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一声北少
    “郑云松!”

    向华的吼声很大,冰寒的盯着郑云松,“你真以为你郑家为大,我向家就怕你郑家不成?”

    其实莫北说对了,向华也说对了。

    现场这么多名流,在江城地头上都算有点身份的人,谁又会是傻子呢。

    向华声音越是这么大,就证明他越心虚。

    加上太多人的都将这次生日宴会演变的冲突当做一场热闹来看,除非是脑子有病才会跳出来嘚瑟两句。

    吕天成是着实被莫北之前那要杀人的眼神吓到了,方胜和胡万钟也是如此,儿子被打了是很不爽,可他们不蠢。

    连几个主事人都不说话,其他人更不会插话。

    “拜托,我才不到三十岁,又不是七老八十岁了,能听见,用不着这么大声。”

    面对向华的不爽,郑云松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

    彼此之间本来就不爽,只不过差不多的事情就算了,用不着上纲上线的,毕竟在同一个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

    不过有关莫北的事,郑云松是多留了一个心眼。

    从奶奶口中大致知道蔡琳是什么人,既然连蔡琳上次都出面相助,莫北有很大几率也是国家的人。

    爷爷和奶奶都是军人出身,而且爷爷在世的时候对郑云松的影响不小,怎么做他心里有数。

    当然了,郑云松也不是将所有事都往郑家身上揽。

    在江城东八区,郑家最强,向家也不弱,真要是为了莫北的事导致两个家族起冲突,进而引发连锁反应,那绝不是好事。

    “行了,别一副要吞了我样子,我不过就是嘴痒而已,你们的矛盾关我屁事,你今天将他弄死弄残都和我没关系。”

    郑云松一脸笑意,忽然蹙眉,“不过作为老相识,我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冯家。”

    “用不着你好心。”

    亲兄弟被打残,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作罢。

    既然已经答应了老子他来办,还准备在今晚对莫北下手,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本以为能够通过顾晨引发顾家,利用他身边的一群公子哥,选择今晚,还想着利用冯家,让莫北彻底陷入死局之中。

    现在看来行不通了。

    不过也没关系,他另有准备。

    今晚所发生的事的确会让冯家不爽,其他几家心里也会不舒服,不过他向家屹立在江城一天,这都是仅仅是小事儿。

    冯世昌因为这点小事儿就和向家生恨,绝不是明智的选择,其余几家更不会,利益永远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纽带之一。

    “向华,你这么做未免太有点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哼。”

    事到如今,冯世昌要是还不明白,他就是一头十足的蠢驴,显然他不是。

    吕天成等人尽管没说话,看着向华的时候脸色都很难看,谁被人当做利用的工具也不爽。

    “冯叔,这件事我回头会向你解释。”这话无疑来说是承认了一切。

    冯世昌当即了一怒,“不必了,无论你要做什么,请别在我冯家,你向家很强,我冯家也不是泥捏的。”

    女儿生日宴却被一个后辈用来算计,他再好的脾气也会发火,就算是年轻时候也没有吃过这种亏。

    想到那位曲先生是冲莫北而来,冯世昌就恨不得给向华一巴掌。

    倘若不是曲先生好意提醒,他冯家为了脸面,很可能会被动的对莫北动手。

    真要是发展到了那种地步,冯家会遭受什么根本不敢去想象。

    尽管他不了解这个叫莫北的年轻人,更不知道曲先生因为什么而找上莫北,可是既然来了,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或许莫北一穷二白没有背景,但曲先生有。

    向华为了报复莫北,险些将冯家推进深渊。

    想到这些事,冯世昌是越来越不爽,今日之事他可以不管,但必定会找向中堂要一个说法。

    “晚辈知道,不过晚辈还有一个请求,这小子我要带走。”说话时,向华阴沉的看向了莫北。

    你以为就这样能逃过吗?

    笑话!

    你以为冯家作罢,顾晨不动,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绝不可能!

    你能很能打,可世界上还有比你更能打的人。

    “请便。”冯世昌不予理睬。

    抛开曲先生不谈,莫北今晚从一开始就洞悉了向华的算计,但还敢往里边踩,他真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吗?

    显然不是。

    搞出了这么多道道,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

    “爸,你让他们别动手,我求求你。”

    冯熙急忙上前拉住冯世昌的胳膊,不论如何今晚莫北是应了她的邀请而来,就算因为缘分无法走在一起,那也是朋友。

    向华明显是有备而来,莫北只有一个人,肯定会吃亏。

    冯世昌闭上眼睛,“这件事和我冯家无关。”

    “爸……”

    “够了!”冷喝了一声,冯世昌挣脱了女儿的手。

    看着向华胸有成竹的表情,莫北觉得很滑稽,要抓走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吗?

    突然一个身影映入了莫北的视线,三十岁左右,国字脸,个头不高,但那眼神却如猎豹一般,死死的锁定了他。

    “我叫谭春林。”此人语气很机械。

    修武之人对炁都有一定的控制,要做到刻意隐藏不是难事。

    如今的莫北也才站上空元境中期,对炁体的感知能力大不如以前,不过这样的对手,无惧。

    谭春林逐步走来,面色冷峻,“你打伤了我师兄,作为回礼,我也会打伤你。”

    旁边的向华眼中闪过了得逞之光,这个谭春林他并不熟悉。

    不过从何建安口中得知,战斗力比何建安强很多,别说杀了莫北,只要能重创就行。

    就算失手杀了莫北,到时候也和向家无关。

    “等等。”

    还没等莫北开口,一个很温和的声音打断两人。

    正是曲先生,今晚看到了这里,也差不多该是他出面的时候了。

    五爷的交代他可不敢怠慢。

    “北少,用不着这么玩吧,和这些人起摩擦,你不觉得是浪费时间嘛。”曲先生含笑走了过来。

    北少?

    卧槽,什么鬼。

    莫北傻愣愣的看着曲先生,知道这人来头不小,否则也不能让冯世昌作陪。

    可是他并不认得,而且这一声北少,着实让莫北感到费解。

    “你这家伙,装比装够了就行了,我找你还有重要的事,走吧。”

    很多人都充斥着惊讶,就连事先有过猜测的冯世昌也为之一怔,这一声北少,透着太多的信息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