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不要欺负老实人
    是胡万钟!

    刚才这人叫他什么,姐夫?

    还真不是一般的巧啊。

    莫北浅笑不语,昨晚临走时对胡万钟说的话,看来是起效果了。

    多了几年的经历,莫北才不是嫩头青,有足够利用的资源,那就得用上。

    只凭一己之力去抗争,输的几率会更大,自身固然重要,学会截取环境中的资源也不是什么坏事。

    上一世没和向家死磕,而这一世嘛,向家必定还会来。

    昨晚向华尽管算盘落空了,不过呢,也给莫北上了一课,利用身边的资源。

    向华可以利用,他莫北同样可以。

    不一样的人生,就从江城东八区开始吧。

    胡万钟差点就骂爹了,为了儿子他可以放下一切,低调的前来求莫北。

    现在倒好,自己的小舅子先和莫北起了冲突,这不是添乱嘛。

    可胡万钟也是商场混迹的老油条,莫北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而没有开口,是什么意思一想便知。

    “怎么回事?”胡万钟问。

    徐银山很不爽,要是换一个人问,这种事必定难以启齿。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胡万钟,能有今天全靠这个姐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

    听完之后的胡万钟脸色一僵,心中暗骂,这蠢货就为了一个女人来得罪莫北,脑袋被门夹了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种事还能怎么办,事情各论各的,祝秋那贱女人他会收拾,这小杂种同样要收拾,不仅是谢宇擎,还有这动手的两个小子。

    “姐夫,这件事你别管。”

    好歹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要是这点小事也让姐夫出面,那就太渣了,如果连几个小子都收拾不了,他更没脸见人。

    “你们是学生,也别说我欺负你们,那小子做错了事,我只要他一只手。至于你们,我也再说一遍,别来趟浑水。”徐银山扫向莫北两人。

    看到徐银山那心意已决的表情,莫北突然笑了,有意无意的瞟了胡万钟一眼,你不是来求我吗?

    那就看你怎么做。

    莫北这一眼正好和胡万钟的目光撞见,后者身躯一颤,哪里还会不明白什么。

    “银山,你四十岁的人,没必要和几个学生这样,很多事你心里有数。”胡万钟终于开口了。

    这一开口让徐银山很诧异,沉思片刻,皱眉道,“姐夫,你去忙吧。”

    真是有意思的人啊,莫北差点笑场,这是不给胡万钟面子啊。

    这也难怪,都几十岁了,不是小青年,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选择,用不着过分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况且胡万钟也只是提醒,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语。

    当徐银山这么一说,胡万钟的脸色有了明显的变化,而一直忍住没笑场的莫北也终究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你让我去忙?”

    胡万钟冷哼,抬手就是一巴掌用力的抽在了徐银山的脸上,抽得非常用力。

    “姐夫,你怎么了?”这巴掌将徐银山给打蒙了。

    毕竟也是四十出头的人,在几个学生面前被抽了巴掌,就算胡万钟是他姐夫,脸上依然挂不住。

    “怎么,我不能打你吗?”

    说着,胡万钟还一脚踹在了徐银山身上,后者连续猛退了几步,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胡万钟牙关紧咬,脸上不断的抽搐了几下,“是,你行,你现在不得了,连我的话也可以不听,但是你记住,是我胡万钟让你有了今天。”

    倒在地上的徐银山懵了,他不明白胡万钟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等等,难道是……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还带着淡笑的莫北。

    是这小子!

    可不对啊,以胡万钟在江城的地位,用得着为了一个在校学生而打他嘛。

    “知道我为什么来吗?我特么来这里是为了求北少,你很好,很不错,就为了一个在外边养的表子,不仅要向北少的同学动手,还要收拾他是吧。”

    胡万钟越说越气,忍不住又上前踹了一脚。

    昨晚因为和冯世昌一起在外边等候曲先生,吕博被打的一幕他没有看见。

    但事后却什么都知道了,莫北泼吕博一杯酒,也是因为他的同学被羞辱。

    所以他就算不了解莫北,也大致能够分析出莫北是什么性格。

    那位曲先生为什么称呼莫北一声北少他不知道,可莫北敢在冯家动手,并且丝毫不惧向家的压力,有着什么身份根本不敢去想象。

    他来这里求莫北救治儿子的手,刚刚一来就看到了徐银山找莫北麻烦,不是添乱是什么。

    “徐银山,你给我听着,以后别特么来找老子,就算找你姐也不管用,不开眼的东西。”

    无疑来说,这句话将徐银山打到了谷底。

    “不要姐夫,我……我错了,我真不知道……”

    徐银山连滚带爬的扑到了胡万钟面前,紧抱住他的双腿,一把鼻子一把泪。

    真要是胡万钟以后不搭理他,日子绝对没有这么好过,手里很多生意都是别人看在胡万钟的脸面上才合作的。

    换而言之,没有胡万钟,他徐银山就是一个屁。

    “哼!”

    胡万钟摆腿踢开徐银山,你特么真是蠢到了极点,这点眼见都没有,还看不出来真正有权利决定你生死的并不是我吗。

    “北少,您别生气,这蠢货不知分寸,但毕竟是我妹夫,您高抬贵手。”胡万钟含笑说情。

    莫北耸耸肩,“胡老板,打人的是你又不是我,你以后和他是否来往,貌似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地上的徐银山眼珠一转,哪怕不知道莫北的来头,可也意识到能够让姐夫都放低姿态的人,定然来头不小。

    “北少,是我不开眼,是我糊涂,我特么就该死,您当人有大量。”说着,徐银山自己往自己脸上,狠狠的抽了几巴掌。

    莫北无奈的摇头,“行了,别演这种双簧,没意思。”

    “这个……”胡万钟和徐银山双双结舌。

    莫北看了老四一眼,然后才道,“出来玩就要玩得起,玩不起还泼脏水,算什么?”

    “贱人,你给老子滚过来,还不给北少跪下。”徐银山简直把祝秋恨死了。

    背着他寻乐不说,还差点将他给害死。

    此刻的祝秋脸色一片煞白,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可再她下跪之前,莫北又道,“行了,别来这套,但是请你们记住,不要欺负老实人。”

    ps:感谢浅笑嫣然的打赏,么么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