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大事不好
    ,精彩小说免费!

    “抱歉,只有凉白开。”

    接过了水杯,莫北放在了一边,眉宇堆积了起来,“直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夏欣彤饶有兴趣的反问。

    莫北尴尬,“也不是,只是……”

    按照他的估计,夏欣彤找自己肯定是想询问身份问题,这样的问题他是绝不会回答,等于是在浪费时间。

    看出了莫北在想什么,夏欣彤坐到了他对面,直勾勾的盯着他。

    “干嘛?”莫北下意识的问。

    夏欣彤脸上的变化有了几次变化,“我就是想知道在你这张稚嫩的脸颊下面究竟隐藏着一张什么样的脸。”

    她总觉得这个才上大一的学生隐藏得太多了。

    以她的调查,莫北的家庭背景非常普通,只有父亲在家里,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抛下了他。

    从乡下镇上的初中到县城里的高中,一直都是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性格还偏于内向,没有任何疑点。

    上了大学依然如此,他的内向,甚至可以说懦弱没少被那些富家子弟欺负。

    真要说改变,就是几天之前。

    金裕大酒店发生的事,冯家发生的事,学校发生的事,夏欣彤都调查了个遍,她不明白莫北为什么会突然有了那么大的转变。

    异人世界的确有一部分人不喜争锋,将原有的实力隐藏起来,不会外人面前暴露。

    但是从小到大莫北都没有暴露,这非常不符合常理。

    毕竟,在童年时代的心性绝对比不上成年之后,一再的被人欺凌,再好的忍耐性都会爆发,可莫北没有。

    一个能够隐忍十几年的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可怕。

    但反过来思考,夏欣彤又无法想通。

    倘若莫北从小就是一个修武之人,隐忍了十几年,为什么突然爆发了呢,这不是和一直以来的隐忍形成了背离吗?

    总之,在夏欣彤心里莫北就是一个摸不透,又想去解刨的小男生。

    “夏老师,你这样看着我,很容易让人误会。”莫北忽然开起了玩笑。

    回过神来的夏欣彤呸了一声,“没想到你也有口花花一面,难怪骗了那么多小女生。”

    “我有吗?”莫北尴尬。

    夏欣彤唏嘘了一声,“有关你的一切我的确很感兴趣,你不说我不强求,我想说的是,你小心一点。”

    昨晚和赫尔曼交手,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也没有必要保留什么。

    而且夏欣彤有种强烈的感觉,莫北不仅知道九处,还知道得很多,甚至有可能也是国家的人。

    但是身为一个专业特工,有些事知道分寸,不会去深究。

    不管判断是否准确,最起码莫北对她没有表露出敌意,还帮了她,这就足够了。

    “夏老师放心,我这边不会走漏风声的,你们要做什么,想做什么,都和我无关,昨晚我只是碰巧路过。”莫北也不傻,哪里还不知道夏欣彤找自己的意思。

    等到了想要的答案,夏欣彤点了点头,“谢谢。”

    “对了,昨晚那叫赫尔曼的家伙是红岸的人,我想你们对红岸应该不陌生,既然他们潜入了华夏,还试图找到陈博士,失去联系了必然会猜到人已经死了,还会有人来。”

    上一世莫北和红岸的人交过手,对这个跨国犯罪组织多少了解,他们要想得到的东西即使牺牲再大也会弄到手,那叫赫尔曼的人只是一个开始。

    “你也想找到陈博士吧。”突然,夏欣彤的目光变得犀利。

    莫北端起水杯,喝了一小口,没有回答。

    见莫北不想多说,夏欣彤目光恢复了平静,“好吧,我不多问。”

    “谢谢。”莫北耸耸肩。

    “莫北。”

    被忽然叫住,莫北感到诧异。

    夏欣彤脸上的表情又发生了变化,变得很犹豫,似乎在挣扎,甚至还能看到一抹淡淡的红晕,这算神马意思。

    “那个……我们算是朋友吗?”

    莫北这才笑了起来,“算吧。”

    “其实……其实……我找你还有一件事,我盆骨痛了一晚上……所以……”此刻的夏欣彤,变得跟一个小女生似的腼腆,小脸儿通红。

    这也难怪,哪怕比莫北大上两三岁,毕竟都是成年人了,男女有别,而且那地方多少让人有些难为情。

    “哦,你别说我还真忘了,说好的五百块呢。”

    夏欣彤白了一眼,“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还说是朋友呢。”

    莫北一巴掌拍在额头,哭丧着一张脸,“我算是明白了,敢情这朋友两个字让我损失很大啊。”

    “你少废话,能不能帮我……”夏欣彤很不好意思。

    无奈摇头,莫北道,“可以是可以,但有个前提,你别像昨晚那样发出奇怪的声音,行炁过程依然会有点痛,你要忍住。”

    “你!”

    “玩笑,开个玩笑,让我看看吧。”

    夏欣彤脸上更红,轻轻的哦了一声,挪动了身躯,在拉下裤子的时候又停住了,“行炁不用脱下吧。”

    “我不骗你,肌肤接触,效果会更好。”莫北一脸正色。

    夏欣彤撅嘴,“那你管好自己的眼睛。”

    “既然不放心,那就算了。”

    莫北起身又被夏欣彤急忙拉住,经过了一晚上的疼痛折磨,她真的受够了,骨头是拨正了,但后遗症还很严重。

    “要多久?”

    “顶多半个小时,很痛,忍住。”

    夏欣彤嗯了一声,羞涩的拉下了裤子,屏住呼吸,将眼镜闭上。

    当感觉到了莫北的手掌贴近,夏欣彤身躯有着明显的轻颤,直到感觉到了一股热流涌动。

    紧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快速的袭来。

    很快夏欣彤就香汗淋漓,贝齿紧咬朱唇。

    可无论如何的忍,嘴里依然还是发出了呢喃之声,而那声音对莫北完全是一种折磨。

    半个小时后莫北撤开手掌,夏欣彤红着脸拉上裤子。

    “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

    消耗了这么多罡炁,莫北也觉得挺累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多休息,别剧烈运用,我先走了。”

    还不走,忍受了足足十几分钟那种呢喃之声的刺激,再不走就出洋相了。

    “哦,好的,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莫北急忙摆摆手,准备开溜。

    可是就在打开门的时候,莫北却愣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脸色铁青的男子,手里拿着的玫瑰花都被捏碎了,正阴沉的盯着自己。

    完了,大事不好。

    “常健!”当夏欣彤看到男子时,显得很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