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进退两难
    ,精彩小说免费!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雷雄掌握着不少夜场生意,即使不算是江城的顶级富豪,也算是有点名头和分量的。

    久居高位,自然会养成一种高高在上的习惯。

    在他那个圈子,现在几乎是没人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哪怕是西九区同一级别的夜场老板,顶多就是奚落两句,绝对不会谈及赔偿两个字。

    打了他的人,还要赔偿,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向华站在不远处没有做声,更没打算说话。

    从他到场时莫北就仅仅看了他一眼,既然莫北不开口,他也就是一个旁观者。

    眼见十来人围过来,莫北依然保持着淡定。

    感觉得出来,雷雄带来的十来人手上功夫绝对远超过何轩带来的人,大哥和小弟,那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除了这十几人,在雷雄身边还站着一个青年,右边眼角之下一块拇指大小的青斑,应该是胎记之类的,这人勉强算一个高手。

    当然了,雷雄不是何轩,将近四十岁的人了,他见过的更多。

    莫北的淡定让他眉宇微蹙,能够在这种场合之下还保持淡定,绝非一个普通年轻人能够做到的。

    就在这一刻,在雷雄眼里莫北即使不是江城某家大少,拥有这个胆色,让他佩服。

    “怎么了,雄哥这是打算动手了?”莫北淡言一笑。

    雷雄眯眼,随即展眉,“小兄弟打了我的人,还要赔偿,这样的做法未免太过了,我说了,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这样讲条件的人。”

    “凡事都有第一次,你说呢。”

    雷雄不怒反笑,“够种。”

    “够不够种我不和你争执,我是一个比较讲道理的人,我相信以雄哥的身份也是会讲道理,而绝非和其他人一样。”说着,莫北的目光扫向了何轩。

    何轩听了当即就大骂,“槽,你特么算什么东西,在雄哥面前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小子,识相的就给老子跪下,也许老子心情好了还会考虑下手轻点。”

    这种狐假虎威的叫嚣在莫北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他轻蔑的瞄了何轩一眼,当看着雷雄的时候泛起了戏虐的笑意。

    雷雄脸上无光,哪里会听不出来莫北话中的意思,以身份和带来的人压人,那就跟何轩就没有多大区别,上不得台面。

    偏偏何轩那蠢货还嘚瑟的蹦出来放狠话,就让他很下不来台。

    “怎么了,不说话了,你特么继续得意,别停下,敢打老子的兄弟,敢扇老子的巴掌,你特么什么玩意儿。”

    在何轩眼里,莫北压根都就是脑残。

    到现在了都还不知道放低那嚣张的姿态,要知道面前的这位可是雷雄,雄哥,就算是那些顶级富豪见了也会给几分薄面。

    你一个在校大学生算个蛋啊。

    “对,扇了你巴掌的人都不算什么玩意儿,雄哥,你说是不是这样。”莫北笑容不改。

    雷雄嘴角抽搐,顺势一脚就踹翻了何轩,“蠢货,给老子闭嘴。”

    挨了一脚,何轩狼狈的栽倒在地上,有点懵逼,“雄哥,你这是……”

    “闭嘴!”

    该死的,自己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脑残玩意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要不是看在自己女人份上,真的很想两巴掌抽死这蠢货。

    “那么,雄哥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人吗?”这时,莫北又开口了。

    几句话就将雷雄推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纵然心中不爽,也只有忍着。

    旁边还有一个向家大少在,今晚能约到向华是为了生意上的拓展。

    如果自己真的连这点气量也没有,什么事也不问就动手,他雷老板只会变得更渣。

    “小兄弟要讲道理,我们就讲道理,无妨。”

    莫北大笑,“爽快!”

    故作停顿,莫北皱眉,很快又松弛开,然后又堆积了起来,缓缓开口。

    “雄哥,今晚我在学校和人有了一点误会,今晚恰好撞见被报复,对方还想着打趴我,不仅如此,更想欺凌我的女朋友和朋友,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打?”

    这一问,雷雄眉宇堆积,“该打!”

    “咱们都是男人,这种事眼里揉不得沙子,既然雄哥都觉得该打,那就意味着我不算错。可是……对方干不过我,你的兄弟就出现了。”

    说话之间,莫北双眼迷离起来,“你的兄弟一来就想让我女朋友和朋友陪他一晚,还带着十来个人堵住我的去路,试问雄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这一问,雷雄结舌了,胸膛起伏的幅度变大,迟疑了很久才道,“换做我,会收拾那种混账。”

    莫北笑了,“今晚也是我练过两手,我若没有练过两手,打不过你的兄弟,那我又请问兄弟,我将会有什么遭遇,我的女朋友和朋友又将有什么遭遇。”

    “这……”雷雄此刻已经将何轩恨死了。

    同为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这是再正常的事了。

    可你特么就算想要女人,用得着这样吗,偏偏还踢到一块石头。

    周围这么多人看着,现在是在讲道理,他雷雄要是耍横,这要是传出去,什么脸也没了。

    见雷雄无法接话,莫北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被寒冷取代,眼中迸射出了一道精光。

    “那么雄哥,你认为我下手还算狠吗?”

    当雷雄的目光和莫北的目光撞在一起的刹那,他的内心不由自主的一颤。

    好寒冷的眼神,这种眼神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学生身上。

    这该死的何轩,你特么到底给老子得罪了什么人。

    雷雄十几岁就出来混,摸爬滚打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就莫北那股寒冷,绝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他曾经见过,那是亡命之徒才会拥有的眼神。

    “所以,雄哥觉得我应不应该谈谈赔偿?”

    雷雄拳头紧握,被一个小青年一步步紧逼到这个地步,竟然无言以对,活了近四十岁,还真是第一次。

    然而,妥协赔偿,他脸上同样无光。

    什么叫进退两难,也许这就叫进退两难。

    “向大少爷,不知道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最后,莫北带着淡笑,将目光转移到了向华脸上。

    闻言,向华心中暗骂,这是准备让老子开口啊。

    同时雷雄也震惊了,这小子居然和向华认识,就连旁边的青胎记青年,眼中也闪过了一道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