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环环相扣的绝杀
    “……小哥!凌!你没事吧?”

    艾俄洛斯靠在断墙边喊着,刚才凌钥在耳边一直听到的声音就来自他。

    凌钥看过去,却见这个金发帅哥满脸鲜血地瘫倒在地,一副半身不遂的样子。

    “你……摔得真惨!”凌钥不禁唏嘘起来,他依稀记得,这金发帅哥是逃得最快的那个人,看来还是没来得及离开穹顶就遇到爆炸了。

    “别瞎说!老子给它来了个狠的!”艾俄洛斯咧嘴大笑起来。

    凌钥这才注意到,上一刻还天使降临似的白骑士,此时样子反而更惨了。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翅膀也都断了一半,只剩两截残翼挂在背后,支撑着失去双腿的身躯不至于倒下。

    原来艾俄洛斯第一个跑到顶上,并不是为了逃跑,而是占据有利地形准备大招去了。

    竭尽全力释放魔剑的力量,他直接召唤出天雷地火,在最关键的时刻轰炸白骑士铠甲,并一举重创了二段变身状态的敌人!

    但代价就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枚能量羽毛的爆炸,然后从高处摔落,现在他也暂时丧失战斗能力。

    周身血雾缭绕,仿佛从地狱里杀出来的恶鬼似的老戴克依旧在对敌人疯狂攻击,范利大叔也依旧穿梭在危险的战场中,继续他犀利的剑舞……

    战斗来没有结束!

    不光是那边的顶级大战,周围还有几个傀儡幸存下来,正四处寻找幸存者进行补刀。

    凌钥来不及多想便冲了上去。不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从新生的白骑士铠甲出场的那一刻起,凌钥的脑海就被恐惧笼罩——他害怕强大的敌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害怕自己无法应对的危险。这让凌钥严重缺乏安全感,从而感到极度不安,这种不安全感甚至比未经训练的普通人面对恶魔的感受更加强烈……

    这是凌钥最大的弱点,也是他不愿意成为猎魔人的一个主要原因——他讨厌任何形式的冒险!

    但是此刻,还保存着战斗能力的人只有寥寥数人,如果自己不去战斗的话,那些还只是受伤昏迷的人就会被杀死了!

    和之前不同,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再也不能欺骗自己去无视身边“同伴”的伤亡了。

    “绝对……绝对不能再有人死掉了!”

    收起镰刀,凌钥拔剑。

    “可以的,只是这些小兵的话,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轻声呢喃着,凌钥迫使自己忽略不远处的**oss天使白骑士,“要相信老戴克和范利大叔他们……”

    凌钥挥剑斩下,一记教科书般标准的下劈!

    六个轻甲傀儡,不多时便被凌钥斩于剑下——这种程度的敌人对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但短暂的战斗还是耗尽了凌钥的残存的全部体力和精力。他可以感觉到,背后天使白骑士那毫不掩饰的杀意!但凡老戴克和范利大叔一个疏忽没拖住它,自己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挑碎最后一个傀儡的全部传动结构,凌钥马上转身面对主战场。冷汗浸湿的手紧紧握住剑柄。

    确实,如徐飘老师所说的那样,在战斗中剑绝对不是凌钥的首选武器;但若是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这柄曾经由徐飘老师常年使用的佩剑“小青”,却是凌钥最为依仗的兵器。

    老戴克的战斗依旧刚猛无匹,但现在明显已经后继无力,随时都有可能因体力耗尽而晕厥。届时,单凭范利大叔一人很难对付天使白骑士!

    必须做点什么……凌钥的大脑快速运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集中精神思考。

    “啊!!我的兄弟们!”凌钥身旁传来一阵悲痛的嚎叫声,那个国字脸的冒险者弓手冒险者跪在一具尸体前悲愤痛哭。

    他是眼下少数还具有行动能力的人之一,不过左小腿一截腿骨白碴碴地支了出来,就算能够行动也做不了什么了。

    一开始就说过国字脸是一个冒险者小队的头领,手下有二三十个兄弟。此刻,大爆炸和之前的战斗中,他的手下兄弟全军覆没!

    “为什么?”国字脸大叔仰天长啸,“为什么又全都死光了!”

    突然,国字脸抓起身边的长弓,抽出箭囊里最后一支箭对准天使白骑士。

    “混账!我跟你誓不两立!”

    箭矢裹着无尽的悲愤射出,尽管跪坐在地上的姿势很不利于射箭,但以他精湛的技艺完全可以无视由此带来的误差。

    国字脸还保持着相当的理智,他的最后一箭瞄准了敌人胸口的恶魔水晶——那里才是它的死穴!

    虽然事发突然,但老戴克就像是已经配合了无数次,自然而然地偏过身体让出射击轨迹。同时挡住了门板大剑不让它进行防御。

    叮~轻微的碰撞声传来。

    还不等人们高兴,只见一道深蓝色光幕骤然张开,箭矢以更快的速度原路反射回去,正中国字脸的右胸把他钉在后面的断墙上。

    防御远攻!天使白骑士铠甲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手!不,不是掩藏,只是一直没有人迫使他展现出这一招而已。

    但是,咔嚓……

    天使白骑士后知后觉地低头,看到一柄短剑插入它的胸膛,紧贴着恶魔水晶——却是范利大叔抓住机会投掷的短剑。因为距离太近,触发不了防御远攻。而且从时间上看,范利甚至比国字脸更早一点发出这一击,他精准把握住了时间差。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没能把握住空间上的那一期差距……

    恶魔水晶裂开一条肉眼可见的裂纹,但依旧牢牢镶嵌在铠甲中。

    本体受到伤害,天使白骑士铠甲暴怒了,运起无穷巨力掀翻了老戴克,然后大剑裹着金风朝范利扫去!

    正利用剑柄后部的钢丝收回短剑,范利大叔习惯性的动作使他丧失了躲避时机。

    咣当!大剑正中目标!

    千钧一发之际,范利双剑交叉挡住剑锋。这才不至于被一刀两断,但还是被迫吃下全部冲击力,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倒飞出去,砸碎断墙落下堡垒。

    “冷静,极度的冷静。”凌钥睁开眼睛,波澜不惊。

    他平举右手,手中武器已经换成一把猎枪——不是常用的被锯短枪管的那种,而是完整的长管猎枪。

    瞄准专精的特化武器。

    此时的凌钥高度集中,一切恐惧和激动都如过眼云烟,不能干扰他分毫。

    脑海中回想起新兵营时特邀狙击教官的话——那个传奇的盲人说过。

    “瞳孔,准星,目标,三点一线,世间最朴实的真理!”

    扣下扳机,火光,枪响,命中目标!

    蓝光亮起……

    不用去看结果,凌钥这一枪自信必中。高度集中状态下,他竭尽全力作出闪避动作,以躲避敌人防御远攻反射回来的弹丸。

    随即,左肩一阵剧痛冲上脑海。

    还是被反射回来的子弹射穿了肩胛啊……不过至少比国字脸大叔好多了。

    并且,凌钥的这一枪,是先命中然后再被反弹的!

    凌钥没有直接瞄准水晶,而是瞄准水晶下面一点的位置。铠甲被打得凹陷变形,水晶也因此松动,摇摇欲坠。

    间不容发,老戴克倾尽全力一刀砸下。不在乎是否伤到敌人,只依靠强大的冲击力便震落水晶!

    失去恶魔水晶加持的白骑士铠甲一下子坠落在地,背后残存的能量羽翼也迅速消散。就像失去能源,虽然拼命挣扎,但很快就被老戴克和艾俄洛斯两人收拾掉了。

    这一次,艾俄洛斯不惜透支体力再次召唤魔剑力量,将白骑士铠甲每一个部件都打成不大于巴掌大小的碎片……

    “呸!不信你还能再复活一次!”艾俄洛斯气喘吁吁地坐回到地上,踹开脚边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