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皇帝的震惊
    “何宰相说的难道是三天之后的‘拜天大典’?”

    何士忠点了点头,“没错,按照以往的规定,在拜天大典上,陛下会挑选一位皇子向上天上香行礼,虽然只是一炷香的事情,但是这代表着一种荣誉和地位,本来这件事情是太子的事情,但是现在太子被废,所以二皇子殿下务必要争取,只要在文武百官面前能够拜天行礼,那就相当于一只脚踏在了太子之位上!”

    “可是父皇平时对本皇不冷不热,他会选本皇吗?”二皇子有些苦恼的说道。

    “在正式拜天之前,圣殿宗会挑选一位皇子成为圣殿宗弟子,若是二皇子能够争取成为圣殿宗弟子,那陛下肯定会选你。”何宰相一脸认真地说道。

    “宰相这话有道理,圣殿宗在我们胜天王朝一直地位尊贵,父皇也是其宗门弟子,只是父皇真的会给圣殿宗面子吗?”二皇子问道。

    何宰相脸上泛起一个自信的笑容:“殿下还是太小看了圣殿宗,在胜天王朝的历史上,绝大部分成为圣殿宗弟子的皇子最后都成为了皇帝,也就是说这次圣殿宗挑选的不仅仅是弟子,更是太子之位!得到了圣殿宗的肯定,也会得到陛下的肯定!”

    二皇子有些激动了,他只知道圣殿宗地位高,但没想到会如此超然。

    “论修为,本皇比其他几位皇弟都要厉害,圣殿宗应该会让我成为弟子吧。”

    何宰相皱了皱眉说道:“不一定,从历届挑选弟子的方式来看,圣殿宗不一定看的是修为,他们考核的方式千奇百怪。”

    “不是看修为,那本皇应该怎么做?”二皇子很是疑惑。

    “这个下臣就不得而知,不过下臣已经收到了消息,圣殿宗负责考核两位弟子已经进入了皇城,下臣可以去跟他们通通气,让他们尽量在拜天大殿上让二皇子加入圣殿宗。”何士忠摸了摸下巴说道。

    “好,那就有劳何宰相,若是能成,本皇绝不会亏待宰相大人,还有,需要什么尽管跟本皇说,本皇绝对会满足你!”

    “多谢殿下。”

    ……

    皇宫内。

    “咳咳咳……”皇帝秦正江一边批阅奏章一边不停咳嗽着。

    老太监薛公公从精致的盒子中拿出一枚丹药说道:“陛下,你的旧疾又复发了,赶紧吃点养神丹吧。”

    皇帝放下手中的事情,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吞下养神丹,这才显得好一点,然后说道:“多年的就旧疾累加已经让朕这幅身体到了崩溃边缘,哪怕是这天级丹药也已经稍稍能稳定,朕已经感觉时日无多了。”

    “陛下千秋万世,龙体是不可能崩溃的。”薛公公说道。

    皇帝自嘲的笑了笑道:“你这老家伙就会奉承,朕自己的身体还没有你清楚?年轻的时候朕一直到处征战,大大小小的内伤不下上百次,能活到现在全靠圣殿宗的那些厉害的前辈们,只可惜朕还未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实在是遗憾。”

    薛公公一时间沉默不语。

    “对了,你觉得朕应该选哪位皇子作为储君?”突然,皇帝盯着薛公公问道。

    薛公公顿时一愣,有些为难的说道:“陛下圣明,心中肯定早已经有所人选。”

    皇帝指了指薛公公,“你这家伙总是这样虚与委蛇,朕要你的实话,若是不给朕说实话,朕就砍了你的头!”

    “陛下饶命,小的只是智慧浅薄,若是让陛下动怒了可就不好,不过既然陛下要老奴说实话,老奴觉得其实大皇子是储君最好的人选,只是现在他被逐出了皇族,所以奴老奴心里没有人选。”薛公公赶紧解释道。

    “原因。”皇帝并没有惊讶,而是淡淡的问道。

    “大皇子殿下虽然无法觉醒武脉,但心性比较单纯,也没什么坏心思,只是游手好闲了些,这只是未成熟的表现,若是教导一番,绝对能够治理好国家。”

    “单纯?呵呵……”皇帝秦正江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从古至今,皇室之争单纯的只有被灭亡,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秦山在斗争中失败是他无能,但是,朕更厌恶的是手足相残!”

    “陛下的意思是……”薛公公有些不解。

    “大皇子太过单纯不适合争斗,但二皇子心性太过歹毒,为了争夺太子之位,竟然想要杀害老大,你觉得朕应该怎么做,直接把二皇子斩首吗?还有,你知道朕为何要废了太子吗?因为他太弱了,朕将他赶出皇族是为了保住他的性命,要怪就怪他投错了胎!”皇帝愤怒的说道,作为一国之君,其实他对自己的儿子一直关注着,二皇子的小动作他都看在眼里。

    薛公公自然明白皇帝的意思,其实他也知道,但这就是皇室的悲哀,手足相残从古至今都存在。

    “对了,陛下,奴才收到了消息,这个消息恐怕会让陛下对大皇子有所改观,刚刚大皇子去了将军府,与大将军的儿子任远航比试,结果以碾压之势击败任远航,也就是说大皇子以前无法觉醒武脉可能是装的!”

    “什么?你说秦山击败了任中军的天才儿子?这怎么可能!朕让无数高手为他检查过,他的经脉完全闭塞根本无法觉醒武脉,更加不可能修炼,他怎么可能击败任远航。”皇帝震惊的说道。

    “老奴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只是老奴收到的情报,真实性有待确认。”薛公公并没有完全确定,毕竟他是面对皇帝,可不敢断言。

    皇帝顿时来了精神,摸了摸下巴说道:“若是这小子真的觉醒了武脉,那说明他一直在隐藏,如此心性让朕都感到震惊,重新立为太子也不是问题,朕的时日无多,此事必须早点确认!”

    ……

    身处将军府的秦山压根就不知道他在将军府的事情已经传到了皇帝耳边。

    他现在正在将军府蹭饭,吃饭的时候,胸口绑着绷带的任远航还出现了,他是特意过来向秦山赔罪的。

    “太子殿下,小弟我刚才实在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我直接干了这坛酒以歉意。”任远航端着一大坛酒满脸惭愧的向秦山说道。

    “一坛酒怎么行,再怎么也得十坛八坛的。”秦山摆手说道。

    任远航脸色骤然大变,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十坛八坛,这他麽是喝死的节奏。

    任远航咬了咬牙说道:“好,小弟把十坛酒干了,只要太子殿下不和小弟计较就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