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全能型人才
    砰!确认敌人确实再起不能之后,老戴克终于支撑不住,雄壮的神曲直直地向前摔倒过去。

    “呦,干的不错啊!”飞落堡垒之外的范利大叔此时已经借助双剑重新爬了上来,看到战斗已经结束,也精疲力尽趴在断层边缘不再动弹。

    直到这时,废墟的各个角落才零零散散地响起人们劫后余生的欢呼声。

    除了老戴克几个直接参加战斗的人之外,整个讨伐队中其他还活着的不足十人。尽管是胜利的欢呼,此刻听起来却显得格外凄惨。

    “还能动弹的,先救助其他人,看看还有多少生还者!”老戴克翻过身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却没有昏迷过去,反而意识清晰地下达新的指令,“还有,发出信号弹,让留守车队的人过来接应——至少把我们给弄下去!”

    如此坚韧,果然不愧是老牌强者吗?凌钥心中咋舌赞叹。他踉跄地爬起来,一边在手提包中摸索着。

    所谓还能动弹的人,怎么看都只有自己了吧?

    而且正好,凌钥还具备一定的外科医疗手段。

    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打试管,里面装满了咖啡色的药剂。

    “超级好伤药,外敷内用都有效……”凌钥嘟囔着,一边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手中的东西。

    犹豫了一下,咬咬牙下定决心。从试管架上取下一支,咬掉塞子,狠狠地灌了一大口,紧接着又飞快地将剩下的一半泼在肩膀的伤口。

    令人绝望的苦涩,以及伤口瞬间加剧百倍的疼痛,另他脸色瞬间苍白,大脑短暂失神。

    差点把咽下去的药水再喷出来!

    “嘶……虽说是我自己配置的……但果然还是恶魔药剂吧!”凌钥用力摔碎手中空掉的试管,他配置的伤药纯天然无添加,疗伤效果超级棒,而且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苦和疼!内服外用无论哪一项都令人绝望。要不是它的治疗效果真的太好,凌钥早就把这药剂倒进下水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哪怕效果一流,仅仅这种夸张的苦和疼痛效果,就足以让人拒绝使用它了吧!

    疼归疼,药剂的效果绝对没的说,差不多是立竿见影。凌钥肩膀的枪伤已经开始快速结痂愈合——凌钥一直怀疑是不是这药剂带来的剧烈疼痛刺激到了细胞,使其加速分裂才导致这种快速愈合的效果。

    不过眼下,这确实是最佳的治疗手段。

    因为他们毕竟还处在荒野之中,哪怕这里刚刚才发生过一场万夫长级别的大战,但谁也不能保证就没有其他胆大的魔兽或者恶魔会过来这里。尽快回复一定战斗力,能够自保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所以凌钥首先去“救治”那几个主要战斗力——艾俄洛斯,老戴克,范利大叔还有国字脸他们。

    “不,不不不,你别过来,我没问题的!”艾俄洛斯是唯一一个知道这药剂威力的人,立马严词拒绝,“我只是看起来血流满面,其实并没有伤口的!”

    “那就是内伤了,放心吧,内伤也能治。”凌钥不由分说地给他灌了一管,“就算不能治,也可以提神醒脑!”

    然后是老戴克,这个铁打的硬汉老人尝试过凌钥的药剂之后也不禁面容扭曲。

    “你可以考虑去守夜人的刑讯审问部门工作……”

    倒是范利大叔,干了一管药剂只是眉头皱了皱。

    接下来,凌钥给每个人都灌了一管药剂,外伤的还会加上外敷。

    惨叫声此起彼伏,比之前战斗时还要响亮。

    甚至有两个已经被认作是“尸体”的家伙,被凌钥试探性地洒了一点药剂在伤口上之后,都被活生生地疼醒了!

    这下子,哪怕再排斥凌钥的药剂的人,也改变了态度——这是真.救命神药啊!

    “神医?我看是个乱来的巫医还差不多!”艾俄洛斯耿耿于怀地吐槽着。

    凌钥却笑着回答他:“是啊,说起来我其实也是算一个野生的德鲁伊呢。”

    老戴克缓了一阵子,就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抓向地上的恶魔水晶。

    水晶已经裂开一条缝隙,颜色也黯淡许多。老戴克的手指刚刚碰到,就看到它幽光一闪,咔嚓一声彻底碎裂。

    清脆的破碎声中,水晶化为一小捧晶莹的粉尘随风而逝。

    老戴克愣了一下,伸手在地上仔细拂过几遍,才终于确认那恶魔水晶已经耗尽能量而破碎了。

    “啧,总觉得有点不值。不过算了……”老戴克摇摇头,看向四周惨状,“损失有些大啊!”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间都快天黑了。看来今晚他们也必须在野外露营了,但是如今队伍的状态让老戴克很不放心。要不是连夜赶路更加危险,他绝对不愿意冒险在野外过夜。

    凌钥终于缓过劲来,成为这里最忙碌的一个人。他的治疗当然不仅仅是给人灌药水,在“巧匠”的辅助下,凌钥化身人形起重机,搬开石块将压在下面的人和尸体解救出来,然后又取出急救箱,熟练地给伤者包扎治疗。

    说实话,敢来野外闯荡的人大多都会急救和外伤处理手段,但凌钥的动作却格外娴熟,说他是一个专业的医生恐怕都有人相信。

    在他的高效处理下,幸存者的伤势很快被缓和稳定下来。紧接着,需要考虑的就是该如何从这堡垒的三楼下去的问题。

    原本的楼梯被封死了,而具备地形法术能力的两个人又不幸遇难。

    换做平时,这二十多米的高度,他们这些人随便谁都可以直接跳下去,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但此时讨伐队不但有大量同伴的尸体要运送,而且还活着的人也大都身受重伤,就这么跳下虽说还不至于真的会摔死,但也绝对算是作死了。

    凌钥收拾好急救箱,塞回手提包里。然后走到废墟边缘探头往下看去。

    “没办法了,看来只能等下面车队的人来接应了。”胖子弟弟凑到他身边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胖子弟弟是唯一一个称得上“完好无损”的家伙。虽然也被倒塌的墙壁压住,但他的塔盾在墙角支撑起一个三角形空间,正好保护住他的身体,又挡下大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所以这个胖子身上只是多了几处不疼不痒的擦伤而已。

    还有他的哥哥,那个瘦子枪兵,也只是摔得有些惨,磕断了两颗门牙——这还是因为他跑得太快,爬得太高了的原因。

    虽然以之前那种战况,没人会嘲笑他们兄弟两人的逃命行为,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逃跑;但是唯独他们两人完好无损这样的情况,还是很让人不爽的。

    凌钥就翻了翻白眼,不愿意理睬他们——新兵营时他们的老兵教官经常说:在野外,不要和那些运气太好的人在一起,因为他们会连你的运气也一起吸走……

    想到这里,凌钥稍微拉开了距离。

    绕着堡垒的四周转了一圈,凌钥最终确认了一点——现在确实没有可以下去的路。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少年摩挲着下巴沉吟着。

    范利大叔一副好奇的神情问道:“哦,少年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吗?”

    此时,他以及在场生还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叫做凌钥的少年,实际的战斗力姑且不提,但此时表现出来的辅助支援能力却是相当强力的!再加上凌钥确确实实活到了最后,并且在战斗的关键时刻做出有效的攻击,其战斗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如此看来,这少年是每一个成规模团队都必须的“全能型人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