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老子不怕!
    ,精彩小说免费!

    包房内瞬间变得无比安静!

    陈杰等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哪还有刚才的得意,一个个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他竟然用那杯尿酒泼了青哥。

    在江城地头也许有人敢这么做,但绝不是莫北,偏偏他们看到的不是假的。

    苏小卿和葛峰也满脸惊讶的看着莫北,各自想法不同。

    在苏小卿眼里莫北是有自己的性格,却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她喜欢和莫北呆在一起,是因为莫北是一个安静好学的男孩,让她感到很安宁,不用去思考太复杂的事。

    可是向青的背景苏小卿多少有点了解,在江城,尤其是东八区,向家的能量非常大,这也是向青一直作威作福的资本。

    就算苏小卿不想莫北被羞辱,也没想过他会用这杯尿酒泼在向青脸上。

    至于葛峰,整个人都懵了,北哥,你这是做什么啊。

    这下完了,已经彻底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他家在江城也有钱,却根本无法和向家相提并论。

    被正面泼中的向青,样子极其狼狈,整个脸和头发,衣服都被浸湿一片,掺和了陈杰尿液的酒。

    顺着脸颊滑落,滴答的坠落向了地面,那股让人作呕的味道直扑进鼻间。

    向青整张脸猛烈的抽动,拳头紧握了起来,发出嘎吱的脆响,用力的嘶吼,“老子今天弄不死你,就不姓向。”

    “这酒味道怎么样?”莫北眯眼,泛起了浅浅的笑意。

    陈杰和朱成林各自提着一根凳子扑过来,“你麻痹找死!”

    “住手!”

    然而,向青却喝住了两人,冷冰冰的盯着莫北,“老子要亲手废了这孙子。”

    今日本意是来羞辱莫北,羞辱不成,反被泼了一杯尿酒,这口气必须出,还得由自己来出。

    “莫北,你特么找死我们不拦着你,希望你一会儿别哭。”陈杰冷言道,侧身到一边看戏。

    朱成林也冷冷的瞪了莫北一眼,他们这类公子哥也不是完全没有建树,为了时不时的装逼,都学过一点拳脚功夫。

    向青大哥向华认识一个朋友是一个私人散打馆的老板,他们三人都在散打馆混过一顿时间,以向青的火候最好。

    既然向青都说了要亲自出手,他们也省得操心,站在一边等着看莫北被打成死狗。

    周茜不禁瞥了苏小卿一眼,“这就是你在意的草包,有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苏小卿,你不是总是维护他吗,现在又能如何?”

    虽然苏小卿很反感周茜,可她真的替莫北担心,心里还带着埋怨,这家伙太冲动了。

    刚才向青等人只是语言上的羞辱,没有肢体的冲突,真要是闹起来,苏小卿不信他们就敢那么肆无忌惮的动手,毕竟国家还有法律在。

    向家再有钱优势,也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苏小卿已经做好了给小姑打电话的准备,可万万没想到莫北会将那杯尿酒泼在向青脸上,这已经让事态发生了改变。

    “莫北……”

    “北哥……”

    看了苏小卿两人一眼,莫北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老天给了一个重活的机会,他拥有的不仅是那七年的记忆,还带着一丝先天罡炁。

    尽管这一丝先天罡炁很薄弱,要收拾向青这一类的公子哥已经足够了。

    “你很蠢。”向青眼中迸射出浓烈的恨意。

    莫北轻轻摇头,“那你就当我蠢吧。”

    “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爷爷,也许我下手会轻一点,否则……”

    没等向青说完,莫北双眼眯成了一条线,“否则怎么样?”

    “给脸不要,那就……去死吧。”寒意爆发,向青一声低沉的吼喊,扬手一拳就砸向了莫北的面门。

    今天这口气很难咽下,不发泄出来心里绝不会畅快。

    这该死的杂种竟然敢用尿酒泼自己,那就让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莫北站着不动,在拳头打近的刹那,轻描淡写的一脚踢了出去。

    嗡……轰!

    只听一声轻鸣,向青咻的一下就倒飞了出去,猛烈的撞击在墙壁上,被撞得七荤八素。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真切的看到向青嘴角溢出了血丝,才相信这是真的。

    “槽你吗!”

    还准备看戏的朱成林和陈杰操起了椅子就凶狠的砸了过来。

    “北哥,小心!”

    在葛峰吼喊的同时,苏小卿也紧紧的抓住衣角,心里担忧不已。

    莫北嘴角勾勒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巧妙的躲开了砸来的椅子,顺手抓住了陈杰的衣领,单手提了起来用力的扔在地上。

    咔擦!

    当脚踏在了陈杰脚踝上时,只听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后者下意识就发出了惨叫,冷汗瞬间布满了整个脸颊。

    前后发生不过在睁眼闭眼的瞬间,不管是倒在地上的向青还是准备再次扑上来的朱成林,此刻都僵住了。

    这……不可能!

    在他们的认知中莫北就是一个读死书的书呆子,怎么可能这么能打。

    陈杰近一米八的身高,不算瘦弱,怎么也有一百五六十斤,就那么轻易的被莫北提起来扔在地上,他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这……北哥……”

    莫北冷冷的瞥了朱成林一眼,后者抓住椅子,身躯微微一颤,猛吞着口水却不再敢上前。

    怎么会这样!

    周茜和张雯此刻也傻眼了,急忙躲得远远的,害怕殃及池鱼。

    “因为小卿和我走得近,所以你不爽?”莫北迈动了步子,缓缓走向了向青。

    “因为你家有钱有势,而我没有任何背景,所以你就觉得我就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对吗?”

    “你追求小卿不成迁怒于我,设计打了葛峰,不就是为了让我来吗?让我来还想让我喝下那杯尿酒,以此来羞辱我,满足你的快感,那么……”

    莫北身上的寒意爆发,冷漠的盯着向青,“你如愿了吗?”

    这时候的莫北已然不是那个性格温和的大学生,那双眼睛仿若锋利的刀,毫不保留的刺进了向青的心房。

    “你……你想怎么样,莫北,算我认栽,咱们别这么玩。”

    好汉不吃眼前,就莫北所表现出来的身手,还继续死磕那是脑残。

    “莫北,他是向家少爷,你太过分了,向家不会罢休的,希望你聪明点。”

    朱成林是唯一没有被打的人,脸色凝重道,“今天的事我们对不住了,都是误会,没必要这样。”

    “是吗?”

    看了朱成林一眼,莫北笑了,“那么如果我今天不能打,是不是必须喝下那杯尿酒,就算我喝下了,你们会想过适可而止吗?”

    这话让朱成林结舌,本就为了羞辱莫北而来,那怎么可能。

    “我告诉你,向家再强,老子……不怕!”

    轰!

    又一脚踹在了向青胸口上,向青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最少有三根胸骨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