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我要他死
    ,精彩小说免费!

    被掀翻的顾晨追了出来,那张脸变得跟死人一样难看。

    “莫北,现……现在……怎么办?”老四缩在了莫北身后,不断的猛吞口水。

    他和中午在酒店的葛峰一样感到诧异,以前从没发现莫北有如此强势的一面,可现在不是思考那些的时候,怎么脱身才是大事。

    “没事。”莫北淡然道。

    两个保镖直接走上来,一人走向了顾晨,另一人走到了莫北面前,个头要比莫北高出半个头。

    “左手还是右手?”

    莫北一笑,伸手两只手来,“双手,你要不要?”

    “很好,那就废了你的双手。”保镖探手就抓了过来,连少爷也敢打,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们是保镖,在跟着顾晨的情况下顾晨还被打了,这要是传到了顾先生的耳朵里,饭碗铁定保不住。

    既然这小子这么叼,就得让他付出代价。

    “啊!”

    只可惜,保镖并没有如愿的得手,刹那之间就发出了吃痛的惨叫,五根手指向后翻,直接被掰断,冷汗瞬间布满了脸颊。

    “找死!”

    另一个保镖见状,从莫北斜后方扑近,抡起重拳就砸向了他的后脑勺。

    这一拳要是打中,莫北绝不会好过。

    可是想法永远是美好的,未必就会成为现实。

    重拳砸近的瞬间,莫北一把捏住了这保镖的拳头,泛起迷醉的笑容。

    在对方惊讶的时候,用力一拉,保镖整个人就快速倒了过来。

    莫北顺势提住了保镖的皮带,下盘稳若老树,腰间发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保镖扔出了五米之外,狼狈的坠落在地上。

    “还打吗?”莫北瞟了顾晨一眼。

    顾晨牙关紧咬,没有做声,两个保镖也不敢再上来。

    见顾晨不说话,莫北道,“既然不打了,那我走了。”

    “莫北……”

    听到冯熙的喊声,莫北停下了脚步,回头之时淡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位大小姐,以前失敬了,我现在要回学校啃书,争取出人头地,不然不好搞啊。”

    虽然知道莫北只是一句玩笑话,冯熙心中一梗,想要解释,犹豫之下最终没有开口。

    看到两个狼狈的保镖,顾晨气得说不出来。

    脸面没有了,还被推了一把,本以为保镖能找回一点面子,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能打。

    “顾晨……”冯熙欲言又止。

    顾晨看也没看冯熙一眼,转身就走。

    “橙子……”

    向彤彤追了两步又停下来,冷笑着瞟了冯熙一眼,“就为了一个土包子,你想过橙子的感受吗,冯熙,你真的很过分。”

    “我……”

    僵在原地的冯熙表情木讷,遥望着莫北的背影,这家伙变得她几乎不认得了,而顾晨,她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莫北是吧,江城大学,你给我等着,有你的好果子吃。”

    向彤彤心中含恨,认识了人就好办,一个电话就能让向青好好的收拾这混蛋。

    只是向彤彤哪里知道,此刻的向青已经被送进了医院,连着给向青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最后才给向华打去。

    “大哥,向青那家伙又……什么,医院……好好,我马上来。”

    没人发现,在距离烘焙店不远处,还有一双眼睛将整个经过看在眼里,更多的注意却是在冯熙身上,等人散去,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

    江城五院,一间特护病房内,向青整个人陷入了绝望中。

    虽然知道情况很严重,可在医生没有给出结果之前,他还抱有一丝希望。

    拿到结果那时,希望彻底破灭了。

    膝盖骨遭到粉碎性破坏,根本无法复原,即使以后伤势好了,这辈子也会成为一个跛子。

    堂堂向家少爷成了一个跛子,闭上眼睛,向青满脑子都是被人奚落,嘲笑的画面,而这一切都是拜莫北所赐。

    他恨那杂种,恨不得亲口咬死莫北。

    “出去。”

    “先生……”

    “我特么让你出去,聋了吗?”向青不顾伤势,一巴掌抽在了护士脸上,打得护士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委屈的走出门。

    病房里除了仪器的电子音,只剩下向青沉重的呼吸。

    房门再次被推开,向青也再次咆哮,“都给老子滚,谁特么也别来怜悯我。”

    向华沉着一张脸,走到了病床前。

    肋骨断了还能恢复,膝盖骨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他完全能够理解向青此刻的心情,心里也充斥着怒火。

    “爸已经想办法联系国外的专家,不要放弃,会有办法的。”

    向青愣愣的看着大哥,疯笑起来,“有用吗,大哥,我废了,我以后就是一个跛子,一个让人嘲笑的跛子,我……”

    啪!

    挨了重重的一耳光,向青突然安静了下来,躺在病床上,四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哥,我要他死。”许久之后,向青才开口。

    向华点头,“安心养伤,其他什么也别管。”

    碰的一声,门被撞开,向彤彤冲进门,看到向青,眼泪夺眶而出,“为什么会这样?”

    向彤彤和向华兄弟并非亲生兄妹,只是堂兄妹,但从小到大,向彤彤都生活在幸福之中。

    向华护着她,向青是她的出气筒,而现在这个出气筒就这样躺在病床上。

    “大哥,是谁做的?”

    向华没有回答,起身道,“好好休息,彤彤,跟我出去,别打扰你二哥。”

    “我……好吧,向青,你别想太多。”犹豫后,向彤彤点头,最后还是跟着向华离开了病房。

    在医院另一个房间,还有几个人,向中堂,向中林兄弟,再有就是向华母亲吴小琴,见向华带着向彤彤进门,几人将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小华,怎么样?”吴小琴脸上还带着泪痕,急忙抓住向华的手,自己生下的儿子,发生了这种事,岂会不心痛。

    向华抿了抿嘴,看向另一个美妇,“二婶,带我妈回家。”

    “告诉我,到底是谁做的?”吴小琴嘴角颤抖,直勾勾的盯着向华。

    “妈!”

    吴小琴态度坚决,“告诉我!”

    一家人只知道向青被人打成残废进了医院,具体是怎么回事,向华只字未提,而从甘老口中知道情况的向中堂,脸色非常不好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有东西,打残了活该。”

    自己小儿子是什么德行,向中堂非常清楚,在向家的能量下可保平安,但终究还是发生了最担心的事。

    “向中堂,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儿子都残废了。”吴小琴抓住向中堂就开始扭打。

    向华闭上双眼,低沉的喝道,“够了,有完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