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看不见的袭击者
    虽然身处魔界,还是一支魔族军团的驻地核心,但是由于没有始终遭遇到敌人,所以沃兹一行三人便很轻松地直接朝外走去。

    哪怕实力和资历都已经远超一流水准,但范利和陈丽娜两人毕竟还是太年轻,一个刚刚二十,另一个更是才十五岁不到。不能指望他们跟那些资深猎魔人一样时刻都保持着全面戒备,所以此时多少也松懈下来。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走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少年。

    至于沃兹的“大意”,根本就是有恃无恐了。

    不是狂妄,只是自信……对沃兹而言,若说还有什么破绽,就只有身后的两个小家伙了。

    “都紧张一些啊,”沃兹最后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提醒道,“我还不太适应魔界的环境,如果敌人十分擅长隐蔽潜伏的话,我不一定能够发现……”

    “我觉得不需要太担心这个,”陈丽娜拖着旅行箱,一边推了推眼镜,“我们可是入侵了魔族的基地,以他们的脾气性格,发现的话一定会大张旗鼓地攻过来……而不是暗中接近。”

    “欸,你们印象中的魔族是这种性格吗?”沃兹问道,难道这个世界的魔族都是无脑狂战流的?

    范利则把玩着手中短剑:“就算潜伏接近的话也不用担心,对付那种敌人我颇有心得。”

    陈丽娜辩解说:“这里是军营吧?那种阴险潜伏的角色不应该出现在……”

    话音未落,少女身形突然停滞,镜片之后的瞳孔骤然紧缩。

    毫无征兆地,迅速朝右偏过脑袋。

    耳际一缕青丝断开,缓缓飘落。然后,洁白纤细的脖颈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线,有鲜血渐渐渗出。

    与此同时,范利也是一声闷哼——他的反应比陈丽娜更快一步,但也只来得及微微附身低头,并用力拽起左肩的大包裹以此为遮挡。

    划拉!

    无形无色的锋刃划开包裹,金银财宝漫天散落!

    手中寒光乍现。

    “叮叮”两声,范利的短剑和不知名的锋刃激烈碰撞,激起的气劲切碎周围几枚金银货币。

    最前方,沃兹抡起法杖,看似胡乱挥舞着也不知击中了什么,只听得一连串叮叮当当的金铁交击之声。

    “镰鼬!”范利顾不得自己的财宝,双剑出鞘无比谨慎地戒备着。

    作为差点转职成刺客的短剑使,范利对各种暗杀类技术和魔兽都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

    “陈,你没事吧?”全神戒备之余,范利还抽出空隙去看看陈丽娜的情况。刚才的突袭中,这个少女恐怕是唯一没有预先察觉的,也是唯一一个真正受伤的人。

    传说中,被风之魔兽镰鼬割伤的人,不会感受到疼痛,所以往往会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失血过多而死!

    范利更加注意自身的情况,就怕被切伤却仍不自知。

    “小心,数量至少在二十头以上!”沃兹也出声提醒道。

    但是陈丽娜却无暇理会两人的提醒——在遭遇袭击的刹那,身为武者的本能便先于意识一步接管了少女的身体。

    陈丽娜,狮心会最年轻的武器大师,从来就是一个身体反应快过思考的人。

    纤细的手臂瞬间发力,衣衫下少女娇柔的玉臂肌肉绷紧宛若钢铁般坚韧!

    轰!

    没有拔出任何一件武器,少女豪迈地将整个旅行箱当作武器,以千钧之力挥舞而出,原地掀起一阵激狂的旋风!

    强劲的风压似乎将她身边的“镰鼬”通通卷开,在周遭地面上留下道道切割的痕迹。

    轰!

    又是一声巨响,旅行箱重重砸在地上,巨石铺就的地面以少女为核心呈蜘蛛网状碎裂。

    紧接着武器架展开,陈丽娜歪了歪头,似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鼻梁上的圆框眼镜闪耀出淡淡的金辉。

    “不是镰鼬。”少女突然说了一句,然后不等范利反问,便一跃而起,左脚足尖轻点立于旅行箱上。

    而后,伸出右脚在弹出的武器架上用巧劲一勾一挑——铮的一声,一柄薙刀弹出,落入手中。

    袭击他们的敌人肉眼不可见,也没有明显的魔力波动,甚至就连一丝杀意都没有,堪称完美隐形的杀手!

    混杂在狂乱的风中,肆意展露獠牙对目标进行单方面的猎杀。

    或者说,干脆就是风在攻击他们也没有错啊!

    任何有灵魂的事物,在展开袭击的时候都会流露出杀意,哪怕敛息潜行能力再强的杀手也无法彻底消除——这是范利学习到的一条真理。

    所以他才不会畏惧偷袭和暗杀,因为再微弱的杀意都无法躲过他的感知。

    但是此刻,这些袭击他们的不明存在却没有丝毫杀意。

    这是真正“无法看到的敌人”!

    “看来……只能学那丫头,依靠本能行事了。”范利无奈叹息,闭上眼睛放空意识,只在斩击降临前的一瞬间作出反应,躲闪或者拥短剑挑开攻击。

    而陈丽娜那边,却是另一个极端。她无法做到范利这样精确细腻的动作,于是选择了极具个人风格的应对措施。

    细长的薙刀在少女手中豁然起舞,没有任何目标——她只是平视前方,旋即展开一轮刀舞。

    看似没有丝毫实战意义,单纯地只是练习或表演用的刀舞,在陈丽娜手中却交织成一张水泼不进的刀网。

    所谓的“镰鼬”始终无法突破这层防线,只能重复着靠近,被弹开,再靠近,被弹开的单调循环。

    叮!

    又是一次碰撞。但这一次,少女眼中精光乍现,周身繁密的刀网骤然坍缩收束为一道斩击——如同收网一般将上百道斩击汇聚起来,凶悍无比地轰向空中同一个地方。

    击中了!

    借助“狮瞳”的视力加强,陈丽娜注意到,自己攻击的位置空气突然扭曲起来,隐约勾勒出仿佛蝙蝠似的物体。

    咔嚓……不明物体被彻底斩碎,从空中坠落。

    被击落后,它的隐身效果也被破除,露出里面复杂而精密的机械结构——其隐身效果似乎仅限于外表的一层。

    “原来如此!”范利看到之后,马上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陈丽娜说这不是镰鼬了。也难怪自己怎么察觉不到杀意。

    因为袭击他们的东西,都是机械傀儡一类的东西啊!没有灵魂,自然不可能流露出杀意。

    虽说知道了袭击者的正体,但是对局势并没有多少帮助——看不见的还是看不见。

    风还在继续,那么敌人的袭击也没有停止……

    魔界的杀手,“牙”之杜尔斯,精通暗杀之术。即便在深渊中也是颇有名气的杀手,就是此刻负责防守这座大厅的恶魔。

    之所以没有安排更多人手来看守此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被杜尔斯误伤——真正放开手脚的“牙”可是不分敌我的!

    凡狂风席卷,皆是獠牙所及之处。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悄然间收割猎物的鲜血和生命。

    但很少有人知道,杜尔斯并不是多么强悍善战的魔族。仅以身体素质来看,他甚至达不到魔族的平均水准——他的种族特性注定了这点,乍一眼看去,就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堪称“孱弱”的种族,却也是深渊魔界的高阶魔族之一。换言之,这是靠脑子,靠技术的一支种族。

    牙之杜尔斯可以算是一个傀儡师,他的武器也就是傀儡,便是被范利误认为是镰鼬的“牙”。

    “牙”具有镰刀般锐利的双翼,通体覆盖堪称完美的光学隐形涂层,隐藏在气流之中,顺风而动。由杜尔斯远程操控,在接近目标的瞬间转变为高速旋转切割模式,光是卷起的气流便足以切开绝大多数的皮甲——陈丽娜脖子上的伤痕就是这样造成的。

    幸亏她反应迅捷及时躲闪,没有被“牙”的本体伤到……否则,留在那修长白皙的脖颈上就是惨烈的巨大伤痕了。

    ——就像被猛兽的牙齿撕扯形成的创伤一样,血腥而残暴!

    看到地上纵横交错的狰狞裂痕,范利不禁心有余悸,同时愈发小心谨慎。他绝对不想被这种家伙切上一下。

    又是叮当两声脆响,透明的“牙”狂舞着飞过,陡然间加速带来的巨大力量竟然弹开范利双剑的防线。紧接着,一股旋风劈头盖脸地袭来!

    范利顾不得其他,直直地向后躺倒,就地打滚才错开这致命一击。

    “该死,这种配合……它们背后明显有操控者啊!”

    而且那个操控者必然远远地躲在安全的角落里,只是远程操控这些杀戮兵器紧张战斗而已。不解决那个幕后黑手,他们就只能被动挨打,直到精疲力尽最后被杀死!

    “不行,必须想办法把他揪出来!”范利喊道,“陈,你能把这些家伙全部牵制住吗?我……”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这边似乎少了一个人:“沃兹那小子去哪里了?”

    ……

    在大厅通向外部的走廊尽头,杜尔斯正待在一间小屋子中,透过投影显示监视着战场的一举一动。

    除了额头长了一对小巧的恶魔之角以外,从外表看来就是一个皮肤偏黑的人类而已。

    如同在观赏一出精彩有趣的戏剧一样,杜尔斯脸上挂着残忍而兴趣盎然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双手抬起,十指仿佛弹琴一般灵活地跳动舞蹈着,又像是在操作木偶。

    杜尔斯的手上戴着古怪的装备,类似于手套,但在指尖位置却装着镶嵌着宝石的魔法道具——他正在通过这套装备来控制那些“牙”。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通过那道大门的,”杜尔斯喃喃自语着,“不过既然只有三个人,那么也不需要向统领请求增援了。嘻嘻,难得有点乐子让我打发无聊的时间,挣扎吧,在努力撑得久一些……”

    他的身后,密密麻麻悬浮着上百只还未进入战斗隐身模式的“牙”。

    “看来你就是这些东西的操控者了。”背后突然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