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你想过自己会先死吗
    ..最强特工学生

    “哼,不管你是谁,这里都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夏欣彤语气冰冷。

    可她心里却非常忌惮,刚才的一掌用了八成力量,而安德拉没有任何伤害。

    不仅如此,安德拉的拳头非常刚猛有力,以至于她现在手掌都还在颤抖。

    真要是死拼,她没有把握。

    安德拉啧啧两声,“咱们都是为了陈博士而来,那华夏的话来说就是彼此彼此,不过可惜,既然你发现了,那就得死!”

    话音刚落,安德拉就急速窜向了夏欣彤,他从不是怜香惜玉的人,猎杀美女,觉得更有意思。

    “混蛋!”

    不管能不能打过,到了这个节骨眼都得打。

    相比于力量见长的安德拉,夏欣彤的优势在速度上。

    可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随着体能的消耗,速度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必须要找到一击必杀的机会,否则死的就是自己。

    嗡……咻!

    躲开了安德拉的重拳,夏欣彤超高难度的扭转的身躯,手里弹射出了一枚钢针,贴着安德拉的脸划过,在脸上留下了一道划痕。

    “这就是你们华夏的暗器吗?有点意思。”安德拉伸手沾了一丝鲜血,用舌头舔了舔,放出了放肆的大笑。

    轰隆!

    下一秒安德拉身躯周围爆发出了很强的罡炁波动,震得空气震荡。

    只见安德拉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向了夏欣彤,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你知道吗,我本名不叫安德拉,我叫赫尔曼。”

    赫尔曼?

    暗处的莫北瞳孔紧缩,这孙子又是什么鬼。

    东西方对炁的理解不同,东方人只修行罡炁冲击经脉,提升罡炁的纯度,拓展经脉进而储存更多的炁,整个转变过程就是等级的晋升。

    可西方人对炁的理解没有那么复杂,他们统称为钢化之能,更崇尚于身体强度的修行,没有假想的经脉,直接作用于身体。

    而且因为文化传承的不同,西方人喜欢力量,喜欢重拳。

    而东方人因为数千年的武学沉淀,有先发制人,后发制人,借力打力等等对行炁招式的理解。

    不过哪种理解都是次要的,对炁的掌握才是主要的,只要能让自身变强的方式就是好的。

    “红岸赫尔曼!”

    当夏欣彤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明显变了。

    “呵呵,看来我的名字还有点受用。”赫尔曼笑容更胜。

    红岸!

    赫尔曼是谁莫北不知道,可红岸的名头却非常熟悉。

    这是一个跨越国际的犯罪组织,退伍军人,雇佣兵,杀手,修武之人比比皆是。

    据说红岸四大首领都是逼近于宗师的超级高手,整个组织非常严密且强大,曾经多次击败了各国联合反恐部队。

    莫北心中冷笑,看来这次盯上陈博士的人来头都不小啊,除了红岸,估计还会有其他势力,陆续会浮出水面。

    只是这叫夏欣彤的女人又是哪一方的呢,暂时还看不出。

    按照老家伙所说,陈博士掌握了对‘诡眼天书’很重要的研究,很多人都想找到陈博士,控制了他,等于就截取了很大部分有关‘诡眼天书’的秘密。

    实际上,虽然莫北经过了前世,还掌握了一部分‘诡眼天书’,但那玩意儿究竟代表着什么,至今心中都是一个问号。

    遭到兄弟背叛而死,基于‘诡眼天书’的力量得以重生,单凭这一点就能肯定‘诡眼天书’是无比神奇之物。

    “等等。”

    夏欣彤打住,凝神盯着赫尔曼。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赫尔曼就抢先说话,“华夏有一个神秘的九处,整体力量和美国蓝色飓风不相上下,你以为能够拖延时间等到你的同伴来吗?”

    “既然你知道九处,就更应该知道我们的作风,哼,红岸远居海外,手伸得太长了,这里是华夏,还轮不到你们来放肆。”

    嘴上不服输,其实夏欣彤此刻非常紧张。

    今晚是偶然发现了利用安德拉身份潜伏在江城大学的赫尔曼,身上根本没有通讯器。

    这混蛋在红岸不算什么大人物,可几年前就达到了空元境中期,如今甚至可能已经突破到了后期。

    正面打,取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夏欣彤想得很清楚,她就算战死也不要紧,身为国家的战士,战死就是宿命。

    可她死了,赫尔曼的身份不会暴露,到时候会更麻烦。

    “哈哈哈……”

    一声狂笑之后,赫尔曼脸色骤然下沉,“谁都想得到诡眼天书,陈博士是一个关键,你们华夏人不也是想据为己有吗,装什么高尚。”

    “你!”夏欣彤结舌。

    赫尔曼继续迈动着步子,“我不想和你废话,等你死了,我还是安德拉老师,所以……下地狱吧。”

    咻……咻咻!

    连续的钢针从不同的角度射向赫尔曼,可这孙子反应速度很快,尽管不算很漂亮,却成功的避开了所有钢针,狞笑着扑向了夏欣彤。

    “做梦!”

    呼哧!

    夏欣彤双手拔出匕首,一正一反紧握,双刀配合非常完美,一刀划过了赫尔曼的后背,但也被赫尔曼踹飞很远。

    “比奇!”

    挨了一刀,赫尔曼脸上完全被狰狞取代,迅速扑近,“要不是时间有限,老子真想先爽了再干掉你,真是遗憾。”

    不好!

    夏欣彤大惊,她很震惊赫尔曼的速度,这么大的块头,全力爆发之下速度竟然比她慢不了多少。

    “死吧。”

    轰!

    一拳落下,夏欣彤顷刻间就倒飞到了十几米之外,倒地的刹那,猛吐了一口鲜血,单手撑着地面,努力试图支撑起身躯。

    “记住,下了地狱向撒旦提我的名字。”

    咔擦!

    探手一把锁住了夏欣彤的喉咙,悬空的提了起来,任凭夏欣彤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那钢钳一样的大手。

    “永别……”

    话没说完,赫尔曼双眼突兀。

    低头看去,胸腔凸出了超过拳头的高度,跟着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无比的寒冷的声音。

    “你想过自己会先死吗?”

    呼哧……咔擦!

    凸起的胸骨直接撑破了皮肤,一只血淋淋的手出现在了赫尔曼的视线里。

    “法克……”

    脖子传来咔擦的声音,扭转了一个角度,赫尔曼高大的身躯直挺挺的栽倒下去,当即就断了气。

    挣脱了手臂的夏欣彤大口喘着气,用防备的眼神看着莫北,“你……是……是什么人?”

    “男人。”莫北耸耸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