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开局就无敌的男人
    ,!

    嗖~~

    来自旷野的寒风吹过,倒在一旁塌的房屋上,残余的火焰猎猎作响。

    尸骸,遍地的尸骸;干涸凝固的血泊;入目之处除了断壁残垣就只有这数不清的死者。有平民,有老人和孩子,但更多的无疑都是手持武装的战士——成千上万的战士和魔导士于此处战死。

    即使是刚刚才降临到这座城市,或者严格说来应该是这个世界,但他还是马上明白过来——这里不久前刚刚发生了战争。

    在他的认知中,唯有“战争”才会造成眼前这般惨烈的景象,将那本应存在于传说或想象中的“地狱”活生生地召唤到人间!

    这座尚不知名的城市被攻陷了,然后惨遭屠城。

    他很快便做出了如此的判断,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这座颇具规模的城市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气——即是说没有一个生还者。

    这里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可以确认的“生命体”存在……如果不算这些游荡在废墟之中,喰食着死者尸体的怪物的话。

    这些怪物有魔力波动,也就是说……

    “是魔兽吗?”男人轻声自语道。

    但即使是男人自己,也很少见到如此残暴,不,应该说是低劣且丑陋的魔兽!完全是只有进食本能的卑劣物种,对男人而言,称之为“魔兽”都是对这个名词的侮辱。

    根本不需要多想,男人本能地极度厌恶着这些“东西”。

    但是眼下却不是“清扫垃圾“的时候,对这个破空而来降临此处的男人而言,目前还有一间最紧迫的事情——找一些能够蔽体的衣物!

    突兀地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样的经历,老实说男人并不算太陌生。

    “话说回来,以前也是这样赤身**地穿越到阿斯兰特啊……”男人苦笑一声,辛亏是出现在这片战场废墟,周围没有其他人或者智慧体存在,才避免了很多的尴尬。

    话虽如此,但是当务之急果然还是找一些衣服吧?不是为了御寒,只是为了蔽体。身为冰之造型魔导士,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因为纯粹的“寒冷”而受到丝毫伤害;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类的羞耻感,还是让他觉得必须穿好衣服才行……喜欢脱衣服的癖好,对他而言是不存在的,有他那两个师弟继承就足够了。

    “虽然说有些对死者不敬了……”男人走到身边附近的一具尸体边上,对着他双手合十拜了一拜,“但姑且还是要借你的装备用一下了。”

    死者生前应该是一个魔导士吧?看上去也是挺有实力的那种,直到现在,其身上的装备依旧荡漾着一股淡淡的独特魔力波动,想来就是这个世界的魔力

    男人并没有把死者扒光的意思,只是取下他的斗篷——格外宽大厚实的斗篷足以遮盖男人的整个身体,斗篷内部还缝制了大量的口袋,绝大多数都鼓鼓囊囊的。翻开大致检查一下,原来都是一些研磨好的粉末以及其他形式的施法材料。斗篷本身似乎也具备相当的魔法效果,看起来是一件优秀的魔导士专用装备。

    不过这些对男人而言却没有多少意义。这种独特的施法方式似乎值得研究一下,但绝对不是现在。

    男人想了想,还是把死去魔导士的其他东西也检查了一遍。至少,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以及他们遭遇的敌人这些基本情报。

    虽然此刻他身处地狱一般的环境,但是男人却依旧不慌不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他自信周围绝对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存在,所以格外从容放心地调查起来。

    事实上,对于这个世界里究竟有没有能够确实威胁到自己的存在这点——男人也是持保留态度的。毕竟自己可是“打穿”了一个世界的人啊。

    理论上说,只要不出现黑龙王阿库诺罗利亚那样明显犯规的存在,他自信天下无敌!

    所以,就算是此刻的调查行动,也只是基于男人的好奇以及身为研究型魔导士的本能罢了。

    渐渐地,似乎是发现了此间唯一存在的活人,周围渐渐的开始有魔兽围了过来。

    “啧,看起来没有明显外伤,似乎是直接攻击精神或者灵魂瞬间致死的呢,连反击的魔法都没有来得及施展。”男人漫不经心地观察着死去的魔导士的尸体,一边作出这样的判断,然后抬起头看向缓缓逼近过来的类似豺狼外形的魔兽,不屑地笑了。

    “……这种不像是这些杂种干的啊。那么,攻破了这座城市的,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巨大的豺狼一样的魔兽终于按耐不住,发出难听刺耳的嘶吼声扑了过来。

    男人神色自若,没有丝毫惊慌失措,甚至没有看向这些杀过来的魔兽。只是从容地错开一步,躲过最先一头魔兽的扑杀,然后挥出拳头!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从巨兽身上响起。

    这头魔兽哀鸣着,仿佛被一股无法抵御的洪荒伟力正面轰中,犹如出膛的炮弹轰的一声朝后倒飞出去,直接砸倒了身后的一面断墙,然后余势不衰地继续穿过几座房屋,最终被掩埋在废墟之下。

    “果然,不是错觉。”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我的身体被加强了……不,是变得正常了!这才是正常魔导士应该有的身体素质啊!”

    拧腰,撤步,砸拳!

    男人转身,竟然一拳直接将第二头魔兽凌空打爆——确认了自己具备这股力量之后,以他的能力很轻易就能做到将自己的力量完美发挥出来!

    对付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动用魔法!男人撇撇嘴,接连几拳解决了所有麻烦。

    “终于,我也有了艾露莎他们那样的体质了!”男人长舒一口气,神情间尽是满意和雀跃。

    终于不用再受“一百秒超人”的时间限制,以及薄剑那种极端技术流的剑术限制了!

    “嘛,虽然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就是了。”

    男人突然又变得意兴阑珊起来。不能“回家”的话,自己变得再强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就算是原本的自己,也绝对不弱啊!不如说,实力方面,自己所具备的早就已经完全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再做什么加强……

    “话说,这次穿越到新世界,我还保留着完整的记忆啊……就连之前的力量也全部保留着,甚至在短板上还有所加强……”男人自言自语道,“不,倒不如说,直接挑战神明的我竟然没有死去,直接魂飞魄散,就已经是一件出乎预料的事情了。这算什么?姑且算是成功挑战了神明的奖励吗?”

    “开局就无敌?这是给我的度假休闲吗?虽然身边尽是一派惨烈的战后末日景象就是了……”空旷的废墟中,只有他一个人絮絮叨叨的吐槽声随着风扩散开来。

    地狱般的废墟中唯一活着的男人,或者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沃兹.佛伦纳,1180年3月3日,来到这个异世界。

    沃兹又弯腰捡起死去魔导士身旁的法杖,这根原本应该相当珍贵的高级法杖刺客已经面目全非,镶嵌着名贵宝石的法杖首部已经被肆虐的魔兽踩碎,只剩下大半截脏兮兮的木头杆子。

    一事不烦二主,沃兹掂量着手中棍子的质感,漫不经心地决定了,就拿这根“法杖”做武器吧……虽说他并不怎么需要法杖这种东西。不过以前沃兹施法都是依靠魔法书做道具,现在手上空荡荡的总感觉有些不习惯,所以姑且找个道具抓在手里。

    “不过,现在的我也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冰之造型魔法就是了。”沃兹再度耸耸肩,“不知名的魔导士啊,感谢你的馈赠了!”

    沃兹又一次朝着死去的魔导士鞠躬,然后挥手释放出一轮银白色的魔法阵,将这具尸体冰封。

    咔嚓一声,晶莹剔透的冰棺连同里面的尸体一同崩碎,消散在空气中。

    目送着这位死者的彻底消逝之后,沃兹低头看向手中的一枚卷轴——这是他从对方身上拿走的第三件物品,也正是因为这个卷轴,沃兹才决定使用法杖作为自己接下来的武器。

    这是一份所谓“杖法师”的传承:一个以“法杖”作为主要施法及战斗道具的魔导士流派,根据使用不同的法杖,可以施展各种不同的魔法,自由度极高。因为脑海中突然联想到身负多根法杖的密斯特岗的形象,沃兹才心血来潮决定学习一下这种技术。

    ……或许会很有趣的样子。

    是的,仅仅只是因为“有趣”而已。沃兹并不指望这所谓的“杖法师”传承可以给自己带来实力上的提高,事实上,沃兹不认为世界上有什么魔法技术比自己的文字魔法更加优秀强大。

    “而且……话说回来,”沃兹苦笑着坐在一块石头上,“我就算变得再强又有什么意义呢?相比起来,我宁愿不要这份实力,做一个普通人也好……只要能让我回到家里……回到妖精的尾巴啊!”

    这一次的穿越,沃兹完完整整地保留了所有的记忆,如今这也成为他最大的留恋和痛苦的源头。

    “可恶,你以为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心血才找到一个家啊!”沃兹烦闷地抱怨着。

    这时,他的周围再次出现了蠢蠢欲动的家伙们。

    和之前一批送死的豺狼状魔兽不同,这一批里面还混有一些人形的怪物。这些有一般成年人类体型,浑身披着狰狞丑陋的鳞片和毛发,手中也挥舞着粗糙的武器。其中还有一个似乎是首领的家伙,正骑在一头豺狼魔兽上,气势汹汹地指挥着其他喽啰们包围过来!

    这些怎么看都是杂兵喽啰的家伙并没有引起沃兹的太多关注。

    “怎么看都令人不愉快啊,这些东西!”四下无人,沃兹放开声音大声抱怨着,“卑劣的杂碎们!”

    直到这时沃兹才注意到,身边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以及尸体腐烂的臭味,混杂在大战之后的硝烟和硫磺的气味中间,怎么说也称不上令人舒适的空气质量。

    以自身为核心,方圆四十公里的范围吗。沃兹已经探明了这座城市的区域。

    既然如此……

    沃兹用力将刚刚入手的法杖插进面前的地面。然后双手造型——

    “冰之造型……”沃兹稍微迟疑一下,因为这里并没有值得他出手的目标,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最简单的一个魔法。

    “地板!”

    严格来说,这是沃兹的师弟格雷的造型,此时的沃兹也信手拈来。一股冰冷的气息以沃兹为核心迅速扩散开来,眨眼间便扫过整座城市。

    如果有人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俯瞰脚下大地的话,就会清晰地看到一道庞大到足以囊括整座城市的银白色圆形魔法阵!

    庞大到夸张的魔法阵一闪即逝,随之而来的是温度的急剧降低。城市中由于战争而肆虐的火焰瞬间熄灭,贴近地面的空气迅速凝结出一层白霜,然后附着在地面,倒塌的墙壁和房屋,以及遍地的尸骸之上。

    万物冻结,宛如寒冬降临,将这片空间化作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

    当然,城市中唯一活着的生物——那些游荡着的魔兽和小劣魔们,也被瞬间冻杀。至于那些正在靠近沃兹的小劣魔和豺狼魔兽,更是第一时间被冻成冰塑。

    ……听说地狱是个潮湿灼热的地方,应该没有见过所谓的冬天吧?

    天地之间豁然一清,陈腐郁闷的气味一扫而空。

    沃兹肆无忌惮地倾泻着体内的魔力,冰封全城。借助铺开的巨大魔法阵,他在刚才短短的一瞬间将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还有一些强大的家伙幸存下来了吗?”沃兹呢喃着,“可惜都不是人类呢。”

    现在我是方圆几百公里唯一的活人,就是想找个人问问自己身处何方也不可能啊!

    沃兹因此而苦恼着,不过也只是苦恼而已,现在的他并没有什么动力和**,只是顺应着一般的逻辑和常识做出判断罢了。

    至于城市中那些在他的魔法下生还下来的怪物,也根本懒得去管。

    说到底,沃兹“安葬”全城的行为也只是因为他和这些死者同属人类的同情而已。

    ……

    此间唯一的人类无比懒散地坐在石块上,但此刻同在城市中的其他存在却无法这么淡定了!

    突如其来的打击犹如天罚一般,毫无征兆地笼罩全城。冰冷刺骨的寒意不容分说地席卷了此间的一切。原本数量众多的同类们眨眼间几乎尽数化作冰雕,然后在那道神秘意志下粉碎,随风而去。

    只有那些最强大的那些才勉强撑过这钞潮。

    百夫长,或者魔兽群落中的首领。唯有这个等级的存在,才有机会幸存下来。

    那些具备着相当智慧的魔族们,一个个面色惶恐不安,在旁边魔兽不解的眼神中,头也不回地逃出城市,个别实力强大的,甚至不惜代价直接破开空间逃回深渊!

    只凭本能活动的魔兽,当然无法理解那些同为“深渊强者”的存在这一刻的行为,也听不懂他们口中充满惶恐与绝望的呼喊——

    “沉寂万物的一切……冰魔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