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安然离去
    有关曲先生的来头,就连冯世昌都没有摸透,更别说其他人了。

    而他的这声北少无疑来说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心理上都形成了冲击。

    郑云松眯着眼睛,心里想法颇多。

    难怪那天在金裕大酒店就敢这么肆无忌惮,今天在冯家也敢对一群公子哥出手,原来真有别人所不知道的底子啊。

    在莫北身侧不远的孙晓宇一脸呆萌,作为小辈他不怎么掺和生意上的事。

    可冯世昌是谁,那是和自己老爹一个层次的人。

    从那位曲先生到冯家开始,冯世昌就一直作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头不小。

    莫北能让他称呼一声北少,嘿嘿,看来自己这个未来妹夫当真不简单啊。

    除了孙晓宇,苏小卿却不满的撅嘴,眼中多了几分幽怨。

    这家伙真是的,藏着掖着的,害人家这么担心,哼!

    其实最有发言权的是葛峰,同一个班,同一个寝室的,莫北以前是什么样子他甚至比苏小卿还要了解,莫北穿什么裤衩他都有数。

    自从在金裕大酒店那天之后,莫北有了很诡异的变化。

    即使平时还是那么温和,但遇到了事儿绝不会认怂,有的是招儿修理别人。

    可唯一让他不明白的就是这一声北少意味着什么。

    奶奶的,好你个莫北,藏得还真深啊,原来来头这么大。

    而感受到这些充满惊讶和疑惑的目光,莫北心里阵阵苦笑。

    北少个毛线啊,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家伙,对方还整得和他很熟悉的样子。

    当然了,莫北可不是笨蛋。

    冯家这位客人身份肯定不弱,这时候走出来是在帮他。

    可是向华的表情就不同了,脸上非常难看。

    他从没有想过曲先生会站出来,看样子还和莫北是旧识,而且说话的口气,莫北的来头也不小。

    本来算盘落空后他也豁出去了,哪怕是得罪了冯世昌,今晚也必定要将莫北给收拾掉,以后的关系以后再处。

    但这个曲先生不能不重视,摸不清的敌人永远是最可怕的敌人。

    况且还有莫北,从向青被打断腿那天好开始,向华就仔仔细细的调查了莫北,得到的答案根本就是出自于一个普通家庭。

    曲先生这一声北少和他调查的结果形成了背离。

    可能性有两个,一个就是曲先生故意抬高了莫北身份,迫使他不敢动手,但曲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另一种可能性是,他所调查有关莫北的信息都是假的,这小子还真有很大的来头,那些信息不过是一种伪装。

    但不论是哪种可能性存在,今晚要想将莫北带走都不太可能了。

    “你这家伙,要找你真难啊。”曲先生含笑。

    莫北莞尔一笑,平静的问,“找我什么事?”

    “自然是大事,这不是知道今晚冯先生女儿生日,作为同学的你会来,我也来凑凑热闹,只是……”

    说话之间,曲先生那原本带着淡然笑容的脸色突然变了。

    扫了刚才和莫北有冲突的那些公子哥,以及他们的老子,哼了一声,“今晚还的确是热闹,很热闹。”

    吕博几个小子哪里还敢说话,就连吕天成,方胜和胡万钟,脸色也僵住了,哪里还会感觉不出来曲先生的怒意。

    “冯先生,今晚不请自来,着实是打扰了,改日曲某定当向你赔罪,还有事,今晚就不打扰了。”曲先生又挂上了笑容。

    三十来岁,喜怒就在转瞬之间,让很多人心中都暗自称奇,也许这才是那些真正上层人士应该拥有的心性吧。

    冯世昌含笑,急忙摆摆手,“曲先生哪里的话,您能屈尊到我冯家,那是我冯家的荣幸,既然曲先生找莫北小兄弟有事,那我也就不多留了。”

    “好。”

    说着,曲先生又看向了向华,“向家大少爷,我现在要带北少走,你同意吗?”

    面对曲先生不温不火的问话,向华脸色进一步难看。

    放在后背的手紧握在了一起,这看似温和话语,却带着很大的威慑性。

    尽管他也不知道这个曲先生是什么人物,连冯世昌都这么客气,他又能怎么样。

    努力的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向华露出机械的笑容,“曲先生请。”

    “谢谢。”曲先生点头致谢。

    很多人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这年头果然还是比手腕啊,向家在江城东八区是很强,不过江城仅仅是华夏各大城市中的一个。

    诸如向家这样的有钱人家太多了,也有不少比向家强大的,至于横霸各方的八大家族就不说了。

    向华算计了这么多人,搞出这么多道道,终究无法如愿的报复啊。

    如今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向青被打成残废的事彻底挑开,向家丢了的脸面是捡不起来了。

    “你这家伙,身边的妹纸倒是不少嘛。”

    曲先生打量着苏小卿,开着玩笑,后者小脸儿一红,可是在冯世昌身边的冯熙却泛起了苦笑。

    那苦涩的笑意被母亲沈心怡看在眼里,忍不住又多看了莫北一眼,心中一片自嘲。

    她活了半辈子,见过了不少,这次终究还是看走眼了。

    “我们走吧。”

    “走?我还没有同意!”

    嗡的一声,罡炁突然爆发。

    谭春林拔地弹射,从侧面窜了过来,一记强有力的手刀锁定了莫北。

    向家是不是妥协他不管,师兄被打伤,这辈子的修武之路算是完了,再无所进。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仇。

    很好,向华心中狂笑,谭春林动手,和他向家没有任何关系,莫北,北少?算什么?

    碰撞就在刹那之间,莫北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不管这人战斗力在什么层次,都打上门来了,他绝不会认怂。

    可曲先生却按住了莫北,淡笑着看向即将窜近的谭春林。

    碰!

    一声闷响,只见谭春林被震退出去,稳住身形的时候,气血狂涌,鲜血猛烈的喷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清了,是那个白衣青年。

    从曲先生下车就一直跟着,到了冯家也一直站在曲先生身边,跟空气一样站着,从没有说一个字的人。

    “下次再这么下作,你会死。”白衣青年哼了一声。

    谭春林捂住胸口,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提不起力气,体内的罡炁混乱无比。

    踉跄两步,单膝跪在地上,连话都说出来。

    “我们走吧。”曲先生笑道。

    莫北点头,临走时却看了胡万钟一眼,“不想你儿子的手真的废了,就让医生别乱动。”

    直到莫北等人走向门口,胡万钟才回过神来,脸上泛起了喜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