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我并没打算走
    ,精彩小说免费!

    葛峰挣脱了按住自己的两人,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凝望着莫北的背影。

    他敢发誓,这绝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莫北,现在看到的莫北,拥有着他从没见过的狠劲儿。

    陈杰被放倒,脚踝被踩裂,向青被打得吐血,这……

    如果说泼了向青一脸的尿酒让人惊讶,那么现在就是让人震惊,在震惊的同时更让人后怕。

    “你……你你……很好!”

    每一次的呼吸都让向青胸腔传来剧烈的疼痛,还没干涸的脸颊,渗出了密集的细汗。

    只要是在东八区,谁不卖向家一个面子,从小到大,向青都不曾有过这种遭遇,今天他被这个认知中的渣子,打断了肋骨。

    恐惧之中,还伴随着无尽的恨意。

    地上的陈杰腾得嘶牙咧嘴,要说最冷静的当属于朱文林,看向莫北的时候,整张脸都充斥着凝重。

    早已经被吓傻的周茜和张雯,缩在旁边根本不敢做声。

    “莫北,你不该这么做。”朱成林道。

    听着这话,莫北没有多大的反应,捅破天又如何?

    况且向家丝毫没有资格和天媲美。

    “峰子,谁打的你?”

    葛峰一脸着急,捂住胸口走近,“北哥,算了,赶紧走。”

    尽管葛峰对朱成林没有什么好感,他却没有说错,莫北真的不该这么做,向青被打得吐血,一切已经失控了。

    别说是向青,就陈杰的脚踝被踩碎,他老子也不会善罢甘休,事情只会越变越严重。

    “都有谁?”莫北皱眉再问。

    葛峰拉住了莫北,“北哥……”

    “曾经有人告诉我,世界的本质是残酷的,你弱小,会任人鱼肉,你强大,可以目空一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可是……”葛峰结舌。

    旁边的苏小卿嘴角也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该你了,朱成林!”莫北没有多说,目光锁定在朱成林脸上。

    闻言,朱成林浑身紧绷,眼中有了慌张,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莫北,你冷静点。”苏小卿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急忙上前拉住莫北。

    莫北微闭上双眼,侧头看着她,重复着刚才的话,“如果我不能打,你想过今天我会怎么样吗?”

    “我……”苏小卿的手有了明显的松弛。

    莫北自嘲的笑了起来,“也许被打成重伤的会是我,也许我会受尽羞辱,也许……”

    轰!

    话没说完,莫北一个箭步,朱成林直接就飞了出去,将门砸坏,重重的摔在了外边,当即就晕了过去。

    “莫北!”

    向青怨恨的大吼,紧咬的牙关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你很叼,有本事就别特么走。”

    侧头回看了向青一眼,莫北轻轻摇头,“你请便。”

    “好,很好,你特么给老子等着。”向青忍着剧痛,急速拨打了电话。

    葛峰赶忙翻出电话,不管有没有用,先给老爹打电话再说,闹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而苏小卿,她从侧面看着莫北的脸颊,从进入酒店那时候就感觉莫北有着某种变化,却又无法说上来哪里不同。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那是一种陌生感。

    她不明白莫北只是一介学生,为什么这么能打架,就算能打架,他眼中的冷意和那股狠劲儿又是从何而来。

    “我吓着你了?”

    “什么……没有,只是……”苏小卿垂下了头,没有说下去。

    莫北苦笑,七年的特工生涯,心性自然有所不同,在九处他学会了很多很多。

    狠吗?

    他不觉得。

    比之处于黑暗中那种杀伐的生活,他已经很仁慈了。

    倘若他没有重活一次,还会被向青这样的公子哥欺凌,在这个充满现实的社会里,找谁说理去?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干脆一次性解决,省得以后麻烦。

    时间,悄然的流逝。

    此刻在另一个包房内,一个青年面带微笑,对面坐着一个黑衣女人,年纪二十三四岁,短发,给人的感觉充满了英气。

    “蔡小姐,你刚才说的事儿我会留意,奶奶已经吩咐过了,你放心,我郑家能做的一定做。”青年全名郑云松,而郑家是江城东八区第一家。

    蔡琳微微点头,“那就有劳了。”

    “蔡小姐客气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走进来一个中年人,看了郑云松一眼,然后伏在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

    “你是说向家那小子?”

    中年人点头,“没错。”

    “有点意思。”

    说着,郑云松看向蔡琳,“蔡小姐,我失陪一下,你先慢用。”

    蔡琳婉拒,“我已经吃好了,咱们改日再聊吧。”

    “也好。”

    两人起身出门。

    向家的那小子居然在这里被人打了,这让郑云松觉得很有趣,按照中年人的说法,动手的还是一个学生,那就更有趣了。

    江城东八区这地头,向家即使比不上郑家,却有着不弱的能量,有人竟然在对向家少爷下手,连向华那家伙也惊动了。

    这样的热闹不看白不看,而且金裕大酒店老板也有背景,想着这些,郑云松的兴趣更加浓烈。

    这边,向华已经到了,看到自己亲弟弟被打成了这幅样子,脸上写满了阴沉。

    “就是你动的手?”

    莫北没有否认,吐出一个字,“是。”

    “肋骨断了四根。”向华身边,一个板寸中年检查了一番,皱眉道。

    向华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向家的人被打断了四根肋骨,不管这小子什么来头,都不可饶恕。

    “让人先送他去医院。”

    “好的。”板寸中年应了一声,向身旁两人打了一个眼神,两人急忙上前。

    可向青忍住剧痛,“哥,我还能坚持,我特么要亲眼看见这杂种死。”

    “别闹。”

    “我死不了。”向青咬牙,怨恨的看向了莫北。

    莫北是吧,你再能打,我倒想看看你现在如何翻身。

    “是什么风将华少吹来了,哈哈哈,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一个爽朗的笑声跟着传来,走来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叫于万河,酒店的总经理。

    看了于万河一眼,向华眯眼道,“于经理,我弟弟在这里被打断了四根肋骨,你说是什么风?”

    于万河故作不知,“哦?竟有此事,这里边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

    作为金裕大酒店的负责人,圆滑是必备技能,知道也装着不知道,况且向华已经亲自来了,他也当做一场热闹来看。

    向华冷哼了一声,没有在意,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莫北身上,“小子,你很有种,不过你觉得今天有几成把握离开这里。”

    “抱歉,我并没打算走。”莫北一脸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