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需要这种猜忌(求收,求推荐)
    ..最强特工学生

    徐银山唯唯诺诺,跟小鸡啄米一样的使劲点头,“是是是,我一定谨记。”

    堂堂四十岁的人向一个小青年认怂,这跟抽一巴掌没分别,但是很多时候没办法,底子不够就必须低头。

    “姐夫……”

    “还不滚。”

    徐银山哆嗦了一下,急忙爬起来,然后恭敬的向莫北行了一礼,带着两保镖和祝秋狼狈的离开。

    莫北才不管这些破事,至于徐银山要怎么收拾祝秋都无所谓,一个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又岂会是什么好人。

    其实祝秋是不是好人无所谓,让莫北不爽的是,这女人为了自保而向谢宇擎泼脏水,真要是得逞了对他影响很大。

    “北少,您看……”

    莫北轻笑,“看什么?”

    一句话将胡万钟堵住了,憋得脸色通红,难道要他也跪下来嘛。

    旁边的葛峰一副看戏的样子,胡洋那货嘚瑟惯了,终于栽了一次,现在连他老子在北哥面前也认怂了,真他娘的爽啊。

    “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耽误了一晚,精神头儿挺充足啊。”莫北白了葛峰一眼。

    傻笑了两声,葛峰急忙拉着老四离开。

    等两人走了,莫北才略带深意的打量着胡万钟,笑道,“胡老板,像你这种身份的人不应该啊,你应该学学向华。”

    这话让胡万钟擦了一把冷汗,满带着急,“北少,您别这么说,我家那小子被我惯坏了,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算了吧,公子哥的习性又不是一天就养成的,莫非你觉得胡洋有今天的一面真的和你没有关系?”莫北切了一声。

    世界上富家底子多了去了,也不是每一个都嚣张跋扈,没事仗着家世横行无忌。

    有的家教非常严格,各方面能力就出众,那才是真正的上层人士。

    “北少教训得是。”

    莫北呵呵道,“你四五十岁了,我一个小青年可没有那个资格来教训你,胡老板,我只是提醒你,不是每个人都如我这样脾气好。”

    “我明白。”胡万钟陪笑。

    “带路吧。”

    胡万钟心中一喜,赶忙侧开身躯做了邀请的手势,“北少您请。”

    坐上了胡万钟的豪车,一路到了胡家,胡家没有冯家那样阔气,也住着独栋别墅,在江城东八区的地位也不低。

    昨晚因为莫北的一句话,胡万钟将儿子从医院接了回来,没有乱动。

    当着众人的面被打断了一只手,胡洋心里非常不爽。

    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羞辱,他或许比不上顾晨,比不上向青和向彤彤,也绝对是没有多少人敢动的主。

    但是胡洋也并非一个完全没有脑子的人,被老子骂了一晚上,也骂醒了。

    当看到莫北出现在家里的时候,表情很复杂。

    “怎么,是不是还觉得心里不爽,还想指着我的鼻头让我滚出去?”莫北笑盈盈的看着胡洋。

    胡洋先看了老子一眼,跟着才一脸愧色,“莫北,昨晚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扭断我的手也是我活该。”

    “哦,活该啊,那我走了。”

    见此,胡家父子都着急了。

    “行了,开个玩笑不用当真。”莫北坐了下来,拉过了胡洋的手,刚一碰到胡洋就腾得冷汗直冒。

    其实莫北昨晚并并没有真的扭断胡洋的手,他学会的狠,那也得看用在什么地方。

    当然也并非只是让胡洋脱臼,真要是脱节了,到医院,稍微有点经验的医生就会接回来,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什么是特工?

    特工说白了就是从最初的间谍里细分出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掌握各项技能的外勤间谍,什么逼宫的手段那都是小儿科了。

    “忍着点,会很痛。”

    “没事,我能……啊!”

    莫北皱眉,“别动。”

    以行炁的方式破坏,就得用行炁的方式恢复。

    整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可对中招的人绝对是一种折磨,否则怎么能够达到逼宫的效果呢。

    剧烈的疼痛让胡洋几乎要昏过去,脸上的冷汗快速凝结成了豆大的汗珠,吧嗒吧嗒的往地上坠落,旁边的胡万钟紧张得要死。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莫北才松开手,道,“养一周,别用重力就能恢复了。”

    “多谢北少。”胡万钟也松了一口气。

    胡洋擦了一把冷汗,“谢了。”

    “下次别这么蠢,被人当枪使了还自我感觉良好,看不惯我,随时可以冲我来,别对我身边的人下手,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说完,莫北起身。

    胡万钟眼珠一转,即刻道,“北少,麻烦你了,你看也快到中午了,一起吃顿饭,算是胡某向您赔罪。”

    莫北淡笑,“吃饭就不必了,什么大酒店的菜也吃不饱,更别说什么赔罪,就这么着吧。”

    “这……”胡万钟急忙给儿子打了一个眼神。

    心领神会的胡洋也立马站起来,“莫北,我爸岁数大了,咱们相差不大,这次是我犯浑,咱们找地方坐坐,放心,不去什么酒店,找你大排档。”

    莫北犹豫,寻思了一会儿,“好吧。”

    “那咱们走。”

    “北少,那我这个老家伙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哈哈。”临走时,胡万钟又向儿子打了一个眼神。

    对于胡家父子的小动作,莫北也没有点破。

    胡洋怎么样可以放在一边,胡万钟绝对是一个老油条,但经过了昨晚的事,这老油条必定会想问题。

    既然主动示好,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不能把路给掐死了。

    正如莫北所想那样,胡万钟从昨晚就开始思考了。

    那位曲先生的出现不得不让人想问题,向家是不容忽视,那么如果一个比向家更强大的人呢。

    正所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在胡万钟看来,这次儿子被打非但不是坏事,相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有机会搭上莫北,日后胡家必定会崛起。

    甚至于胡家有可能达到和向家比肩的家族,真正意义上的挤入江城上层,而不是走到哪里都看别人脸色,这样的日子受够了。

    只是,他永远不知道莫北啥背景都没,莫北之所以不计前嫌治好胡洋的手,需要的就是他这种猜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