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五爷
    ,精彩小说免费!

    截脉手是一种刺激罡炁的极端方式,以生死相搏,如果不是掌握了那种特殊的行炁要领,等于就是找死。

    移脉换穴,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复杂,当初九处那老家伙教给他这个秘法,足足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吃透。

    有截脉手这种特殊的刺激秘法,在修行上将会事半功倍。

    昔日花了七年时间达到空冥境后期,而这一次,莫北相信时间会更短,他的目标也不是空冥境,而是神合境。

    江城地处西南,清晨的空气非常湿润,周围萦绕着淡淡的雾气。

    莫北纵身跃起,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一个晚上的罡炁疏通引导,让他精神十足。

    打好了基础,再想办法锤炼身体强度,按照估算,不出半个月就能彻底稳固在空元境中期,向后期靠近。

    修武之人的实力等级虽然有明确划分,但那只是一个基础标准,而战斗力的强弱不仅仅需要等级支撑,还需要其他因素配合。

    昨天在金裕大酒店,莫北之所以能够一拳打伤何建安,一则是因为先天罡炁比后天罡炁更为精纯,另则是出其不意,最强一击直接打退。

    真要是打消耗战,莫北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那姓甘的老杂毛后来还无耻的出手了,如果不是蔡琳出手还真不好说。

    “向家,你们什么时候来呢?”

    以向家那种久居上层社会的心态,是绝不会罢手的,不过什么时候来,会怎么来,莫北还真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莫北进行了短距离速度爆发,虽然比之以前的身体强度,体内消耗更快,速度也大不如前,可已经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卧槽,又跑了,有没有搞错。”突然传来的谩骂声,吸引的莫北。

    顺眼看去,一个满脸胡子茬的中年人就在不远处,拿着一根鱼竿大骂。

    钓鱼?

    莫北不禁摸了一下鼻头,这大清早的钓毛线个鱼啊。

    昨晚只为找一个僻静之地修行,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左右打量了一下,前面是一个人工湖,这里貌似是一个公园。

    走近后莫北才发现满地的烟头,还有一股浓浓的酒气。

    “看什么看,滚一边去,吓跑了老子的鱼,找你赔。”中年人瞅了莫北一眼,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烟头,准备重新点上。

    可被露水打湿的烟头根本就点不燃,中年人不禁又骂了一声,“槽,什么玩意儿。”

    莫北摇头,淡然一笑,发现这看起来有些邋遢的中年人有那么一点意思。

    “笑个屁笑,有烟没,给老子一支。”

    莫北耸耸肩,笑道,“有倒是有,但我们又不熟。”

    言外之意,不是熟人为毛给你。

    “哟,哟哟,臭小子,挺冲啊。”中年人将鱼竿放下,趁其不备,突然一爪抓向了莫北。

    眼见利爪袭来,莫北暗骂,这王八蛋说动手就动手,这出手的速度,是修武之人。

    嗡……呼哧!

    中年人咧嘴一笑,临时改变了方向,化爪为拳,大笑着一拳轰向了莫北,“反应不错嘛,可惜!”

    该死,好快!

    强行扭转身躯,莫北侧身刚稳住,快速抡起了拳头,迎击而上。

    轰!

    只听一声轻微的闷响,莫北就猛退出去,手背被震得发麻,猛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中年人慢悠悠的走到面前,一脸得意的看着莫北,“小子,你给还不是不给,不给老子打得你给,槽,一支烟也这么抠。”

    莫北郁闷,一个修武之人为了一支烟动手,至于嘛,奶奶的,要是换做以前,老子打得你连妈也不认得。

    “不给!”莫北白了一眼。

    中年人嘴角一抽,“老子……”

    但话没说下去突然僵住了,伸手捂住了左边小腹,脸色唰的一下就青了,密集的冷汗凝结在额头。

    “喂,你咋了?我告诉你,别特么讹我。”莫北心中低估,该不是碰到一个碰瓷的吧。

    剧烈的疼痛让中年人连话都无法说,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一下一下的抽搐,过了好一阵才咬牙道,“快……把酒给我。”

    “你没事吧。”

    “少特么……酒。”

    瞥了一下嘴,莫北才将鱼竿处的白酒给拧过来,递给中年人,后者就猛灌了几口,摊开手掌按在左边小腹上,届时,罡炁的波动增强了。

    原来如此。

    莫北捏着下巴瞄着中年人,尤其是他按着的小腹位置。

    这家伙看来是有病啊,难怪喝这么多酒,还是高度白酒,应该是依靠烈酒来镇痛。

    大约过了一刻钟,中年人的脸色才恢复常态,有气无力的道,“烟。”

    这次莫北没有矫情了,掏出烟全都扔给了中年人,“能抽就抽吧。”

    中年人一怔,下一秒就破口大骂,“你特么能不能说点人话,存心咒老子死,是吗?”

    莫北笑而不语,坐到中年人身边,二话没说拉开他的手,将衣服掀起来,眉宇跟着就皱了起来。

    只见左边小腹位置高高的隆起,还隐隐的起伏,这家伙的麻烦还不是一点小啊。

    “多久了,怎么弄的?”

    中年人拍开莫北的手,“关你屁事。”

    “当我没说。”不领情就算了,切!

    起身后莫北就走了,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道,“对了,喝酒镇痛是治标不治本的,不想死就悠着点,否则……”

    等莫北的身影彻底消失,中年人还凝望着,嘴角不禁泛起深意的笑容,“有意思的小子。”

    “五爷。”

    闻声,中年人看着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胖子,身上的气息完全变了,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如果莫北还在一定会认得,这胖子正是莫北有过一面之缘的于万河,于胖子。

    “五爷,你和那小子交手了?”于胖子永远都挂着笑容。

    中年人将烟给点上,深吸了一口,这才道,“查清楚了吗?”

    “这个……”

    “于胖子你自己说,你有什么用。”中年人板起脸。

    于万河浅笑,“查是查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一片空白,至于那姓蔡的女人也查不到什么,五爷放心,我会继续查的。”

    “查个毛线。”

    瞪了于万河一眼,中年人眯起双眼,“不用查我也猜到那女人出自哪里,其实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这小子,胆大包天啊。”

    回想莫北临走时候说的话,中年人下意识的按住了小腹。

    “五爷的意思……”

    “我有什么意思,看热闹不行吗?”说完,中年人扬了扬手,大步的离开,留下一脸深思的于万河。

    ps: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