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最强特工学生

    此刻的冯世昌脸色很不好看,被小辈当枪使,这是对他的侮辱。

    “我就带了一条廉价的手链作为礼物,又被向家大小姐逮住了奚落的机会,当着这么多名流的面让我难堪,那样才能满足内心的快感,你也的确成功了。”

    猛吸一口,莫北将烟头丢掉,“我依然选择了回避,今天是冯熙生日,一切和她无关,也和冯家无关,有些事不能太过,但是,你向彤彤想过轻易让我走吗?”

    停顿两秒,莫北目光犀利的问,“或者说你顾晨想过吗?”

    莫北摇了摇头,“如果我没猜错,顾晨你准备了很别致的礼物吧,与我的廉价礼物形成鲜明的对比,甚至会当众向冯熙表白,因为在你心里冯熙只属于你顾晨,而我什么也不是。”

    “可惜你错了。”

    莫北看向了冯熙,又道,“我们曾经是同学,现在是朋友,仅此而已,你的醋意和不爽用错地方了。”

    可是这句话对冯熙而言却是一种深深的伤害,她除了流泪,依然不知该怎么发声。

    同学,朋友吗?

    也许那个叫苏小卿的女孩,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吧。

    “也只有这笨蛋才会不论是什么场合都会维护我,向彤彤你可以羞辱我,奚落我,让我难堪,都无所谓,但对她不行。”

    长呼了一口气,莫北带着几分嘲讽,“你挨了我一巴掌,也成功的留下了我,我的一巴掌惹起了众怒,将事态推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

    “正好这时胡洋跳出来向我发难同时的向你示好,而我没有留手,扭断他的手臂,还挨个的修理了跟在你身后的几个蠢货。”

    “他们几个蠢货从一开始就被利用而不自知,他们被打了,还有他们老子在场,我今晚就算是得罪了江城东八区很大一群人,就会彻底陷入了死局。”

    说着,莫北停又顿了下来,双眼眯成了一条线,重新将目光放在了向华身上。

    “所有一切都是你事先策划的吧,得罪了这么多人,将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用不着你向家动手。”

    届时,所有人也再次看向了向华。

    真要是这样,不仅是胡洋几人是蠢货,连顾晨也是,冯家就成了向华手里的刀。

    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向华大声冷喝,“一派胡言。”

    莫北收住了冷意,淡笑起来,“向华,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人是傻子,你聪明,而这些老江湖真不比你傻,既然你都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也顺着你的心意配合你,不好吗?”

    “你!”向华结舌。

    “是这样吗,向华!”这次发声的不是莫北,而是沈心怡。

    至始至终丈夫都没有出面,也是吕天成被莫北锁住喉咙的时候才出现。

    而她身为冯家的女主人,顶着冯家的脸面,居然成了几个小辈手里的刀。

    幕后最大的策划者不是因为醋意而愤怒的顾晨,而是向家第一少,向华。

    这时候的沈心怡有种被狠狠戏耍的感觉,要是莫北再和她较劲儿,她甚至已经有让冯家保镖出面的打算。

    如此一来,她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向华手里的刀。

    虽然仅凭莫北的一面之词还缺少信服力,可是,结合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他的话似乎并没有错。

    “沈姨,你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我怎么会做这种事,难道沈姨还不知道我向华的为人吗?”

    向华这话明显将了沈心怡一军,沉默不开口。

    “佩服!”

    当向华看向莫北的时候,双手鼓掌,从后方走了出来,“我佩服你的胆色,也佩服你的勇气,更佩服你强势夺理的口才。”

    “是吗?”

    莫北一脸洗耳恭听的样子。

    “试问,一个再贫穷的学生,就真的只有二十块吗?你和熙熙是三年的高中同学,你们之间的友谊就值那点钱吗?”

    这话已经很明显,所谓的没钱不过只是一个借口。

    若真的在乎那份友谊绝不会这么做,这不是面子不面子,而是起码的礼貌。

    “对啊,正常人也不会这么做的吧。”有人开始质疑。

    有了这个声援的声音,向华又道,“我又请问,顾晨是什么人,当街推他,还打伤顾家保镖,身为顾家少爷,能不能忍?”

    莫北没有说话,伸手示意向华继续。

    “你动手打了黄浩险些撞倒彤彤,她要求道歉有什么不对,作为发小,顾晨站在她那边有什么不对,胡洋,曹骏几人和他俩时常玩在一起,因为这件事不高兴,合情合理。”

    “你口口声声说我在策划挑起是非,哼,那你问问在场的各位,他们处在顾晨几人的角度,需要我的挑唆吗?”向华越说越起劲。

    “莫北是吧,你能打这是你的强项,可仅凭几句话就想离间我们几家之间的关系,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向华冷笑连连,“同样的话我还给你,别以为你聪明,将其他人当做傻子。”

    这时候,目光再一次的转移到了莫北身上,直到他露出笑容。

    “你还有什么话说?”

    莫北轻吐了一口浊气,将葛峰给的最后一支烟点上,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摇了摇头。

    “我不需要解释,更没必要解释,想怎么样都可以,来吧。”

    有的话说一次就行了,信也好不信也罢,还真没有多大关系。

    “你打断了胡洋的手,打了顾晨几人,还打了我妹妹,今天你休想安然离开。”

    向华脸色逐渐狰狞,他可不是向青,在外边混了这么久,自然有几把刷子。

    “我说了,来。”

    丢掉烟,莫北扫向了顾晨等人,“都可以来,也不用选地方了,就在这里将我打成残废,以解心头之恨,我保证不走。”

    “放心,不用着急,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可是这次向华说完,人群中突然噗嗤一笑,这个笑声吸引了不少目光。

    郑云松,郑家大少,他为什么而笑?

    “我说向华,做人呢不能这么无耻,你说是不是?”

    显然,郑云松的开口,让很多人又开始想问题了。

    向华嘴角轻微的抽动了两下,他最担心的不是莫北,而是郑云松这孙子。

    “你别太过分了。”

    郑云松啧啧两声,瞥了莫北一眼,笑盈盈看着向华,“只是我觉得有点稀奇,你家那蠢货弟弟被这哥们儿打打断了腿,你向家真的就忍气吞声了?”

    现场再次哗然,看来向华的弟弟向青被打断腿的传闻是真的,而且就是出自莫北之手。

    那今晚所发生的事恐怕真是另有文章,向华刚才的话也遭到了挑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