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连续质问
    向彤彤,顾晨,胡洋,吕博,方文辉和曹骏,没有一人逃过。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莫北的举动都太过嚣张而不顾后果。

    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莫北的本意,曲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孙晓宇伸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下巴,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莫北。

    他这位未来妹夫不是一般的叼,叼炸天了,可这尼玛究竟要闹哪样。

    同时得罪了这么多人,而且被打的好几个人的老爹还在这里,难道就真的一点不害怕后果。

    平心而论,不说有没有这样的身手,就算有,孙晓宇都不认为他自己有这个胆量。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所有人发难的话,孙家全力相护也护不住。

    “老妹,这家伙这里真的没问题?”孙晓宇拉了拉苏小卿,指着自己的脑袋小声问。

    苏小卿白了一眼,“你那里才有问题。”

    “不是……”孙晓宇郁闷。

    苏小卿摇头唏嘘,没有再说话。

    事到如今要说不担心是假的,可担心又能如何?

    莫北敢这么做肯定有依仗,也许就是给他带来改变的那份神秘吧。

    除了胡万钟,还有两个中年人也铁青着脸走到了这边,一个是方文辉老爹方胜,另一个是吕博的老子吕天成。

    “年轻人,别这么冲,活得会更久。”方胜语气冰冷,双眼锁定了莫北。

    吕天成同样面若冰霜,“你所谓的家教就是这样吗,那我想请问,你的家教又在哪里?你父母就是这样教你的吗?有人生没有养的杂种,今天我们就教会你怎么做人。”

    小的被打,老的又出来了,还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晚来冯家是为了参加宴会,带保镖有点唐突了,可他们这样身份的人,随便一个电话,在极短的时间里就会有人来。

    但没人发现,在吕天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北的身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更没人知道,父母是他的这辈子的禁忌,尤其是那所谓的母亲。

    “莫北……”最早发现莫北不对劲的苏小卿,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浓郁。

    有人生没人养,没错,他的确有人生没人养,他懦弱,他内向,可这份表象之下隐藏着的却是深深的恨意。

    也是那份恨意驱使着他上一世抗住了九处那地狱一般的训练,同样是那份执念让他多次从生死边缘坚持下来。

    他不想去触及那种伤痛,那是一个永不复合的伤疤。

    此刻,却因为吕天成的一句话,那个伤疤被戳得鲜血四溅。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当莫北发出跟疯了一样的狂笑时,没人能明白这笑声代表着什么。

    嗡!

    身躯高速移动,和空气摩擦出了沉闷的嗡鸣,等众人看清的时候,莫北的手已经锁住了吕天成的喉咙,悬空提了起来。

    嘎吱……嘎吱。

    巨力锁住的脖子发出了让人心颤的声音。

    他要干什么?

    这时候,连曲先生也皱眉了。

    动手没事,打残也可以解决,倘若错手杀了吕天成,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冯世昌见状也站起了起来,快步上前,“小兄弟且慢,凡事可以商量。”

    可是莫北没有回头,眼中充满着死意。

    仅仅是这样的一个眼神就让吕天成慌了神,为什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子会有这种眼神。

    这是要杀人的眼神,绝对错不了。

    “小兄弟,听冯某人一句,大可不必闹到这个地步,我替老吕向你道歉。”见莫北没有搭理自己,冯世昌又道。

    什么!

    很多人满脸惊诧,如果没有听错,冯世昌是在道歉。

    而且这口气并没有冯家当家人那种高傲的姿态,而是在妥协。

    冯世昌,他为什么这么做?

    莫北胸膛剧烈的起伏,还没松手,而吕天成几乎要窒息了,死亡的恐惧如潮水一样快速涌来。

    “不要,莫北,你冷静点。”苏小卿见状不对,急忙上前拉住莫北的手。

    等那份怒意消退,莫北才松手将吕天成丢在地上,后者大口的呼吸着,突然发现能够自由呼吸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我警告你,别触及我的底线,不然,干掉你又何妨。”瞥了一眼吕天成,莫北不再搭理。

    而旁边的方胜,脸都吓白了。

    被锁住脖子的不是他,可吕天成被锁住那样子,让他彷如自己也被掐住了,哪里还敢说话。

    在很多时候有钱有势的人并非就是好事,盘子太大,顾忌太多。

    欺负小人物没话说,遇到同级别的只能嘴上想斗,遇到比自己能量强的,那就只能认怂。

    但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他们恐惧的就是碰到一个疯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疯狂之人,那才是最头疼的。

    见莫北撒手,冯世昌也松了一口气,后背冷汗都紧张出来了,幸好没事,不然真的无法收场。

    冯世昌丝毫不怀疑,就算莫北真的杀了吕天成,曲先生又是为了莫北而来,这件事照样能够抹平,堵住所有人的嘴。

    “我等了你好几天,你没找我,退而求其次等到今天,好算计。”莫北看向了向华。

    然后伸手指着向彤彤,目光转移到了顾晨身上,“在烘焙店因为你那所谓的面子而不爽,睚眦必报的你又怎么可能咽下那口气呢。”

    “也因为你咽不下那口气,才会成为这位大小姐的利用的棋子,你不蠢,谁蠢?”

    目光再次转移,莫北依次看向了吕博,方文辉,曹骏,冷笑道,“一个是顾家少爷,一个是向家大小姐,你们的趋炎附势,认为我就是一个想踩就踩的人,奚落,嘲讽,甚至羞辱,在显摆你们家世的同时,还能拍一拍他们的马屁,可你们又蠢不蠢呢?”

    说到这里,莫北重新点上了一支烟,猛烈的抽了起来,“作为同学我来参加冯熙的生日会,不想和你们任何人有过节,我不断让步,而你们,做了什么?”

    整个说话节奏,莫北都放得很缓,可每一句话都给在场的人带来了冲击,尤其是顾晨,以及方文辉几人。

    “我不计较,你们就想羞辱我同学,以此激怒于我,呵呵。”

    “我一旦发火,那就是让冯家下不来台,到时候不用你们动手,单单冯家就能让我痛苦不堪,对吗?”

    莫北连续质问让安静的人群逐渐掀起了议论声,本来是年轻小辈之间的争强好胜,没想到这里边还隐藏着这么多道道。

    如果说最初认为是莫北让冯家难堪了,那么现在很多人心里都开始明白了。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包养,哈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