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倾力一战的武者
    ..妖孽列传

    背叛人类的堕落者,人人得而诛之!陷入狂怒的少女不由分说展开搏命的狂攻。

    “喂喂喂,不要太过分啊!”范利继续躲闪,但是眼看着少女手中刺剑亮起符文特有的光芒,他也坐不住了——再不拼死反击就要真的死了!

    嗡的一声,范利手中短剑也发出刺眼的白光。

    “猛毒强袭?这不是荆鸢鸣前辈的招数吗?”见到熟悉的招式,陈丽娜忍不住开口问道。

    范利忙不迭地说道:“对对对,我认识那个大叔,就是他教我的!”

    但可惜的是,陈丽娜的身体反应快过思考,更快过语言。虽然口中发出询问,但是手上的刺剑却毫不留情地扎了出去。

    七芒碎星!

    “我去!这妞太生猛了吧!”范利怪叫一声,手中两柄短剑同样爆发成一团碎芒挡下这波攻势。

    “强敌!”陈丽娜眯起眼睛。

    “看来有麻烦了,需要帮忙吗?”沃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地面,四壁,穹顶上到处都插满了各种武器,早就惊动了沃兹。

    这家伙才是大麻烦啊!范利心中狂吼。

    “别理会魔法陷阱了,先跟这丫头解释清楚吧!”

    “不,魔法陷阱已经搞定了。”

    “果然!”陈丽娜推了推眼镜,“没想到荆前辈门下也会出现叛逆者!真是胆大包天呢!”

    范利抓狂道:“都说了我们不是堕落者啊,而且我也不是那大叔的弟子啊!”

    沃兹问道:“这女孩就是所谓的猎魔人吗?”

    “对啊,”范利回头达道,“而且还是最强的那种!无论是背景还是实力!”

    陈丽娜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是刚刚来到人间界的高阶恶魔吗?”对方神态中的那份陌生和好奇一点也不做假,似乎也只有这种解释了。据说,深渊魔界的最深处,也有和人类长相一般的高阶魔族。

    “我去!还解释不清了!”范利继续抓狂,然后突然回头,“不对,你这家伙不会真的是深层的高阶魔族吧?”

    沃兹耸耸肩:“我确认自己是人类无疑。”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敢打禁地的主意,那么先打倒再说!陈丽娜的想法很简单。

    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面对这种无法确认是不是自己人的情况,就将之作为敌人对待。这也是前辈们给她的忠告。

    在赌上性命的战斗中,不要想太多无用的事情。陈丽娜深知自己并不是用头脑战斗的类型。

    松开手,任由刺剑坠落。正当范利以为对方有意和解的时候,少女却大步上前扑来。

    同时,左手边插在墙上的一柄薙刀嗡鸣着窜入少女手中。

    璀璨的刀光炸现!

    本就无心作战,范利对这一刀毫无心理准备,只能眼睁睁看着刀锋当胸斩来。

    叮~

    清脆的金石交击声响起。

    反应过来时,范利发现眨眼间沃兹竟然来到自己身边,用那柄法杖挡下少女凶悍的斩击。

    法杖也不是原本的木质色彩,外表裹着一层晶莹的冰层。

    “你太大意了。”沃兹说道。

    “不用你管!”感觉脸上挂不住的范利当即反驳,“而且现在不是战斗的时候啊!”

    沃兹却不置可否:“这个不取决于我们吧?”

    少女轻跃后退,然后一连串小碎步拉开距离,双手平端薙刀严阵以待。

    小圆眼镜后面透露出无比认真的目光。陈丽娜俨然已经认真起来,布满这片空间的武器同时产生共鸣,嗡嗡作响。

    见到少女脸上这种神色,范利也明白过来,头疼道:“这丫头,能不能好好交流啊?根本听不进去啊!”

    “就是这样。”沃兹耸耸肩,依旧一副淡定从容。

    范利架起双剑全神贯注地看着身边的武器:“这么淡定?你有什么办法解决眼下局面吗?要知道,这丫头可是武器大师啊!现在这片战场已经完全变成她的主场了。”

    “让她冷静下来就可以了。”沃兹说道,少女的这种神态他并不陌生——这是认真起来的剑士的眼神。

    尽管她算不上是剑士。

    范利瞬间想到了沃兹强大无比的冰之魔法:“喂喂喂!千万不能用你的魔法啊!”

    要是用魔法攻击了王选者,那么他们两人恐怕就真的洗不清了。

    “哈?”沃兹神情古怪地看向他,“怎么能用魔法?对付这种性格的人,最好的办法是堂堂正正的对决吧?”

    范利脸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你?一个魔法师,要去跟武器大师近战械斗?你确定?”

    “嘛,只要让她尽兴了就能冷静下来吧?”

    “重点不是这个吧?暴力魔法师也不是这种类型吧?”

    “都说了,我不是魔法师,是魔导士啊!”沃兹摇头。

    范利吐槽道:“有什么区别?”

    “能不能跟顶级战士肉搏,就是区别了。”

    沃兹扔下包裹,舒展着筋骨向前走去。

    “不好意思啊,因为手上没有合适的武器,所以姑且就用着代替吧。”

    沃兹两指在法杖顶部抚过,缓缓的,竟然拉出一道细长且单薄锋利的冰刃。一眼看上去,和对面少女手中的薙刀倒是颇为相似。

    “咦?”少女歪了歪头,从临战模式略微清醒过来——这个男生模样的家伙不是魔法师吗?

    只见对方手持跟自己类似的武器,更以类似的姿势摆好架势,陈丽娜不得不严肃起来

    这个男生双手持剑的一刹那,陈丽娜就察觉到了——绝对的高手,这种感觉,至少是精通剑术的顶级剑士!

    陈丽娜自身就是当世顶尖的战士,所以她很确定自己的判断。

    发现到这点之后,少女武者本能的斗志瞬间暴涨。但同时,也稍稍打消了一些敌意——在她看来,拥有如此气魄和实力的战士,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你究竟是……”强行按捺自己雀跃的战意,少女觉得还是先问一句比较好。

    沃兹却抬手制止她的发问:“先不要想那么多。等冷静下来再说如何?”

    少女一愣,柳眉轻挑。眼神中的困惑和犹豫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端冷静,且混杂着同等程度的狂热的目光。

    嗡!

    受到主人的情绪感染,周围遍布战场的武器震动得愈发激昂,武器上的符文缓缓点亮。

    “啧,你这是捅了一个蚂蜂窝啊。”范利一边咋舌感叹,一边缓缓后退,将自身存在感降低,以防被卷入这场战斗中去。

    陈丽娜嘴角翘起一抹弧度,仰起脸看向沃兹,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披散开来。

    皓腕微抬,如同起舞一般,少女挥舞起手中薙刀。轻柔优雅的刀舞仿佛不是在战斗,而是某场祭典上的表演。

    刀光就像温婉的清风,毫无杀气。

    沃兹平静地看着眼前景象。

    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却又像是自然而然的,少女向前迈出一步。

    刀光暴涨,方才细腻和煦的春风眨眼间变成暴烈的疾风,以连空间也能划开的犀利朝沃兹斩下!

    叮!

    清脆的碰撞声再度响起,突兀而又必杀的一斩被举重若轻地挡下。

    呼!

    斩击裹携的强劲力量在两人之间掀起一阵湍急气流。

    沃兹顺着这股湍流,剑随身走。将这股逆向的风暴化作助力,同样犀利的一剑斩出。

    “喝!”少女发出呼喝声,却是用两柄短刀砸开沃兹的斩击。

    似乎承受不住沃兹的力量,在招架住这一击后,少女的短刀竟然被弹开脱手而出。

    与此同时,陈丽娜却接住刚才抛开的薙刀,一道逆袈裟斩挥出!

    沃兹也早有准备似的以剑柄——法杖后端进行招架。

    陈丽娜又空出右手,接住短刀贴身斩来!

    沃兹眯起眼睛……

    陡然间,交战双方同时爆发出肉眼难辨的速度!数不清的武器在陈丽娜手中上下翻飞,沃兹手握一把冰刃也挡得滴水不漏。

    一时间战场中间只有两团残影,以及密集得连成一片的武器碰撞声。

    幸亏唯一的观战者范利也是一名实力非凡的战士,还不至于看不清战况。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感慨——说真的,他还从没见过这么能打的魔法师!

    除了制造手中的武器,其他的完全放弃魔法,竟然还能跟一位武器大师打得平分秋色!

    “这家伙,果然是高阶魔族吧?”也只有传说中深渊最深层的顶级魔族,才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魔武双修吧?

    “哈!”随着少女的一声娇喝,两道身影分开。

    只见陈丽娜端着一柄造型古朴的长枪,做突刺状。枪身上的复杂纹饰潮水般亮起,随后在枪头汇聚成一股赤红的光柱,像镭射枪一样射出。

    咔嚓……沃兹用剑刃弹偏光束,但冰造的剑身也随之破碎。

    垂下剑身,断裂的剑刃缓缓“生长”恢复。

    “真是不错的战斗呢!”沃兹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可恶!”陈丽娜却咬着唇抱怨道,她很清楚,刚才那番交锋中,自己并没有占据优势。甚至……

    看着面前依旧淡定从容的男生,少女愈发郁闷,人家根本没有认真起来吧?

    我能感觉到,他的剑是饱饮鲜血而成的修罗之剑!不主动进攻的话,根本就不是他的最强状态!

    “嗯?冷静下来了吗?”沃兹看到少女突然停了下来,出声问道。

    该死,这家伙是在耍我吗!陈丽娜愤怒起来。

    “怎么可能!受死吧!”少女咆哮着,手中长枪的符文再度被点亮。

    沃兹呵呵一笑:“这种风格的战斗方式,还真是有些怀念啊。”

    随即,他又在心中摇摇头。这丫头强则强矣,但是跟艾露莎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不过看这丫头恼羞成怒的模样,沃兹没有火上浇油。

    “既然冷静下来了,就好好交流一下解除误会吧。”沃兹如此说道,无视了少女手中蓄势待发的攻击。

    压低身形……砰!

    穿越后增强的身体素质使他不必再依靠“一百秒超人”状态,就能爆发出足够的力量和速度。

    仅凭双腿的力量突破音速更并非难事。

    一杖挑飞少女手上的长枪,然后不给她切换武器的机会——沃兹也扔掉法杖砸开试图飞过来的武器,捉臂擒腰,以一个干净利落的擒拿制服这个年轻的武器大师。

    陈丽娜在被沃兹突击近身的瞬间就有些懵了,她是武器大师,没有武器在手的话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动摇和慌乱之中。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双手反剪在背后,被对方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状态!

    少女如同一只愤怒的野猫,娇小纤细的身躯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拼命挣扎着试图挣脱沃兹的擒拿。

    不过沃兹的格斗技巧也是点满了的,再加上如今脱胎换骨般的增强,更是举重若轻地镇压了这场小小的暴动。

    “既然已经冷静下来了,就好好谈谈吧。小丫头就不要一直打打杀杀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