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踏上征程的男人
    “看来你就是这些东西的操控者了。”

    杜尔斯震惊之余,立马回头看去。

    此时此刻出现在他所处的小屋门口的,自然就是沃兹了,房间的门也不知何时被切成两半倒在地上。

    “是你!怎么可能……”杜尔斯又回头看向屏幕,这才惊觉确实有一个人刚开战不久就失踪了。

    “不可能!”这是杜尔斯的第一反应——除了自己控制之外,“牙”还具备一定的自主攻击能力,可以主动猎杀范围内的一切生命体。在这场战斗中,他投放了三十只“牙”,面对仅仅三人的对手,几乎就是天罗地网的级别了!

    而且因为“牙”是不具备魔力性质的纯粹“暗杀”系兵器,所以它们甚至可以无视大部分魔法护符。除非有施法者从一开始就撑起全方位护盾,否则没有谁可以逃过“牙”的猎杀!

    陈丽娜和范利两人,依靠武者的战斗本能和高强武技坚持到现在,已经让杜尔斯很惊讶了。

    依靠“牙”的强悍性能,杜尔斯甚至成功阴死过一位万夫长。除了隶属于王族的公主,他还从未见过有谁能够躲过自己隐蔽性最强的第一轮绞杀!

    即使是军营的统领级大魔,也是单纯依靠身体强悍的防御硬生生抗住了攻击,然后才打败杜尔斯——这属于位阶上的碾压,和技术无关。

    这些废话不必多提,唯有一件事是杜尔斯从未遇到过的——就是有人能够突破自己的围杀阵形,并找上门来!

    “你说这个东西?”沃兹抬起左手,指尖捏着一只褪去隐身效果的“牙”。轻轻一抖,这具飞行傀儡从中分开,露出如同镜面一般光滑的断面。

    “竟然能斩断牙!”杜尔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牙”是杜尔斯费尽心机制造出来的傀儡,除了强悍的隐身特性之外,其本身的坚固程度也是相当可观的——毕竟“牙”是利用自身进行攻击的。

    杜尔斯作为杀手出道以来,损坏的“牙”至今还不超过十架,甚至其中大部分经过维修后还能继续使用。

    就算陈丽娜,也是集中全部力量一连斩出上百刀才强行摧毁一架。

    但是对于沃兹来说,无论是隐身还是牢固的特性都没有太大意义。他掌握的“薄剑”剑术可以通过感受气流进行战斗,而且是无物不斩的极端斩切剑技。

    杜尔斯面色难看,顾不上关注身后的屏幕,转而集中全部精力指挥身边的“牙”。

    “杀了他!”随着一声怒吼,杜尔斯双手用力挥出,周身悬浮的百余架“牙”掀起杀机四溢的旋风,朝沃兹卷去!

    “本质上说,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面对呼啸而来的犀利绞杀,沃兹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杜尔斯微微一愣,但是时间并不允许他提出疑问,他也无意与敌人多说废话。

    “所以我一直没有解开封印。”沃兹悠悠说道,自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到米拉珍妮。除此之外,沃兹也不想招惹是非。

    而就在这个营地范围内,沃兹隐约能够感受到大量属于“千夫长”级别的存在,以及在那之上更加强大的气息。沃兹不想轻易惊动魔族的强者们。

    但是,不解开大十字尽封绝不意味沃兹没有一战之力!

    他怕麻烦,也不想再展示自己的高超剑技了。毕竟,有更方便的魔法手段可以使用……

    所以沃兹抬起法杖,用力落下——魔法阵如同繁花绽放,来到沃兹身边的“牙”被一网打尽!

    杜尔斯瞳孔一缩,下一秒那个神秘的魔法师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身为魔族,杜尔斯自身的战斗力也不弱,在众魔族千夫长也属中上水准,但是……

    他只能看着一道纤薄如纸的斩击当头落下!

    失去了操控者的“牙”一下子僵硬停顿下来,逐渐褪去隐身状态。

    范利和陈丽娜由此迅速摆脱险境,将“牙”全部捕获之后前来与沃兹汇合。

    见到被困在魔法阵中上百架的“牙”,以及倒在地上的高阶恶魔,即便已经知道沃兹很强的二人也仍然不禁动容感叹。

    “听到了吗?”打扫完战场,将杜尔斯的全套装备当作战利品收集起来之后,沃兹突然问道。

    “什么?”

    “钟声,从来到魔界开始就一直在响的钟声。”

    陈丽娜和范利顿时反应过来,这钟声恐怕就是警报声吧?之前还以为只是这里常有的背景声呢。

    “钟声未停,说明警报还未解除。我能感觉到,在附近有大量千夫长级别的恶魔存在,以及至少十个更加强大的气息源头……”

    另两人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万夫长……”

    “恐怕还有更高等级的恶魔统领!”陈丽娜补充道,“具联盟的情报,这座军营是由至少一位统领为主帅的。”

    “所以,不想惹麻烦的话,就抓紧时间先离开这里再说。”沃兹说道,“我们人少,尽可能偷偷地溜出去吧。等安全之后再做打算。”

    三人马上达成共识,一路小心翼翼地向营地之外摸索出去。

    或许是因为“入侵”的人数太少,又或者恶魔们真的对这里的大门不怎么上心,所以他们没有派出太多的兵力进行搜查。

    总之,沃兹一行三人有惊无险,竟然真的成功逃出了这座恶魔军团的大营。

    ……

    魔界的天空一片深邃的昏黄,漫天的火烧云从西边的残阳一路铺开直到同样遥远的东方。

    半轮赤红的残阳斜斜地缀在西方天地交际线处,终年不升不落,恒古永恒。

    所以,这里也被称作“残阳魔界”。

    “原来深渊里也有太阳啊。”范利看着天边的残阳。

    陈丽娜解释说:“所谓深渊是指魔界所处的位面,并不是说这里就在人间界的地下。”

    逃出军营,他们三人正在一处小山坳中略做休整。

    陈丽娜拿着地图,站在高处朝远方张望,寻找可以作为地标的物体。

    “大概确定了,”少女跳下来,对另外两个男生说道,“这里往东南一千多里有一片草原,那里就是我们工作室的通道所处位置。”

    然后,她又看向沃兹:“那么你呢?我和这家伙准备前往返回人间界的路了,你下一步有计划了吗?”

    沃兹也一直在眺望远方一边默默感受着左手无名指指环的动静——虽然比之前人间界的时候明显了不少,但是总感觉还差了点什么。

    米拉珍妮……真的就在魔界吗?

    “魔界有多大?”沃兹问道。

    陈丽娜摇摇头:“谁也不知道,这个恐怕只有问那些顶级恶魔了。毕竟这里也是一个世界啊。”

    “果然是距离的原因吗?”沃兹呢喃着。

    “所以说,魔界很大的。”少女有些担心道,“我的地图也不可能太精确。你确定还要继续寻找你的恋人?”

    “是未婚妻啊。”沃兹纠正道,“而且才刚刚开始,没理由就这么直接放弃吧?”

    陈丽娜沉默不语,这个看似有些早熟男生微微眯起的眼神中透着一股令人动容的坚定。让少女相信,哪怕踏遍整个魔界,这个家伙都要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其实,也不是太难。”沃兹突然说道,“你知道魔王的宫殿在哪里吗?图上没有标注。”

    范利插话道:“那是当然啦,魔王的宫殿可是魔界核心,防御最森严的地方。我们人类怎么可能找到那种地方?”

    陈丽娜推推眼镜:“虽然如此,但大概位置还是知道的。”

    她伸手指向西方天际的残阳:“顺着那轮太阳所在的方向一直走下去,在世界的尽头坐落着魔王的宫殿——恶魔们是这么传诵的。因为这里是残阳魔界,统领万魔的王也就是残阳魔王,他的宫殿在那轮残阳之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少女突然转到沃兹面前,抬手挡住他的视线:“喂,你不会是要去魔王的宫殿吧?”

    “当然了。”沃兹理所当然地点头道。

    “你疯了吗?就算你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啊!这里是深渊魔界……”范利也跳了起来。

    沃兹却平静依旧,其实他早就有所推测了。

    米拉珍妮能够平安穿越过来,而且还是在魔界“降生”,唯一的解释就是“撒旦之魂”——她的接收魔法所接收的那个异界魔王。

    如今沃兹几乎可以肯定,撒旦,就是这个魔界的魔王!那么和她在一起的米拉珍妮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也就是魔王所在的地方了。

    而且,这样一来,沃兹自认也是没有多少危险的。

    以前沃兹也跟撒旦简单聊过几句,虽然关系比较僵硬,着实称不上友好。但有米拉珍妮在中间调节,相信撒旦也不会对自己翻脸。

    当然了,这样一来,沃兹就可以算是归入魔界怀抱了,直接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所以他并没有对陈丽娜和范利他们具体解释,只是简单说明自己不会有危险,让他们放心云云。

    虽说只是短暂的同伴,但蒙骗他们还是让沃兹产生一些负罪感。

    “算了,就让你自生自灭好了!”陈丽娜甩开脑袋,拎起旅行箱就朝远处走去,“喂,范利还不快走?你要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嘛,你好自为之吧。”范利连忙对沃兹道别。

    走出去几步,少女突然停下脚步:“希望能够在人间界再次见面,那时我一定会真正战胜你!”

    沃兹愣了一下,呵呵笑道:“好吧,承你吉言。”

    “我是认真的!”少女听出其中的迁就和调侃,忍不住转过身来,怒吼着,“下次你可以使用魔法,但是我绝对不会输了!”

    “那样的话,你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嘿,你也给我严肃起来啊!”镜片后面闪过危险的光芒,少女就像一只被激怒的猫,张牙舞爪起来。

    最终还是范利继续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劝开了少女。

    “沃兹老弟,你是男生,也让着点别人女孩子啊。”趁少女气呼呼的走开,范利小声说道。

    沃兹却说:“我可从来没有开玩笑呢。”

    “算了……知道你很厉害了总可以吧?”范利叹了口气,“天下无敌呢,希望在这魔界你也能如此。”

    三人随即分离。

    陈丽娜和范利要前往东南方的大草原寻找返回人间界的通道,对他们二人而言,这次旅行已经是相当刺激且超出预期的事件了。

    而沃兹则一路向西,寻找残阳魔王的宫殿——虽然残阳魔王不叫“撒旦”这点让他有点在意,不过说不定撒旦不在这段日子里,魔界也改朝换代了呢?谁也不知道,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是不是一致的。如果这里已经过了几十上百年,偌大的魔界换一个王也是很正常的……

    但愿撒旦真的有她自己吹得那么强,能夺回王位吧。

    这是沃兹唯一担心的事情……直到目前为止。

    不过,深渊魔界的情况,远比沃兹想象得更加复杂与麻烦。

    给他带路的两人,也都是年纪轻轻刚出道的猎魔人和冒险者,对魔界的了解并不比沃兹多到哪里去。哪怕是名门出身的陈丽娜,也只是纸上谈兵,看过的资料多一些而已——况且,还有很多保密等级更高的资料,狮心会的前辈们还没来得及教授给她。

    就这样,在近乎一无所知的条件下,沃兹拿着唯一的一张魔界地图,追寻着指间的触感,踏上征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