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通往深渊的门扉
    ..,

    “嘿!可以了吧,结果如何?”

    少女被吓了一跳,然后迅速放开双手,后退几步。脸颊绯红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当然她也确实做了些违规操作。肆意窥探别人的记忆在联盟中也是忌讳,一般只有在审问犯人的时候才会采用类似的方式。

    顶级工作室出身的陈丽娜自然不会不了解这些事情。只不过,出于一个少女……不,应该说是一个正常人类都会拥有的好奇心,陈丽娜还是忍不住小心地去窥探一丝。

    既然她的眼镜具备这样的功能,那么很少有人能够避免这种诱惑。以前在练习瞳术的时候,施术对象都是工作室的前辈们,他们的精神力足够强大,而且也都知道这门瞳术的功能,所以潜意识里就有所防范。以至于陈丽娜知道“狮瞳”能够看见别人的记忆,却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遇到一个愿意接受鉴定的人,她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了。

    更何况,沃兹的身份实在是有些神秘,在加上他过分强大的实力,不得不让陈丽娜在意。

    但是,少女有些心虚地看着沃兹,不敢再与之对视,马上转来视线。

    总感觉反过来被他看透了……也是,虽然他的武技也很厉害,但其实还是一个魔法师吧?精神力当然也足够强大了。

    陈丽娜尴尬地想道。

    “结果呢?”沃兹却没有追究,也没有挑破的意思。

    “咦?”陈丽娜愣了一下,然后马上说道,“你确实是人类……只不过魔法……”

    沃兹道:“我确实会使用魔法,但并不是魔法师,而是魔导士。”

    “有区别吗?”陈丽娜也作同样的疑问。

    范利在旁边吐槽道:“有,魔导士能够跟武器大师近战……而且还不靠魔法!”

    “……”陈丽娜无语,“嘛,算了。”

    她叹了口气:“我也说过,确认你是人类就足够了。至于是不是堕落者,就等之后联盟的前辈们来判断吧。”

    “啧,真是心大的少女啊。”范利耸耸肩。

    “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范利似乎天生擅长和别人打成一片,很快就和陈丽娜拌起嘴来。

    沃兹打断了他们的互动:“好了,既然误会已经基本解除,那么就换我来问几个问题吧。”

    陈丽娜怀抱双臂打量着他:“你想问的是关于那扇大门的事情吧?”

    “没错,有问题吗?”沃兹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啧!”少女咋舌,脚尖不断拍打地面,一边低头沉思起来。

    然后才抬起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关于门背后的秘密!不过听完之后你们必须保证保密,而且不许去打开那扇门!”说着又瞥了眼范利手中的巨大包裹,“因为门背后根本不是什么宝库,也没有什么财宝!”

    “如果真的没有的话……”范利不置可否,并不急于作决定。

    “你先说吧。”沃兹也如是回答。

    不过其他两人却可以看出——这家伙恐怕是绝对要进去到门背后的!

    陈丽娜狠狠地瞪着他,沃兹就像没看到一样毫不动摇。最后,少女无奈放弃了。

    “算了,我就先告诉你吧。听完之后,我想你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不过,你们两个先帮我把武器收回来。”少女报复似的提出了要求。之前的战斗中,上百柄武器被她从武器架上弹出,用来布置战场。虽说这样子能够大大增强她的战斗力,但战后收拾装备也变成一件颇为麻烦的事情——若非情非得已的时刻,陈丽娜并不愿意使用武器架的“一键回收功能”。

    “等等,”沃兹打断了少女的话,“在此之前我想问一句,你是独自一人过来的吗?”

    “当然啦,我可是独当一面的狮心会猎魔人啊!”少女自豪道。

    “那么后面那些就不是你的同伴喽?”沃兹指了指冰之步道,通道里又隐约传来动静声。

    “当然不是!”少女果断回答,“快阻止他们!这里的秘密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沃兹点点头,伸手朝着步道方向虚按下去。瞬间,通原步道被冰填满堵塞,并且迅速沿着步道向上蔓延,封死了整条通道。

    而沃兹瞬间展现出来的强大魔力,更是阻止了其他人和恶魔的靠近。地下大厅终于再次变回密室状态。

    好在,他们还有第一次进来时的小路可以使用,才不至于把自己封印在地下。

    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沃兹冰封整个通道。

    然后招呼范利一起帮陈丽娜收拾武器。

    三个人一起动手,上百柄武器捡起来还是很快的,没有浪费太多时间。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小丫头?”沃兹拍拍手说道。

    “别叫我小丫头!”陈丽娜瞬间爆发起来,“明明自己也是个小鬼,就不要一直装作老气横秋的样子,真的很让人不爽啊!”

    沃兹闻言,投去诧异的目光,小鬼是什么鬼?

    “嗯,我也有同感呢。”不料身后也传来范利的呼应,“不过一直以来表现出的老成持重让我忽略了这点。仔细一看确实是个小鬼啊。”

    “你们在说什么?”沃兹愈发诧异,但也隐约察觉到什么。说起来,穿越之后自己的身高似乎矮了一点。

    难道……

    沃兹在面前凝结出一道冰镜,在镜面中他看到一个年轻得过分的男子影响……或者说是少年更加恰当才对。沃兹对这个形象并不陌生,因为这正是自己年少时候的模样!

    见状,始终保持沉着冷静的沃兹也不禁愣住了。然后他再次对自己做了一次全身检查。

    灵魂年龄确实没有问题,但这具身体的年龄……似乎在强化肉身的时候,顺便换成了一个更加年轻更加是个锻炼成长的时间段的身体。

    不过,本质上还是沃兹自己的身体,只是这具身躯的时间倒流到16岁的时候。所以他很快就释然了——毕竟这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处,反而是更加有利的强化。

    “我的灵魂可是确确实实的年长者啊。”沃兹说道。

    但范利和陈丽娜却明显不相信他的话。

    沃兹也懒得在这方面争辩,就这么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影响。

    “说说这扇大门的事情吧。”沃兹将话题强行扭转回来。

    陈丽娜透过镜片仔细看着沃兹片刻,终于无奈叹息一声。

    “好的好的,回头你成为猎魔人的话,也会接触相关情报的,就提前告诉你们吧。”

    “我可不打算加入工作室啊。”范利反驳道。

    “那你最好别听,否则会有执法队来清除你的记忆的。”少女冷冷道。

    范利顿时一窒,不过看到少女微微翘起的嘴角,马上意识到对方只是在吓唬自己而已。

    至于沃兹,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对少女的招揽行为不以为意。

    “这扇黄金之门背后,是通往深渊魔界的通道。”陈丽娜毫无征兆地吐出这样一句话,少女小巧精致的面庞上,流露着极端严肃且认真的情绪。

    ……

    人类生存的人间界,以及魔族统治的深渊魔界,是这个世界的两大对立位面——至少对人类而言是这样的。

    据说自人类诞生以来,恶魔也就随之出现在这个人间界中。从人类有记录的最早时代开始,和恶魔在黑夜中的战斗就从未停止过。

    那么,这些恶魔是从何处而来的呢?

    答案就是“通道”,或者是被称作为“门”的存在。那是联通两个位面世界的节点、薄弱点、虫洞之类的存在——最初的恶魔就是从这样的空间破洞中来到人间界为祸一方的。

    “门”的“大小”各不相同,所以每一扇门的承载上限也不尽相同。

    也就是说,虽然“门”是位面的破损处,但仍旧具备强大的约束力。那些实力太强的存在是无法通过这种小门入侵人间界的,这也保证了人类得以幸存,并且稳定发展至今。

    那些偶尔出现的“小门”无法通过千夫长级的存在。所以在人类古代历史中,也很少遭遇那种堪比“天灾”的劫难。守夜人等猎魔人组织也始终活跃在世人视线之外的战场上。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绝大多数人类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他们生存的世界上还有恶魔、魔兽的存在,以及那些和恶魔作战守护人间界的猎魔人们。

    直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大型“门”出现,渐渐的,百夫长、千夫长也频繁来到人间界。深渊魔界和猎魔人的战争也浮出水面,成为全人类都知道并且有义务加入其中的事情。

    猎魔人组织也在那个阶段全面向世人揭开神秘的面纱,并大规模发展壮大。

    王国四大骑士团,以及完整的守夜人帜字旅体系由此建立。

    人类的战力也因此剧烈膨胀,变得空前强大。转而开始向魔族展开第一次大反攻。

    当时的人类联军甚至一度将大陆上的所有恶魔和魔兽全部清除,于是人类决定反过来入侵魔界,彻底解决魔族入侵的后患!

    早在此**反攻过程中,王国就集结了当时最强的贤者和法师,费尽心机地将人间界发现的所有“门”统统聚集起来,进而融合催化成四道超大型的“大门”,再集中加以封印。

    守夜人的帜字旅,以及黄昏、薪火、黎明三大骑士团各自驻守一座,并在大门封印上方设立基地,作为总部所在,也是最强大的战力集结之处。

    最后,一路以风卷残云之势扫清魔界势力之后,人类打开了最大的一道大门——就是由黄昏骑士团镇守的那道,准备远征魔界!

    但是谁也不曾料到,所谓的“大门”是双向的,这也意味着人类在融合大门时产生的动静早已经被魔界那边察觉了。大门打开,通道的那一头赫然是一支前所未有得强大的魔界大军——这支由魔王亲自率领的大军借助打开的通道蜂拥而出!

    那一天,人类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无尽的灾难降临人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通道这边的人类一方,也集结了当时最强的战斗力。经过长达十天的鏖战之后,联军法师团以全体自爆为代价炸毁了通道。

    此一战,远征魔界的联军近乎全军覆没,黄昏骑士团从此除名。

    接下来就是长达两百年的黑暗时代……

    黑暗时代之前的历史和传承,很多都已经遗失,但唯独这场堪称人类命运转折点的战役被永远铭记。

    从此,再也没有人试图去打开那剩下的三道“大门”。将之关在重重封印之下,宁愿选择将其遗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