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你说我敢不敢
    ..最强特工学生

    清脆的巴掌声传了很远,整个会场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没人想到莫北会动手,还是对一个女孩动手,而那个女孩是向家大小姐。

    “这小子疯了吗?”许久之后,人群中才有人嘀咕了一句。

    在这些人看来,莫北不仅是疯了,脑袋还被门夹了。

    今晚这种场合,他已经就让冯家难堪了作为女主人的沈心怡还下了逐客令。

    可是他做了什么?

    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向家大小姐一巴掌,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一巴掌打在了向彤彤的脸上,也打在了众人的心上。

    “你敢打我?”向彤彤脸上一片火辣,瞬间被愤怒填满。

    莫北脸色不改,“对,我打了。”

    “你这卑贱的杂种。”向彤彤发出竭嘶底里的嘶吼。

    先是烘焙店被撞了不道歉,再是知道向青被打进了医院,向彤彤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怨气。

    如今更是在这种场合上挨了一巴掌,无疑来说,彻底的激怒了她。

    “你很好,连女生也打。”胡洋眼神冰冷。

    方文辉,曹骏,吕博,甚至于顾晨,此时此刻那表情,都恨不得将莫北给吞了。

    旁边的孙晓宇也愣住了。

    向彤彤骂了苏小卿,他肯定会站出来,可顶多也是嘴上的交锋,真要说动手,他不敢,怎么也得顾忌一下冯家的脸面。

    不说是向彤彤,就算是胡洋等人,即使再怎么愤怒也不能动手打。

    莫北打了,打的还是向彤彤。

    这一巴掌,彻底改变了氛围,也将情势变得凝重。

    再看向华,那张脸真的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在金裕大酒店,莫北当着他的面打断了亲兄弟的腿,现在又当着他的面扇了堂妹一巴掌。

    怨恨之气只增不减,而且在向华心中,也将莫北拉入了死亡的黑名单。

    一次一次的让他向家颜面尽失,这已经不是小冲突了,他向家还要在江城混,还要一张脸。

    “姓莫的,谁特么给你的胆子,你信不信今天走不出这个门。”吕博咬牙切齿,愤怒之余,心中狂笑。

    傻笔玩意儿,泼了老子一杯酒是吧,你特么脑残到打向彤彤,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曹骏和方文辉对视一眼,也冷笑连连,“不作死就不会死,一个垃圾玩意儿还敢这么嚣张。”

    此刻的胡洋已经走到了莫北面前,两人个头相差不大,他揪住了莫北的衣领,狰狞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能打,很牛笔。”

    能搞过几个保安就了不起了吗,笑话。

    富家子弟,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纯粹的纨绔。

    他胡洋手上的功夫不弱,而且现在是一个绝佳的表现机会,他站出来还真有可能俘获向彤彤的芳心。

    一旦真的得到了向彤彤的认可,以后走在一起,他家就会靠着向家这棵大树而水涨船高。

    此刻的胡洋在怨恨莫北的同时,还有着感谢之意。

    莫北真是一个凡事都要计较,甚至和一个女孩计较的人吗?

    不,那是要看什么人。

    在学校遇到了不可一世的郭谣,在外边遇到了趾高气扬,仗着家世鼻子翘上天的向彤彤,这样的女孩,比很多男的还要可恶。

    特工的心性强于常人,可是,他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学生,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小青年,应该拥有小青年的性格。

    他没有忘记那老家伙的叮嘱,找到潜藏在江城大学的陈博士。

    但在找到之前,特工的身份必须加以伪装,如何伪装才更容易隐藏,方式很多。

    “老胡,你家小子很生气啊。”

    胡万钟轻抿嘴轻笑,“小辈之前的冲突,他们自己解决,那小子敢对向家的人动手,的确有胆量,不过只是很蠢。”

    说话之间,胡万钟已经用眼镜的余光瞟到了脸色阴沉到极点的向华。

    论辈分,他要大向华一辈,可真要是论能量和手段,还自愧不如,那叫莫北的小子动手了,今晚要安然的离开,恐怕是难了。

    莫北瞥了一眼揪住自己衣领的手,再将目光转移到了胡洋的脸上,“松开。”

    “我特么要是不松呢,你有种连我一起打,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胡洋昂着脑袋,瞪大了眼睛。

    身后的葛峰将老四护住,同样的场景他在金裕大酒店已经见识过了。

    即使对莫北的转变存在很大的疑惑,但他相信真的动手,莫北不会吃亏。

    说来是那么可笑,上次向青坑了他而设下鸿门宴让莫北来,准备好羞辱了莫北反被打脸。

    而今天,胡洋等人在挑动之下又准备这么玩。

    哼,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不说是莫北,换做是他也会这么做,否则这些自以为家世背景硬一点的杂毛,真的不把其他人当做人来看。

    “再说一遍,松开。”

    “松你麻痹!”

    胡洋挥拳就打向了莫北的脸,男生谁不崇拜一点会功夫的人,胡洋还真算不错,跟着自家的保镖训练,手上功夫也有那么几下子。

    啪!

    拳头没有如愿的打在莫北的脸上,而是打在了他的手心。

    什么,被接住了!

    莫北冷笑,五指合拢,撬开了胡洋的大拇指,反向一掰,又是一声脆响后,胡洋大拇指直接就断了。

    “啊……我槽你吗!”

    剧痛让胡洋破口大骂,冷汗瞬间布满了脸颊,他那刚才还一脸淡笑的老子胡万钟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住手。”

    掰断了胡洋的大拇指,莫北却没有松手,还扣着手腕,侧头看向了胡万钟,双眼眯成了一条线。

    “我给过他两次机会,让他松开,没有第三次机会。”

    “你!”

    “你们不都说了,做人要有分寸,给脸不要脸,怪谁?”手腕一抖,胡洋的手臂已经反向弯曲,发出了更加凄惨的叫声。

    胡万钟坐不住了,三步化作两步的冲出来,“小子,你敢。”

    莫北笑了,从淡漠的笑到大声的狂笑,没有看胡万钟,而是看向了向华,“向家大少爷,你来帮我回答,我究竟敢不敢。”

    此刻,所有人都转移了目光,盯着向华。

    而且似乎都明白了过来,这不可一世的小子和向家有恩怨啊,似乎连向家大少爷也不放在眼里。

    “你会走上绝路的。”向华冷漠的道。

    “是吗?”

    莫北摇头,用力扭动,彻底将胡洋的手臂扭断,“抱歉,老子不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