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禽兽,你特么找死
    夏欣彤捂住小腹,脸上浮现了痛苦之色,但对莫北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

    刚才挨了赫尔曼很重的一脚,导致盆骨移位。

    就如同产妇分娩时那样,强行挣开对女性的痛苦可想而知,而夏欣彤现在甚至比分娩时候还要痛。

    剧烈的疼痛让夏欣彤冷汗直冒,几乎要昏却过去,完全凭借着意志力硬扛着那份痛苦。

    从接下任务开始就一个人以老师的身份潜伏在江城大学,她不忍这人。

    可这人为什么帮自己,也是九处的人?

    不,她不相信!

    九处身为国家最秘密的特工部门,权限在国安局之上,所执行的任务难度也超过国安局,隐秘性更不用说了。

    就算是有战友接头,事先肯定会收到消息,她没有接到任何相关的信息。

    再者,驻江城分部的战友她差不多都认得,面前这年轻人很陌生。

    陈博士掌握着‘诡眼天书’重要的研究资料,太多人想找到他了。

    单凭相貌就判断敌友,那不是一个特工会犯的错误。

    “你……到底是……是谁?”

    夏欣彤贝齿紧咬,艰难的抽出了最后一枚钢针。

    然而剧烈的疼痛让她手臂不断的颤抖,强忍住没有叫出来。

    这女人还真是的,莫北不禁摇头,当然了,他能够理解。

    “都这样子了还逞什么能,你甭管我是谁,最少我帮了你,夏老师。”莫北撇嘴,蹲到了夏欣彤面前。

    盆骨被打移位,一个弄不好就会半身不遂,那红岸的赫尔曼对女人也这样,这比直接杀人还要狠。

    这不禁让莫北多了几分感叹,他们这类人为了国家利益而生存在黑暗中。

    血腥,杀伐,凶险都是家常便饭,说不定今天活着明天就死了。

    在普通人眼里特工都是充满着神秘色彩,耍帅扮酷那种,让人神往,可又有多少人知道,特工的人生有多么的悲剧。

    和平年代,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暗地里的争斗永不停止。

    他们就是一群潜伏在黑暗还要扮演成普通人,忍受着内心煎熬的孤独者。

    “不用……用你……”

    莫北侧头看了赫尔曼的尸体一眼,语气变得强硬,“不想引来更大的麻烦就别说话。”

    说着,莫北拿掉了夏欣彤说中的钢针,还拉开了她按住小腹的手,掀开了衣服。

    “住……住手,你干……”夏欣彤羞愤交加,试图推开莫北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多少劲儿。

    莫北板起脸,“九处的特工,就这样的水准吗?记住,你是战士不是女人,最起码现在是这样。”

    一句话将夏欣彤给堵死了,从样貌上看,这家伙不超过二十岁,不过在特工这个特殊的团体中,十几岁的也大有人在,算不得稀奇。

    唯一让夏欣彤心中一颤的就是莫北认真时候的那种眼神,以及刚才的话。

    没有说错,现在她是一名战士,而不是一个女人,什么避讳不避讳的,根本不重要了。

    夏欣彤屏住了呼吸,当感觉到莫北拉下自己裤子的时候,浑身紧绷,突然一把按住了莫北的手,冰冷的道,“如果你敢……”

    “你当我没见过女人吗?”没等夏欣彤说完,莫北就没好气的打断。

    夏欣彤再次结舌,闭上眼睛,紧抓莫北胳膊的手也松开了。

    “忍着点,我要修整盆骨位置,很痛。”

    鼻间轻哼了一声,夏欣彤没有说话。

    可心中的紧张感却越来越强,就算因为特工很多事都看开了,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

    一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女孩,就这么让一个陌生还不能确定身份的男性触碰,要说没有紧张和羞涩感,那绝对是骗人的。

    感受到莫北手掌上的温度,夏欣彤皮肤突然有着强烈的发麻感,这份发麻感快速袭遍了全身,脸上更是一片灼烫,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可莫北却停了下来,夏欣彤猛然睁开了眼睛,“你干嘛?”

    莫北一巴掌拍在额头,“美女,我还想问你想干嘛呢,你能不能别发出那种让人联想篇幅的声音,我是一个男人,还是正常的男人,会影响我……”

    “你去死!”夏欣彤抓狂了,什么叫那种让人联想篇幅的声音,我那是紧张,而且……

    “不讲道理。”莫北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赫尔曼这一脚踢得位置往左边偏移,如果正中小腹还好一点,以腹部的韧性伤不到骨头。

    偏偏就往左边大概一个手掌的距离,力量冲击到了盆骨。

    要重新拨正位置,真的很痛。

    “你忍着点,不开玩笑。”莫北再次提醒。

    夏欣彤贝齿紧咬着朱唇,“你哪这么多……废话。”

    莫北一阵无语,忽然目光向下瞄了一眼,抖眉一笑,“话说你真是老师?想不到还这么具有童真。”

    童真?

    顺着莫北的目光,夏欣彤脸上唰的一下又红了,可就在准备发飙的刹那,突然传来更强烈的剧痛,伴随着一声脆响,盆骨被推到了正确位置。

    “搞定,收费五百,你先欠着。”

    夏欣彤一愣一愣的看着莫北,盆骨复位后,疼痛感的确减弱了七八成,想到刚才误会莫北盯着自己私密裤看,感到大囧。

    她是明白人,莫北不过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急速的拨正了盆骨位置。

    否则因为紧张,甚至身体还会本能做出排斥,一旦不能一次拨正盆骨,对以后的伤害会更大。

    “你还收费,哼!”

    莫北切了一声,“这很公道了好吧,我是穷人,这还是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在乡下我给猪接骨也得收好几百呢。”

    “你说谁是猪。”夏欣彤小脸儿涨红。

    莫北瞥了一下嘴儿,也不反驳,就在这时候,脸色急速下沉,因为又有人来了,速度非常快。

    “小彤!”

    一个人影迅速跃近,见夏欣彤没事松了一口气。

    但这人下一秒就僵住了,木讷的看着夏欣彤,不,应该说看到她的衣服掀开,还有裤子退下了少许。

    虽然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清,但这哪里还用得着看清。

    当这人扫向莫北时,怒火腾的一下就燃烧起来,直接挥拳扑了过来。

    “禽兽,你特么找死!”

    卧槽!

    这什么情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