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让你费心了
    ,精彩小说免费!

    “莫北……”刚下楼的冯熙正好看到莫北一杯酒泼在了吕博脸上,脸上迅速泛起着急之色。

    那一日在烘焙店莫北就已经和顾晨有过摩擦,事后还私下找过顾晨,而且顾晨也答应过她既往不咎,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找莫北麻烦。

    只是冯熙不曾想过,她私下找顾晨这个举动,不仅没能起到减缓的作用,反而给顾晨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无非就是隐忍不发而已。

    可今天是自己生日,冯熙是满心期待莫北能来,如今人倒是来了,又和吕博发生了冲突,这可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冯熙虽然性子温和,却也不是傻子,吕博是什么人她心里有数,莫北就算再怎么变化,本性却没有改变,哪怕是不知道起因就能判断出来。

    吕博和顾晨的关系好,如果这个冲突并非因为吕博本身,而是顾晨,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旁边的沈心怡看到满心担忧的女儿,也跟着看了过去,胡洋几个小子她很熟悉,都算是一个圈子的,唯有莫北三人不认识。

    从女儿眼神中,沈心怡差不多已经看出来了,黛眉堆积。

    刚才泼了吕博一杯酒的年轻人就是女儿喜欢的人,可惜,这样的举动让莫北在沈心怡心中大打折扣。

    年轻人之间争强好胜本来没多大事,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

    但今晚毕竟是女儿的生日宴会,在她冯家对人动手,闹笑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冯家。

    “熙熙,就是他吗?”

    冯熙闻声回头,看到已经皱眉的母亲,心中暗叫不好,急忙解释道,“妈,他不是这样的,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长了眼睛。”沈心怡轻哼。

    当然,沈心怡脸上的变化全都落入了顾晨眼里,嘴角微微一笑,他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如今这个时代讲求的是自由恋爱,但是,真的就自由了吗?

    华夏自古就有一个传统,门当户对,这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况且任何情感都是奠定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没有绝对的。

    越是有钱人,家世背景越为强大的人,这个观念就越深。

    顾晨其他什么都不差,唯一差的就是冯熙对他的感觉,不过感情嘛,没有可以培养,至于自身的底子,不是说能有就有的。

    顾晨喝了一口酒,心中暗笑,莫北这一杯酒时间泼得刚刚好,正好被沈心怡看到,无疑来说,莫北在冯家的形象将会大打折扣。

    然而人啊,永远都会跟着自己主观意识走,不论是顾晨还是沈心怡,他们哪里知道,在莫北心中冯熙仅仅只是一个女性朋友,仅此而已。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换而言之,沈心怡对他的印象是好是坏,莫北一点也不关心,更不会为了刻意的讨好谁而改变自己做事的风格。

    奚落他可以,羞辱他也可以,但和身边的人没有关系,如果是为了针对他而迁怒了身边的人,那就对不起了。

    被泼了满满一杯酒,吕博的样子非常狼狈,脸上顷刻间写满了愤怒,咬牙怒视着莫北,“你特么找死。”

    冯文辉,曹骏以及胡洋,脸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姓莫的,不是无法激怒你吗,你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一杯不够,这里还有。”莫北目光一寒。

    老四性格本来就内向,甚至可以用自卑来形容,如果今天真的被迫舔了吕博的鞋子,必定会在心里形成很大的阴影。

    人一辈子没有几个朋友,能够一起上学,并且住在同一间寝室,那就是缘分。

    莫北不再是以前的莫北,他的同学一样不能遭受这种羞辱。

    “我草你码!”

    吕博一把揪住了莫北的衣领,再怎么也是圈子中有点名头的公子哥,当众被人泼了一杯酒,脸往哪儿搁?

    “住手!”

    眼见差不多了,顾晨才放下酒杯走过来,皱眉道,“吕博,你干什么,给我松手。”

    “晨哥,今天这事儿你别管。”吕博没有听劝。

    顾晨心中暗笑,板起脸拉高了嗓门,“闹什么闹,今天是熙熙的生日,你就是这样来庆祝的吗?”

    这话听起来是对吕博的训斥,实际上什么意思很多人都懂了。

    今天是冯熙的生日,但凡闹事,都是在打冯家的脸,而你莫北就是不给冯家面子。

    “晨哥……”

    “够了!”

    纵然不情愿,吕博冷哼一声后还是松开了手。

    顾晨这才看向了莫北,眉宇推得很高,“我知道你很能打,不过请你分一分场合,今晚是熙熙的生日。”

    “让你费心了。”

    说完,莫北就带着葛峰两人走开,没有再看顾晨一眼,的确是让他费心了,搞出了这么多花样来。

    将整个过程一丝不漏看在眼里的孙晓宇,突然对莫北的兴趣更大了,丝毫不避讳的勾过了苏小卿的脖子,坏笑连连。

    “你干嘛,要死啊。”苏小卿推了孙晓宇一把。

    “我晕,咱们是亲戚,很亲的那种好吧,话说苏小卿,我突然觉得那家伙不是一般的叼啊。”孙晓宇压低声音笑道。

    顾晨是什么人,怎么个性格孙晓宇很清楚,表面看起来很谦逊,没有那种一般纨绔子弟的跋扈,可绝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从曹骏和方文辉找到莫北,再到胡洋和吕博搞出那一幕,他又岂会不知道一切都是顾晨的意思。

    说白一点,顾晨就是太过阴险,这也是孙晓宇不喜欢和他玩的原因。

    偏偏这个莫北,还真是胆儿肥啊,不说顾晨,就吕博等富家子弟都不是不好惹的角色,而莫北的举动,可以说非常叼。

    “小宇,今晚他恐怕会惹上麻烦。”

    孙晓宇耸耸肩,“不是恐怕好吧,是已经惹上麻烦了,那帮杂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吧,要不你真心诚意的叫我一声哥,我就保住你的小情人。”

    “去去去,什么小情人,说得那么难听。”苏小卿红着瞪了孙晓宇一眼,真要说没有担忧,那是假的。

    虽然对江城境内的公子哥谈不上有多熟悉,可是在中海的时候,见过太多这类人,还有一个向彤彤的在,刚才的冲突仅仅是一个开始。

    “你这家伙,就不能忍一忍嘛。”瞄着莫北,苏小卿不满的嘟起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