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发现目标的男人
    ..妖孽列传

    “喂,你真的确定是这个吗?”沃兹百无聊赖地坐在洞口,朝里面喊道。

    “再等等,马上就摸到头了!”片刻之后,才听到里面的回话声。

    “我说你到底靠不靠谱啊?”沃兹忍不住吐槽道,“这已经是第六个地下室了……你其实并不知道薪火骑士团的密室所在吧?”

    “废话,那种机密怎么可能随便让人知道!”范利从地下探出头来,“呸!该死的,又找错了!”

    “哈?那你还信心满满地说要找密室……浪费这么多时间!”

    范利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骑士团这么大的组织,有几个密室是理所当然的吧?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但密室的具体内容以及确切位置,就不是谁都知道的了。”

    沃兹撇撇嘴,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掌握了什么内部消息呢。

    “城外已经热闹起来了。”沃兹抬头眺望远方,“从外面传回来的能量波动来看,有不少值得一看的高手啊。”在此之前,他本来还对这个世界的整体实力水平没有多少直观印象。

    但是此刻城市之外,接连爆发的千夫长级别以上烈度的战斗却给沃兹很好的参考。他大致估算了一下,这个世界里所谓的千夫长,大概相当于杰尔夫魔法书中创造的大恶魔。如果没有人管的话,就是行走的天灾那种程度……老实说,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是极端恐怖的存在了。

    而且,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数量。以薪火城为中心,四面八方近乎同时爆发出数十场这种级别的战斗!看范利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沃兹就知道这个世界的实力层次应该不低。

    不过也正因为外边的那些人和魔直接先打了起来,反而迟滞了他们进入城市的步伐,所以范利才有功夫翻找一个又一个的地下室。

    长叹了口气,沃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好了,既然你也不知道具体位置……那么接下来就听我的吧。”

    “你知道密室在哪里?”范利不敢相信地反问道。

    沃兹翻了个白眼:“反正都是猜,也换我猜一次好了。之前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内部情报呢……”

    说着,沃兹转身离开,朝着城市西侧走去。

    范利一愣:“那里是角斗场的方向吧?”

    沃兹回应道:“我不知道那里之前是什么……不过整座城市中只有那一块位置有些异常。”

    “我怎么没感觉出来?”

    “废话,你又不是施法者。”沃兹解释道,“那个方向的魔力……”

    他顿时停住,突然想起来这个世界观中魔力是一种忌讳的力量,然后生硬的改口:“嗯,那个方向的法力?波动太过平静了,和其他区域格格不入。”

    范利无奈叹息道:“算了,你也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是一个魔法师……魔力就魔力吧,反正你看起来也挺正常的,不像是堕入魔界的样子。”

    然后他又提醒一句:“不过,在其他人面前最好不要暴露了,不是谁都像我这么明智而且胆大的。”

    沃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卷轴晃了晃:“放心吧,我正在学习所谓的法术,很快就足够日常战斗所用了。还有,就算我确实使用魔法,而且我也不是魔法师,我是魔导士啊!”

    范利翻了个白眼没有回话,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沃兹所说的“很快”是什么样的速度。

    直到他们在原角斗场地下找到一个貌似是密室的入口,并在沃兹的带领下一路势如破竹地连闯数关……

    “啊,这道门上似乎附加了金属固化术……”

    范利还没来得及仔细分辨门上的附加法术,就见沃兹单手按在铁门上,低头思索片刻。无形的力量波动悄然扬起,将衣摆微微吹起。

    然后就看见大门上黝黑的金属色泽开始褪去,露出原本木质的本色。

    破除了门上的法术之后,沃兹又看着木门的锁琢磨起来。

    “呃……”此时范利已经深刻的理解到自己这个临时同伴的强悍之处,明明可以肯定在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对法术体系根本一无所知,但是现在却表现得比范利见过的任何一个法师都要优秀而且强大!

    “一般这种门,我们都是直接暴力砸开的。”范利手中寒光一闪,直接用短剑切开了木门,“并不是所有的法术都必须用法术破解……”

    毕竟,在这个世界中,施法者是相对少见的高级稀有职业。平时的任务和战斗中,不是每个猎魔人或冒险者小队都有机会配置施法者的。再加上他们的敌人——深渊魔界的物种普遍具备一定的天生魔法能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以力破法”其实是人们经常使用的战斗方式。

    当然,即便是范利,此时也不得不承认,在冒险时有一个施法者作同伴真的太方便了!尤其是沃兹这样几乎无所不能的施法者——甚至范利已经发现,自己存在完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就只是跟在人家后面走而已。

    意识到这点让年轻气盛的范利更加不爽了,不过为了即将到手的宝藏,他还是决定无视这些小小的不愉快。

    听上面的动静,已经有很多人进入城市里了,眼下还是抓紧时间先弄到宝藏再说!

    沃兹也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地发觉自己陷入了某种误区。为了追求效率,他也干脆地一脚踹开木门,走了进去。

    范利紧随其后,不过他装满战利品的大包裹被卡在了狭窄的门口。

    “嘿,等等我!”他一边用力拉扯着包裹里一边喊道,“怎么现在你似乎比我还着急?”

    “我感觉前面有我所需要的东西!”沃兹头也不回地说道。

    因为两人都带着臃肿的大包裹,所以在狭窄的通道里走得有些麻烦。沃兹找到地这条路其实并非通往密室的正式通道。事实上,这个从角斗场一角引出的小洞口只是当初修建地下密室时借用的施工通道罢了,最后还被十几道大门给死死堵上了,就连骑士团自己恐怕都忘记了这条路的存在。

    也难怪两人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遍布尘土和蛛网的破落模样。

    不过沃兹和范利两人并不知道这些,他们也不关心这些。反正只要能够找到密室就足够了。

    原本保护着这条通道的法阵和角斗场主体防御系统直接相连,此时却早已因城破而消散。剩下的那些独立法术系统在沃兹面前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踹开通道尽头的砖墙,沃兹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宽广的地下大厅呈现在他们眼前。

    此处似乎没有遭到恶魔军团的侵袭,大厅内部的一切都完好无损,金碧辉煌的四壁和高耸的穹顶撑起广阔的空间,简直不像是在地下,上百支火柱静静地燃烧,照亮整个大厅,无不彰显出一股富丽堂皇的磅礴气魄。

    大厅的尽头,赫然是一道闪闪发亮的如同纯金打造的巨大门扉!

    范利轻佻地吹了个口哨:“那就是藏宝库的大门吗?果然,薪火骑士团富可敌国的传说不是吹牛啊!”

    年轻的冒险者扔下了一直背着不肯放手的大包裹,双眼放光地来到沃兹身边:“兄弟,真有你的!”

    虽然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但范利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小心谨慎。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随手朝着前方扔了出去。

    投石问路!

    能凭借腕力施展“飞剑”的短剑使手劲着实不小,砖块呼啸着飞出百余米才坠落在地上摔了粉碎。

    “看起来没问题……”范利耸耸肩,一边看向沃兹。

    沃兹沉吟道:“不过这里确实萦绕着浓郁的魔力波动……注意,确实是魔力,而不是其他性质的能量!”

    “这个嘛,魔法这种强大又方便的东西,就算是禁忌,那些大佬工作室也都会有所研究啦。”范利也不惊讶,“所以我才对你这个魔法师没有太过反感……”

    “我的职业应该是魔导士!”沃兹摇摇头再次重申,“但是我还是不认为前面是什么藏宝库。”

    “不管是什么啦,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说着,范利双手微抬,两柄短剑落入掌中。然后昂首阔步就向前走去。

    沃兹虽然依旧有些困惑,但也跟了上去。确实,都到了这里,有什么困惑就亲自去看看吧。

    结果两人刚走出不到三步,就踩到了魔法阵……

    沃兹无语地低头看向脚下迅速铺展开来的魔法阵,眼角余光则看到四周的墙壁上也相呼应地浮现出大量繁杂的符文,他们竟然一脚踩中了“大奖”!

    由于前面那道黄金门背后透出的魔力波动太“抢眼”了,一时间竟然蒙蔽了沃兹的感知。再加上这个魔法阵不具备直接杀伤功能,所以并没有引起他和范利两人的警觉,自然就直接中招了。

    “快做些什么!”范利第一时间想到了身边的强**师。

    来不及了,是空间性质的魔法。沃兹只来得及朝对方耸耸肩,然后两道身影便在幽光中凭空消失……

    几乎同时,他们出现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强制性空间转移,这就是密室的最后一道防线。没有丝毫的直接杀伤性,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格外有效。

    而且,薪火骑士团也没有那么仁慈,传送的终点是角斗场地下建筑群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地牢,或者说是“兽笼”。

    没错,就是用来关押那些被骑士团活捉的凶猛魔兽,甚至恶魔的地方。以往,也是骑士团兵把守的地方。

    当然了,现在兽笼里的魔兽还有恶魔已经全部逃出去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牢笼,头顶还破了一个巨大的洞,可以随便回到地上。

    如此一来,沃兹和范利两人自然是毫发无损。但是……

    “啊!”范利却跪倒在沃兹脚边,痛苦不堪地嚎叫着,“我的财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