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忽悠
    这话无疑来说是一盆凉水泼在了身上,秦五重新抽烟的他,脸上只有苦涩,五指陷入了发间。

    十三年了,终究还是会这样死去吗?

    “当然,也有减缓痛苦的方式。”莫北补充了一句。

    秦五再次燃起了希望,“什么方式?”

    “你听过截脉手和天脉九针吗?”莫北问。

    然而,秦五又郁闷了。

    截脉手是什么鬼他不知道,天脉九针听说过,可那是传说中才存在的神奇的针法,据说世界上只有一人会。

    只是那个人性情古怪,还是国家内部的老家伙,就算是以秦家的能量也无法接触到。

    即使接触了,也未必会出手相帮。

    “你这等于没有说。”

    莫北换了一个姿势,身躯前倾,淡笑道,“截脉手,移脉换穴,我会,天脉九针,我同样会。”

    听闻这话,秦五僵在当场,然后身躯剧烈的颤抖,这不是害怕而颤抖,而是激动。

    “你没骗我?”

    莫北耸耸肩,“你就当我骗你。”

    “好,你这个兄弟我认了,哈哈哈,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咱们拜把子。”秦五心情大好。

    又来了,拜毛线。

    “别高兴得这么早,除非你找到两样东西,否则就算有截脉手和天脉九针配合,你依然会扛不住而死。”莫北严肃道。

    见莫北不像是在开玩笑,秦五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苗疆有一种泥巴,通体透明,说是泥巴不完全对,应该是一种松脂,水,岩石成分混合形成的化合物,你想办法找到那玩意儿。”

    “另外,北疆有一种草,只有三片叶子,生长在戈壁滩,通常会在阴暗的夹缝中,如果你将两样东西找到,你的病我有十成把握。”

    莫北一本正经的说着,心中暗喜。

    秦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这次偶然认识了秦五,还真是幸运啊,等找到了这两样东西,他日要突破空冥境就变得容易了。

    九处那老鬼,感谢你教会了我这么多东西,嘿嘿。

    “你确定没有忽悠我的成分?”秦五怎么说也是老江湖,怎么都感觉莫北有对劲。

    要不是故意搪塞,那就是这需要的两样药物根本对自己的伤势没用,而是想中饱私囊,好小子,还真是精明啊。

    莫北白了一眼,“你爱信不信,再见。”

    “别……别走。”

    秦五赶忙拉住莫北,陪笑道,“我不是那意思,你放心,你要的东西我一定想办法弄到。”

    “你以为我是没事找事,要不是看在你今晚帮忙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莫北挣脱了秦五的手,泥马,果然是老鸟,差点就发现了。

    “那是那是。”

    秦五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到莫北手里,“咱们是兄弟不是,这个你拿着,另外,向家那边用不用……”

    “不用。”

    “咳咳……好吧,不过兄弟,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天脉九针,你和那位……”

    这次来江城度假是来对了,假如这小没说谎,来头就大了。

    那位传奇人物不仅实力强横,医术也通天,有着鬼医之称,连死人都能救活。

    如果莫北和那位有关系,很多事就得重新考虑了。

    “关你屁事,走了!”

    等莫北走后很久,曲波才进门。

    而此刻的秦五完全没有和莫北说话的那副姿态,整个人充满着一股凝重的气息。

    “五爷,查到了一些线索。”

    秦五嗯了一声,“说吧。”

    “十三年前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他身上有这样一个标记。”说着,曲波拿出了手机,上面出现了一个图案。

    然后又切换到了下一张照片,当秦五看了,顺手一掌打在桌子上,轰隆一声,整张桌子应声而碎。

    曲波没有说话,安静的候着。

    秦五满脸扭曲,大声狂笑,“好,很好,我就知道是他,我早就应该想到。”

    “五爷……”

    制止了曲波,秦五转身,皱眉道,“这件事暂时别查了,你派人去给我找两样东西,另外,让白尘看着那小子一点。”

    “五爷的意思,那小子……”

    秦五摇头,沉思之后道,“只看着别乱动,他有他的处理方式,用不着我们插手,江城的水要浑了,那小子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说到最后,秦五笑了。

    刚才就试探过莫北,需不需要他动手,以他秦家的能量,别说一个向家,十个向家也不费吹灰之力。

    可一旦这么做了,很多事就失去了意义。

    年轻人之间冲突,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况且两次的接触,秦五差不多能够感觉得出来莫北的性格。

    他插手,未必就是好事。

    “我明白了,不过五爷,向家是无所谓,向中堂的妻子是吴家的人,要是吴家也参与进来,他未必应付得了。”曲波应道。

    秦五轻蔑的一笑,“除非吴家连脸都不要,放下身份来对付一个小青年,别忘了,江城还轮不到他吴家来指手画脚。

    ……

    冯家。

    完好的生日宴会被弄成了那副样子,冯家脸上无光。

    好在最终没有演变到无法收场的地步,至于向家是不是会咽得下那口气,不是冯世昌关心的事。

    冯熙独自一人缩在房间里,抱着膝盖坐在床上,脸上的泪痕还有干涸,短短的一会儿她想了很多很多。

    莫北口中朋友两个字,对她无疑是一种伤害。

    可是她明白一些事,她和莫北也仅仅算是朋友。

    今晚那种场合两边都是朋友,向彤彤牵头,胡洋等人毫无底线的嘲讽奚落。

    而她做过什么吗?

    没有!

    她还记得莫北那句话,也只有那笨蛋会在什么场合都维护他,那个笨蛋就是指的那叫苏小卿的女孩。

    是苏小卿在母亲对莫北下了逐客令时站了出来,尽管最后动手打人的是莫北,将向华算盘击溃的也是莫北。

    但就凭苏小卿那个举动,已经足够了。

    也许,这就是她和苏小卿之间的不同吧。

    “熙熙。”

    发现母亲进门,冯熙侧过头躺下,用被子捂住脑袋,不想理睬。

    今晚所发生的事,她对母亲很失望,即使沈心怡没有过激的言词,没有势利的奚落,可她看得出来母亲对莫北的排斥。

    沈心怡轻声哀叹,坐到了床边,“对不起。”

    “有用吗,你告诉我,有用吗?”

    冯熙掀开了被子,起身坐起,盯着沈心怡的时候,眼角的泪水无声的滑落,不住的摇头。

    “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可以不那样的,现在说对不起不觉得可笑吗?”

    “我……”沈心怡的确无言以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