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死局?
    ,精彩小说免费!

    不对啊,这小子看蔡琳的眼神怎么怪怪的,难道他们认识?

    连孙家那位女主人也来了,可是因为向家的原因,她也不愿意对这胆大包天的小子伸出援手,不想招惹更多的是非。

    这小子敢对向家的人动手,下手还那么狠,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不过郑云松还在思考一件事,假如这小子和蔡琳真的认识,他的立场就需要重新考虑。

    其余人也注意到了莫北那不对劲的目光,他们不认识蔡琳,可是一个能够和郑家少爷一起吃饭的女人,绝对不普通。

    顿时,向华皱眉了。

    反应最大的要属蔡琳,在莫北看向她的时候,她也看着莫北,可是她不明白,根本就不认识这年轻人,为什么他会有这种眼神。

    那种眼神太怪了,饱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爱恋,心痛,伤心,绝望,还有愤怒和仇恨。

    莫北木讷的看着蔡琳,鼻头突然涌现了很强的酸意,眼中逐渐浮现了泪花,闪闪发光。

    他哭了。

    这复杂的表情和那眼泪让蔡琳也懵了,身躯轻轻的一颤。

    她可以确定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可对方的反应太诡异了,这是彼此熟悉的人才应该拥有的眼神,为什么他会有?

    “我好像不认识你。”犹豫之余,蔡琳说道。

    莫北一怔,收回了那种目光,前世就是蔡琳救了他,还带他进了九处,但在时间上却不同,没想到这次提前了这么多。

    这也难怪,依靠‘诡眼天书’的力量重活,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这时候的蔡琳根本不认识他。

    即使他可以完全信任蔡琳,现在也不是谈及那些事的时候。

    “没有,我认错人了。”

    蔡琳一丝浅笑,没有再说话。

    像这种富家子弟间的冲突,她一点也提不起兴趣,不过对于莫北,她多了一种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原来不认识!

    向华不认识蔡琳,却能看出来这女人不简单,刚才还隐隐担忧,要是这小子和这女人有关系,事情会很难办。

    现在嘛,一切担忧都没有了。

    “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认识什么人都可以叫来。”向华眯眼直视着莫北。

    陈金海和朱万权也是一脸冷意,“我倒想看看,是谁给你这个胆子。”

    至于向青几人,脸上的怨恨逐渐被狂热所取代。

    他们要亲眼看到莫北被打得满地找牙,跪地求饶,只有这样才能有报复的快感。

    “不用了,我就是一个普通学生,没钱没势没背景。”莫北一脸洒脱,还泛起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周茜满脸的讥讽,双手操在胸前,“莫北,到现在你还神气什么,我要是你就赶紧跪下来求饶,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横。”

    “姓莫的,你很有种,老子发誓,会慢慢的玩死你。”

    向青在向家保镖的搀扶下站起来,狰狞的说道,“你只是一条咸鱼,翻了身依然是咸鱼。”

    如果被一个拥有比向家更强背景的人修理了他也认栽,偏偏不是,打他脸的是莫北,是那个除了学习好一点,一无所有的杂鱼。

    要说在设局之前只是因为苏小卿而不爽,那么,现在性质彻底发生了转变。

    莫北先后看了周茜和向青一眼,淡漠的道,“说了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想将我干趴下吗,来就是,我接下。”

    语气很淡,却给向华等人带来了刺激。

    郑云松兴趣浓浓,侧头压低声音问,“蔡小姐,你真不认识?”

    看了郑云松一眼,蔡琳轻轻摇头,她不明白,这个叫莫北的年轻人那份淡定从何而来,是异人界人士?

    可是蔡琳并没有感觉到莫北身上属于炁的波动。

    旁边的苏眉不动声色,要不是牵扯到了苏小卿,她才不会亲自前来,这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青年,给点教训也好。

    同时苏眉心中也打定主意,以后绝不能让苏小卿再和莫北走得那么近,否则就是对不起大哥大嫂。

    “小姑……”苏小卿眼中含泪,但苏眉根本没有理会。

    向华脸色一沉,“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人,来人,给我废了他。”

    一声令下,向家七八个保镖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吃了这碗饭,就要听主子命令,况且这小子真是给脸不要。

    “给我打。”陈金海也冲自己带来的保镖大吼。

    一时间,三家的保镖,将近二十人,将莫北围在中间。

    本来吧,以他们保镖的身份来对付一个大学生,那是很掉面子的事,不过事已至此,打残了这小子,也是他自找的。

    “等等。”

    于万河突然制止,冲向华道,“华少,你们三家人二十来个保镖对一个小青年动手,有点太过了吧。”

    “这么说于经理打算插手?”向华冷哼。

    金裕大酒店的老板很有来头,具体是谁就连向华也没查到,只是有个传闻,金裕大酒店的老板很可能是西南秦家的生意,可没人能证实。

    于万河的制止让莫北也感到诧异,他不认识这人,有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插上一句。

    “华少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今晚你们这么一闹影响了酒店生意,虽然我只是一个管事人,但这事儿……”于万河永远都挂着微笑。

    混了这么多年,于万河的眼光很毒,所有人都觉得今天这小子走进了死胡同,事实真的会这样吗?

    这小子敢对向家的人动手,在向家等三家保镖来了都一直处于冷静,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为什么拥有这份城府和沉稳,很多事都值得深思。

    “酒店的损失我负责。”

    于万河打着哈哈,“既然华少这么说了,那你们请便。”

    话音落下之时,于万河在悄然之间看了莫北一眼,笑容不改。

    “动手!”

    来了吗?

    很好!

    重生回来,体内的先天罡炁非常薄弱,但是,二十来个保镖,完全足够了。

    “小子,你祈祷吧。”

    莫北纹丝不动,就在一帮保镖扑近身边的刹那,突然动了。

    那淡然的目光变得无比的犀利,出手就在眨眼之间,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

    一静一动,一招一式,只见保镖一个个接连的倒飞出去,狼狈的倒了一片。

    “卧槽,这什么鬼?”葛峰忍不住爆出一句,双眼瞪得溜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