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浑水?我偏要趟呢
    ..最强特工学生

    自家兄弟被打,他那暴脾气可不管什么来头不来头,再说了,他家搞不过那些更牛笔一点人,一般人还不放在眼里。

    他是喜欢混夜场,没事去泡泡吧,把把妹。

    可酒吧那种地方就是你情我愿,感觉对眼了就一起找个酒店什么的,感觉不对,可以不屑一顾。

    刚才祝秋一句话就将葛峰的火气冲了上来。

    昨晚明明就是这女人主动往老四身边凑,老四本来就老实,哪里经得起祝秋的撩,没有多久就中招了。

    葛峰也没有在意,本来就是出来玩,还担心老四性格内向找不到合适的呢,有人主动上来,该怎么就怎么。

    可东窗事发后,这女人居然说老四下药。

    下个蛋的药啊,就老四那怯弱的性格别说下药了,碰一下女生的手都会脸红的人。

    呵,还真是为了自己将所有脏水往老四身上泼,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小子,你挺横啊。”两个保镖之一,昂着脑袋走到了葛峰面前,推了他一把。

    身板再好,葛峰也经不起保镖的推攘,一个踉跄差点就栽倒了,幸好被莫北扶助。

    “你敢推老子,槽。”葛峰左右看了看,从花卉中找到一块石头,指着动手的那保镖,“别特么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要干架就干。”

    那保镖丝毫不屑,还挑衅的向葛峰招了招手,“来。”

    “槽!”葛峰就要上前。

    莫北一把拉住了他,笑着走过来,“这位先生,我们都是学生,用不着这样吧。”

    徐银山冷眼撇向了莫北,“少管闲事。”

    “他是我同学,还是我室友,这不算闲事。”莫北依然含笑。

    当祝秋看到葛峰,急忙爬起来,挽住了徐银山的胳膊,伸手指着葛峰,“老公,还有他,药肯定是他下的。”

    “是吗?”

    徐银山转移了目光,阴沉的盯着葛峰,“做事了事还这么嚣张,你真以为是在校学生,我就没办法动你们了吗?”

    葛峰冷言道,“那你来啊。”

    “好了,峰子,少说两句。”莫北打着圆场,然后才看向了徐银山。

    不发生已经发生了,首先得思考怎么解决。

    从男人的立场,他倒是挺理解徐银山的。

    男人嘛,面子思想都很重,尤其是还是这种事。

    “你看,咱们得讲道理是不,我同学固然有错,挨了你一脚,也差不多了,没必要揪着不放,况且……”

    莫北瞄了祝秋一眼,葛峰能想到,他又怎么会想不到。

    相处了整整一学期,老四是怎么一个人,他们比谁都了解。

    要说下药,老四被人下药还差不多,他没这个胆子。

    “你自己的女人你心里有数。”

    徐银山瞳孔紧缩,还没开口,祝秋就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同学?就算是同学,和你无关的事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话已经说出,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就必须死咬着不放。

    而且在祝秋看来,几个大学生也没什么背景,只要能够让徐银山相信,她就顺利躲过了。

    至于谢宇擎会怎么样,根本不在关心的范围之内。

    “老公,一定不能放过这小子,不然我……我怎么活啊。”祝秋一副委屈模样,还带着稍许的哭腔。

    葛峰气得牙痒痒,他混了这么久的夜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麻痹的,敢出来找刺激,出了事就推得一干二净,还真是如意算盘打得好。

    这件事要是让祝秋得逞了,老四就完了,他的人生会有一个污点。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害怕他会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而做出极端的事情。

    “你男人说得没错,你真特么贱,怎么,就是他满足不了你,所以才到夜场来寻找刺激,爽了还翻脸不认人。”

    用力吐了一口唾沫,葛峰一脸的厌恶,“你不仅贱,还特么是一个想立牌坊的表子!”

    祝秋指着葛峰,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使劲的摇晃着徐银山的胳膊,“老公~~~”

    “滚!”

    徐银山不是傻子,的确如莫北所说,很多事他心里有数。

    因为祝秋漂亮才花钱养着她,一个月也就来那么几次,正好祝秋又是三十如狼的年龄,这一类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女人又怎么能忍住。

    “花老子的钱,住老子买的房子,还敢背着老子寻欢,回头再收拾你。”

    被徐银山瞪了一眼,祝秋缩在一边不敢说话了,不过在看向葛峰和莫北的时候却充满着浓浓的怨恨。

    要不是这两个小子,仅凭谢宇擎,她完全可以将黑的变成白的,如今算盘落空了,又岂会爽。

    “事情一码归一码,她是贱人也好表子也罢,都是我徐银山的人,这小子碰了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徐银山脸色依然阴沉着。

    莫北瞳孔微缩,笑意不在,淡然还在,“你踹了他一脚,够了。”

    “小子,我再警告你一遍,不关你的事就别来趟浑水,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在徐银山说话的时候,两个保镖已经走到了莫北面前。

    “浑水?”

    有意无意的瞄着徐银山,莫北呵呵一笑,“这浑水倘若我偏要趟一趟呢。”

    此刻,徐银山不说话了。

    一个保镖一把抓向了莫北的肩膀,冷笑道,“给脸不要,那就对不住了。”

    哪知道,这看似能够轻易锁中的利爪被莫北轻易的绕开,顺势就是一脚踹在了保镖膝盖上,反手一巴掌扇飞到了几米之外。

    “找死!”

    另一个保镖短暂的一愣,挥拳就打向了莫北的面门,可是早就在旁边准备好的葛峰,抓住石头碰的一声就砸在他脑袋山。

    “啊!你麻痹……槽!”

    得逞的葛峰竖起中指,“保镖,好叼啊,我特么还以为你不会叫唤呢。”

    两个保镖,一个被扇飞,一个脑袋被开瓢。

    徐银山胸膛一阵起伏,因为有胡家那层关系,在外边的社会也没多少人敢这么对他。

    偏偏到了江城大学,被两个学生给怼了。

    在徐银山看来,莫北两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可他刚准备说话,后方传来了一个声音,“银山,你怎么在这里?”

    “姐夫。”当徐银山看到胡万钟时,明显愣了一下。

    刚没看清,可胡万钟看到莫北那张脸时,再看到这干架的场面,心里一下就凉了一大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