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秦五的病
    “你想得美。”

    五爷瞪了莫北一眼,你一个毛头小子,还让老子求你,做梦吧你。

    “那算了。”莫北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五爷不爽的哼了一声,当看向曲波时,从他眼中发现了异样,不过脸上并没有多少反应。

    “不用理会我,你自己做自己的吧。”

    “好的,五爷。”

    可等曲波刚走,五爷立马就变了,激动的起身窜到了莫北面前,吓了他一跳,防备的躲开,“你又想干嘛?”

    “只要帮我,老子和你拜把子,怎么样?”

    莫北嘴角猛烈的一抽,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五爷,然后狠狠的竖起了中指,“你滚蛋吧,拜你妹啊,你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当我兄弟不合适。”

    兄弟?

    什么!

    五爷双拳紧握在胸前,差点憋出了内伤。

    这小王八蛋,老子放低身份和你拜把子,你特么倒好,还想当大哥,此时此刻,五爷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莫北。

    看到五爷那想发火而不敢发火的模样,莫北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发出笑声。

    “笑个蛋笑,少特么废话,一句话,你帮还不是不帮?”活了几十岁了,从没有这么吃瘪。

    开玩笑,以他的身份和莫北拜把子,这要是传出去了,一定会引起轰动,偏偏这小子还一脸嫌弃的样子。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这情况有点复杂,咱们有事说事,我帮你总得有点好处吧,别跟我什么拜把子,那是虚的。”

    上次的确是看出来了这老小子的伤是怎么回事,但真的要治疗,真不是一件简单事儿。

    多活一世,多了足足七年的经历,而那七年才是莫北真正意义的人生,见过了太多普通人所没有见过的东西,自然也会学得更加精明。

    这位暂时还摸不清来头的五爷也定然不一般,那就得多想办法捞点好处,不要白不要。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不会推脱。”

    莫北朗声一笑,“爽快!”

    其实这也不怪五爷着急,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如今有了一丝希望,那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面子什么的算个屁。

    “第一,你是谁?”问话时,莫北眯起双眼。

    不搞明白对方的真实身份,始终不妥,莫北也不会这么傻。

    回到座位上的五爷抓住一支烟点上,“重要吗?”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凭什么帮你。”既然有求于我,还装个毛线啊。

    五爷放下了烟,突然之间气场燃起,还真有几分上位者的姿态,道,“鄙人姓秦,排行老五,全名秦放。”

    卧槽!

    莫北差点就骂了出来。

    只知道这家伙来头不小,没想到还真是牛笔人物,华夏八家之一的秦家,西南地区商业霸主。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有钱,很有钱,非常有钱。

    以前世对华夏这些大家族之间的了解,八大家族不仅有钱,还都是修武家族,和江城向家,郑家一类的家族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果真要论高低,华夏只有八大家族,而其他都顶多算是家,不能算家族。

    “牛笔,原来是秦五爷。”莫北竖起了大拇指。

    秦五埋汰了一眼,“你别墨迹。”

    “嘿嘿,既然这么大的来头,那就先随便给一亿两亿花花吧,我真穷,穷怕了,这年头不是有钱才能装比泡妹纸嘛。”莫北坏笑着抖了抖眉。

    开口就是一亿两亿,让秦五嘴角狠狠的抽动,真当钱是大水冲来的啊。

    “哼,只要你能帮我解决麻烦,别说一亿两亿,老子给你五亿又何妨。”

    钱对于秦五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数字。

    如今的华夏已经撅起,成为了和美国一样的经济强国,八大家族有着很庞大的产业链。

    不说富可敌国,反正是有花不完的钱,对金钱的概念就变得微乎其微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就是小事,问题在于,他为了自己的伤找了无数人,有钱也没地方送。

    “有钱就是阔气。”

    当然这绝不是莫北最想要的,普通生活过习惯了,他对金钱的概念也不大,最让他感兴趣的什么人伤了秦五。

    要知道秦五的伤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弄出来的,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罡炁浑厚,实力最少也是空冥境初期,第二,此法阴狠毒辣,对炁的掌控要求非常高。

    “多久了?”这个问题上次就问了。

    秦五吐了一口浊气,目光恍惚,“有十三个年头了,十三年,你知道吗,我被折磨了十三年,兄弟,天天用烈酒阵痛,那种滋味你不能体会。”

    莫北点头,阵痛是治标不治本的,不从根源解决,永远别想摆脱,而且这种痛苦会随着时间的增加增强,阵痛作用也会减少。

    “最后一个问题,什么人下的手?”

    这一问,秦五陷入沉思,连续抽了两支烟都没有开口,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几次变化。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莫北心里纳闷了,莫非是熟人所为,还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地方,有点奇怪。

    “实际上我也不能肯定对方的身份,身上的气息很怪,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当初我出门谈一个很重要的生意,中途就遭到了伏击。”

    莫北没说话了,直接上前掀开了秦五的衣服。

    那鼓起来的地方比拳头还大,肉眼就能看到在微微起伏,这玩意儿如果用外力破坏,秦五当即就会死。

    “阴煞之炁,以空冥境的液化罡炁为引,应该还添加了特殊的佐料,让人无法驱散,被击中后永远吸附在那个部位,就跟母性肿瘤一样无法根除。”

    秦五听了脸色巨变,刚准备说话,却被莫北制止了。

    “如果单单是吸附在那里还没事,可这股阴煞之炁会肆意的破坏经脉,对修武之人绝对是一个厄难,我要是没猜错,你在春秋季节最痛苦吧。”

    “兄弟,你一定要帮忙,我特么就靠你了。”

    秦五激动的抓住了莫北的手,因为这些症状完全符合。

    以前找过很多知名的老中医,还有苗医,还有宗师级别的强者,对他的情况都束手无策,莫北仅凭看一看,触碰一下就能说出来,那就一定有办法。

    莫北表情凝重,“办法是有,但没那么容易的,就算找到了需要的中药,最后的医治你也未必能扛得下来。”

    “你小看我?”痛苦算个毛线。

    莫北瞥了一眼,道,“我亲眼见过一个即将迈入宗师之境的高手活活被痛死,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