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你求我啊
    ..最强特工学生

    一路离开冯家,莫北兄弟三人坐上曲先生的车,而苏小卿跟着孙晓宇一起离开。

    随着莫北的离开,冯熙的生日宴会也提前结束。

    闹了这么一出,冯世昌夫妇也很不高兴,宾客都陆续的离开,留在这里只会怪怪的。

    胡万钟赶忙就联系上了医院,他没有忘记莫北临走时说的话。

    同时也在思考,要想保住儿子的手,必须得放下所有姿态去求莫北。

    想到冯世昌都如此客气,他又算什么呢,只要儿子没事,比什么都好。

    车上,葛峰和老四不敢作声,总感觉和曲先生这样的大人物在呆在一起赶到压抑。

    “那个……莫北,我们就在前面下车,打车回学校了。”葛峰挠着头道。

    曲先生示意后,白衣青年才停下车,回头道,“两位同学,我找北少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们了。”

    “好……好的。”

    看着豪车离去,葛峰叼上一支烟,勾住了老四的肩膀,“奶奶的,没想到这小子真会装啊,话说老四,你能不能放个屁。”

    谢宇擎推了推眼镜,“你刚才不是也紧张嘛。”

    “切,放屁,我那是……老四,不如今晚哥请你大宝剑得了,哈哈哈,你丫的肯定还没尝过鲜吧,走,今晚哥带你潇洒潇洒。”

    “我……我我……谁说的,葛峰,你松开我……我不去……”老四脸色通红,试图逃开。

    葛峰使劲拉住,坏笑道,“嘿嘿,别害羞嘛,走了。”

    ……

    车上,莫北也不说话,就看这两人想怎么样。

    车一路开到了一个私人会所,缓缓驶入了车库,从外边看起来,这个会所似乎并没有对外营业,也不是很高大上的样子。

    “到了,北少,五爷在里边等你。”曲先生笑道。

    莫北打住,“别来这套,我可不是什么北少,穷学生一枚。”

    至于对方口中的五爷又是什么人呢,莫北还真不清楚。

    而且就是以前的记忆中,也没有找到和五爷这个称谓匹配的人。

    但是莫北看得出来,能够让这姓曲的尊称的人来头更不一般。

    开车的这白衣青年战斗力就很强,初约估计也在空元境后期,甚至是空灵境。

    武者这个圈子其实很小,尤其是和普通人相比之下就显得更小了,能够站上空元境的才能真正意义上称为修武之人,体内产生了罡炁。

    罡炁这玩意儿也并非每一个习武之人都能修行出来的。

    诸如向家这样的家族,能够笼络到空元境中期级别的武者,已经很不错了。

    空元境后期,可以完全不屑。

    那这位五爷,到底是什么人呢,身边有如此高手。

    带着浓浓的好奇,莫北跟着曲先生进门。

    当看到了那位五爷时,嘴角猛烈的一抽,“卧槽,是你这混蛋。”

    曲先生笑而不语,可白衣青年却皱眉了,“小子,注意你的言辞,这里可不是冯家。”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五爷扬了扬手。

    等曲先生两人退下,五爷掏出烟,撒了一支给莫北,笑道,“不就是抽了你一支烟嘛,这么小气,老子还你,槽。”

    莫北也没客气,大摇大摆的坐下来。

    那天的偶遇只知道这家伙是修武之人,还受过重伤,真没发现来头不小啊。

    只是莫北还真不明白了,这人让姓曲的去了冯家,还带自己回来有什么目的。

    “找我什么事儿?”莫北直接开口。

    五爷吧唧了一口烟,还拿过了桌上的烈酒灌了一口,笑盈盈的道,“小子,胆儿挺肥的啊,打断了向家小少爷的腿,狠狠的抽了向家的脸,你真牛笔。”

    “别,千万别。”莫北白了一眼。

    这位五爷应该是一个人物,不过吧,这说话的口气和习性,却和那些名流有着天壤之别。

    放在人群中就是一个随便一块板砖都能砸到的大叔,谁会想到有很大的来头。

    这也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

    “向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你悠着点,你能打,你身边的人未必能打。”五爷又道,这算是善意的提醒。

    已经接连两次被狠抽了,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会有报复,更何况是向家。

    虽然莫北不怕向家,但是对向家的提防不可少。

    “直说吧,别绕弯子。”

    闻言,五爷突然变得腼腆起来,“这个……”

    “卧槽。”

    莫北一下就蹦了起来,防备的看着五爷,“我警告你,我对男的没有兴趣,尤其还是老男人。”

    再看五爷那张脸,瞬间就憋得通红,嘴角连续的抽动了几下,大声咆哮,“你特么才是玻璃,老子是直的,直的,直的!”

    “吓我一跳,不是……下次你看人的眼神儿别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

    莫北拍了拍胸口,小心翼翼的坐下来。

    幸好曲先生两人没在,不然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杵灭了烟头,五爷将烈酒拧了起来,打量着酒瓶,眼中多了几分苦涩,“其实我并不喜欢喝白酒,却不得不喝。”

    莫北没有说话,差不多已经明白了五爷找自己的意图。

    “你有办法,对吗?”

    这次莫北笑了,“我想你找错了人,我一个学生蛋子能有什么办法。”

    “你有!”此刻,五爷目光变得犀利。

    上一次在湖边偶遇,这小子发现自己左边小腹不对劲时的眼神,他可不会忘记。

    还有,莫北明显问过他怎么受伤的,受伤多久了,要是看不出来,何必这么问。

    这么多年找过不少医生,甚至求过修为高深的武者,都没有办法解决,长时间只能依靠烈酒来阵痛。

    不过喝酒永远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最近他发现即使喝酒,阵痛的效果也在减弱,还能够坚持多久,心里根本没有底。

    “就算我有,凭什么帮你,就凭你今晚让人来冯家帮我解围?”

    说着,莫北笑着摇头,“你应该知道,你的人不来我也能全身而退,大不了就是拉开阵势干一场而已,所以……”

    话没说下去,意思已经到了。

    果然如此,这小子真的有办法。

    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激动,偏偏这份激动还要忍住。

    五爷强忍着着急,“你怎么才肯帮我?”

    莫北顺手将烟给点上,深吸了一口,双眼迷离的看着五爷,“你求我啊,说不定求了我,我就答应了。”

    这时,正好走到门口的曲先生僵住了,傻不拉几的看着莫北。

    卧槽,这小子还真特么能摆谱,你知道坐在你面前的是谁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