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挨个收拾
    上一世,诸如向家这样的家族在国内外都见得太多,向华,向青,还有胡洋这样的富家子弟更是多如牛毛。

    今晚冯熙这个生日会,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莫北心里早就有数。

    他有过让步,很可惜这些人因为自己的身份,家世背景,并没有将他的让步放在心上。

    也罢,既然如此,就索性让风暴来得更猛烈一点。

    连老家伙都已经准许了他走不一样的路,这一条路就要走到底,曾经他太刚太直,顾忌太多,这一世不会那样。

    既然打算走一条非常规的路,就得重新塑造一个身份,与未来那些国家的敌人交锋。

    “小洋!”

    胡万钟快步扑倒儿子身边,将其扶住,可那条手臂只是连着肉,但已经变形。

    “爸……我的手……好痛,爸……我要弄死这杂种,给我弄死他。”胡洋满脸狰狞,已经到了扭曲的地步。

    胡万钟脸色铁青,朗声大吼,“来人,送他去医院,立刻。”

    不说是胡万钟,沈心怡的脸也一阵青一阵白,这里是冯家,莫北让冯家丢尽了脸,还出手这么重,废了胡洋的胳膊。

    “夫人。”冯家保镖快步上前。

    沈心怡皱眉道,“送胡少去医院,不得耽误。”

    “是,夫人。”

    等冯家保镖将胡洋抬走,沈心怡心口阵阵起伏,冷漠的盯着莫北,“你太过分了。”

    “也许吧。”莫北回答很平淡。

    在沈心怡身旁的冯熙,完全陷入了呆滞。

    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生日聚会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为什么莫北的变化会这么大,为什么他会这么狠。

    “这真的是你吗,莫北,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冯熙满脸含泪,不断的摇头。

    这不是她所认识的莫北,她以前认识的莫北是一个腼腆安静,却奋发图强的男孩,而不是一个下手狠辣,毫无顾忌的莽撞之人。

    “小杂种,你好狠。”

    莫北侧头看向葛峰,还没等他开口,葛峰拿出了一支烟递给他。

    点上了一支烟,莫北深吸了一口,锐利的目光聚集在了胡万钟脸上,“你狠过吗?你儿子狠过吗?你是否欺凌过别人,让人到绝望的地步?”

    “你!”胡万钟脸色一僵。

    在黑暗和光明交错的世界,这些外表光鲜的成功人士,富豪名流,谁的底子又真正的清白呢。

    “你刚才要我同学舔你的鞋子,对吗?”

    当吕博被莫北的目光锁定,浑身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刚才胡洋的手臂被拧断了,那份痛苦还历历在目,这杂种居然盯上了自己。

    “我在问你话。”莫北瞳孔紧缩。

    吕博一咬牙,心中一横,他就不相信莫北今晚还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是又怎么样,那四眼狗弄脏了我的鞋子,一个卑贱的垃圾,我让他舔,是他的荣幸。”

    莫北点头,“我懂了。”

    嗡……

    瞬步,骤然而近,不到眨眼之间,吕博就被莫北锁住了脖子,一耳光就抽了上去,然后丢在地上,顺势一脚踢到了很远。

    “你们为了义气,我暂且称为义气,一来就找麻烦,我不和你们计较才有了羞辱我同学的举动,这应该怎么算?”

    当莫北看向方文辉和曹骏两人时,两人的气焰已经被浇灭了,胡洋被打断了一只手,吕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又成为了目标。

    “你真要这么做,可要想清楚了。”曹骏冷言道。

    啪!

    直接一耳光,曹骏被打飞到几米之外。

    “你麻痹是疯子。”

    莫北慢步走到了方文辉面前,莞尔一笑,“你说对了,我就是疯子。”

    轰!

    这一脚踹在了方文辉的胸膛,后者连续猛退,稳住身形时,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整个现场的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不论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是男是女,连呼吸都不敢过重。

    他们都明白了,莫北是要一鼓作气将今晚找他麻烦的公子哥都收拾掉。

    只是他们真的不懂,这样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小子这么搞,真的是不计后果吗?

    任何一个城市都有固定的圈子,任何一个圈子都不容忽视,要做过江龙,本事不够硬,过不了江就会死。

    得罪了冯家,得罪了向家,还有胡家,吕家,方家和曹家。

    江城东八区有能量的人不说都得罪了完了,就这些人,也足够碾死他。

    可这小子真的就是愚蠢到了无可救药的人吗?

    不太像!

    “顾晨,你觉得我敢不敢对你动手?”

    这一问,在场的人心都差点跳了出来,完全傻了。

    不对啊,顾晨今晚并没有过激的举动,没有和这小子有冲突,相反还在劝阻,怎么也被盯上了呢。

    得罪了向家和冯家还不够,连顾家也敢得罪,这小子到底哪来的这份底气。

    “适可而止。”顾晨脸色阴沉。

    莫北再笑,同样的话他也说过。

    可这些人有适可而止吗?

    没有,他们只想着如何看自己笑话,如何配合顾晨,如何配合向彤彤,或者应该说向华来嘲讽自己。

    “够了!”

    沈心怡冷言制止,“这是我冯家,还容不得你来放肆。”

    冯家的颜面已经掉落了一地,沈心怡只想着挽回最后一丝,哪怕仅有一丝。

    而冯世昌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跟一个旁观者一样,将这一幕当做一场戏来看,他知道,这场戏还没完。

    到了这时候冯世昌如果还不明白什么,他这辈子就白混了。

    他完全能够笃定,这位曲先生来冯家不是参加女儿的生日,也不是来找他,而是因为那个被所有人无视嘲讽的青年,莫北。

    “你错了。”莫北摇头。

    沈心怡双手环抱,“我何错之有。”

    “当一个人固定了自己的视线就会忽视周围存在的物体,脸面之心太强了,呵呵,又怎么会发现某些事的本质呢。”

    这一声呵呵之笑,明显带着几分嘲讽,让沈心怡感到很难堪。

    “顾晨,你很聪明,但同样很傻,你有城府,却终究没用在刀刃上,你睚眦必报,那么,今晚的事如愿了吗?”

    最后一声质问,莫北动手了,干脆的一脚将顾晨踹倒在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