在人间界现身都是一场灾难!

    而与万夫长正面对抗的老戴克,也向那些年轻的后辈们展现了人类的强大,以及他们老一代猎魔人顶级强者的真正实力。

    上衣已经被完全崩碎,露出底下雄壮的肌肉——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小伙子敢说自己的肌肉比老戴克更发达,简直就是钢铁之躯!

    但是在他壮硕的身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最严重的几乎贯穿了整个胸腹,留下一片暗红色的狰狞伤疤。也正是因为这道伤口,让这位曾经的“最强斩魔刀”退居二线。

    此时此刻,老戴克唤醒这具身体的活力,重回自己的巅峰。但是这种状态又能持续多久?

    就算是年轻的时候,自己也不敢说能够百分百单挑战胜一头万夫长大魔。

    战斗节奏很快,虽说双方都挥舞着沉重的大型兵器,但动作却格外迅捷。哪怕每一次碰撞都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力量感,可是在旁人眼中就像按了快进一样。

    刀剑交击的声响接连不断,震耳欲聋!

    在如此高强度的对抗下,老戴克不出意料地很快落入下风。

    “大叔你还不去帮忙?”凌钥着急起来。

    范利把玩着手中短剑:“老实说,我也很少狩猎过万夫长级别的家伙呢……事实上,就连千夫长级别的猎物也很少。”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这个男人的神态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畏惧,他话锋一转,“今天难得碰到这么小只的万夫长,有些手痒啊。”

    双剑在手中哗哗地旋转,范利舔着嘴唇向战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