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看不透的男人
    任中军对于自己的儿子很失望,不是因为他输给了秦山,而是因为自己儿子败了竟然没有勇气承认,还第二次把脸送给秦山去抽,这他麽不是傻逼吗。

    他很生气,尽管自己儿子受伤,他还是一把提起任远航让他跪在秦山面前。

    “你这个臭小子,输都已经输了,竟然还没有勇气承认,简直丢脸丢到家了,非要继续丢脸是不是?现在你给我道歉,要陈恳的道歉,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任中军指着任远航愤怒的呵斥道。

    任远航本来已经被秦山打服了,此时又被父亲臭骂,只能委屈的低头说道:“太子,我错了,我已经输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你让我下刀山我就下刀山,下火海就下火海,不敢有半点怨言。”

    “态度很好,那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的小弟,你对我只能衷心,不能有半点背叛,否则……你自行体会。”秦山指着任远航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不可置疑。

    “是,老大。”任远航捂着胸口痛苦的回应道。

    “好了,你去疗伤吧。”秦山摆了摆手。

    “来人,把远航带下去疗!”

    随后,将军府的下人将任远航抬下去疗伤。

    而任中军则是一脸严肃的对秦山说道:“秦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

    “当然。”秦山没有反对。

    接下来,任中军就带着秦山进入了单独的房间谈话。

    在两人进入房间之后,院子里的士兵这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前任太子秦山竟然这么厉害,一招就击败了任少爷,修为怕是已经武师三品以上了吧,他不是经脉闭塞无法觉醒武脉,为何如此厉害?”

    “或许他早就可以修炼,只是一直隐藏而已,真是可怕的心性,竟然能够忍受这么多人的白眼还能忍住。”

    “别猜了,或许他是觉醒武脉不久,然后又遇到什么大能突然变强的。”

    “……”

    众人纷纷议论着,任凤霞一脸严肃的对众人说道:“你们都不要议论了,今天这件事情谁也不要传出去,否则军法处置!”

    “是,大小姐!”众人大声喊道、

    “对了,大小姐,你和前太子殿下关系那么好,你们是不是已经……”一个将领满脸笑意的说着。

    任凤霞脸色变得通红,捂着脸羞涩的说道:“人家才没有和太子哥哥在一起。”

    “哈哈,我想说的是大小姐是不是已经和前太子殿下成为好朋友。”

    “可恶!你们这群混蛋,讨打!”

    ……

    秦山和任中军来到单独房间后,任中军脸色变得异常严肃。

    “太子殿下,我真没想到你非但不是废物,反而如此厉害,在同龄人当中绝对是佼佼者,以前恐怕都是在伪装吧。”任中军开门见山的说道。

    “其实我是刚刚觉醒的武脉。”秦山解释道。

    任中军一脸不相信,摇头说道:“刚刚觉醒就如此厉害,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既然太子殿下不想说,我也就不再多说,不知太子殿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想太子殿下肯定不会甘心吧。”

    “我已经被逐出了皇族,就算不甘心又如何,反正以后游手好闲到死呗。”秦山风轻云淡的说道。

    任中军很是无语,他现在发现真的已经看不透眼前这个太子。

    以前他觉得秦山就是一个有着太子身份的大纨绔,无法修炼极为平庸,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太子以前都是在伪装。

    “太子殿下,说实话,在陛下多位皇子之中,我更看重的是你,从以前的表现来看,或许其他皇子更有才能更厉害,但他们太过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若是登基称帝百姓会受苦,但是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是太子殿下。”

    秦山有些诧异的看着任中军,这个大将军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扶持自己上位的节奏?

    “大将军,难道你不怕我把这些话说给别人听?”秦山问道。

    “我任中军一生行事坦荡荡,全都是为国为民,被别人听到我也不在乎。”任中军拍着胸脯坚定的说道。

    “胜天王朝有你这样的护国大将军是福气,百姓有你这样的将军也是福气,有如此大将军在胜天王朝,胜天王朝绝对会更加繁荣昌盛。”秦山一阵歌功颂德,让任中军摸不着头脑。

    此时任中军已经完全不知道秦山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只是一个武将,对于权谋之术压根就不懂,所以在朝堂之中他一点都不受待见。对于秦山这一番话,任中军总感觉话中有话,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任中军还想说话,结果秦山突然问道:“大将军,我现在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不知晚上能不能在这里蹭个饭?”

    “当然没问题,别说吃饭,只要太子殿下不嫌弃,就是住在将军府都没问题。”任中军点了点头。

    “嗯,那我今晚就在将军府蹭饭了。”秦山笑眯眯的回应道。

    说完,秦山就没有再和任中军聊了,而是出去找任凤霞交流感情。

    ……

    秦山进入将军府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有心人已经收到了消息。

    二皇子在府上与胜天王朝的宰相何士忠商谈事情,这时二皇子的手下就带来了消息。

    “二皇子殿下,小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说着,这个手下就看向二皇子旁边的何士忠。

    二皇子摆了摆手说道:“说吧,何宰相是自己人。”

    “刚刚收到的消息,殿下派去对付秦山的‘猎鹰小队’已经全部毙命,而秦山也返回了皇城,而且进入了将军府,据我们在将军府安置的探子得知,秦山真的觉醒了武脉,实力甚至比大将军的儿子任远航还要厉害!”

    听到手下的话,二皇子与何士忠两人同时瞪大了双眼。

    “猎鹰小队的人每一个都达到武师境界,竟然全都毙命,秦山身边难道随时跟着这么厉害的护卫,为什么还有人跟随他!还有,你确定秦山真的进入将军府,而且已经觉醒武脉?”二皇子表情变得异常凝重。

    “这是我们的探子亲眼看到的,千真万确!”

    这时,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何士忠终于开口了。

    “二皇子殿下,秦山虽然被逐出皇族,但始终是个大威胁,现在摆在二皇子殿下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